3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人在大院里徒步慢行,越走越觉得空虚,柏洋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仰头看明净的蓝天,飘然遐逸的白云。蓝色那是童璟的颜色,她美丽的眼珠,真的好想她——
  “柏洋哥哥,你在看什么?”耳边突然传来稚嫩的童声。
  柏洋一低头就看见叶唐冉这个小丫头站在自己的面前。
  “哟,怎么是你这个小丫头啊,小城呢——”柏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笑着回答。
  “他生病被妈妈带去打针了,柏洋哥哥,你刚刚在看什么呢,为什么表情像哭啊?”小丫头装得跟小大人似的,边说边坐到柏洋的身边,抬起头望着柏洋。
  原来一切都逃不过孩子纯净的眼睛,没错,他的心情是那样的糟糕,去不了杭州,他妈的去不了杭州,说过,柏洋真的太低估他自己的爸爸了,他确实没想到原来自己的身边已经被他爸爸安插了很多“间谍”,无时无刻地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父亲要出国的消息,他兴奋地睡不着觉,准备第二天就溜去杭州,可没想到第二天还没踏入机场就被父亲派来的人给强压了回来。
  柏华昀越洋打电话来警告他,如果再有下一次,他不仅撤回那些专家,而且他会让童家死得很难看,不信,你柏洋就去试试看好了!
  柏洋被这些人强压去了爷爷家,柏华昀现在出国在外是管不了他,自己的老婆也在外地出差,只能委托自己的父亲看管柏洋,他也把情况都跟柏国伟说了,柏国伟立场当然是站在柏华昀这边,毕竟这关系到柏家的未来,你说自己的孙子跟童家的人沾边,这不是让外人起疑心吗,真是搞不好柏家就会被牵扯到童建华的案子中的——
  老爷子是对孙子“谆谆教导”啊,柏洋就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你觉得他在听,可又觉得他根本心不在焉,就如一具空壳,没有半点灵魂。
  柏洋听烦了,就会去大院里走走,这个大院里住得都是德高望重的退休老干部,比如自己的爷爷,比如这个小丫头的太爷爷(就是叶咫风的爷爷),所以遇上这个小丫头不足为奇。
  “我在看云,在看蓝天呀——”柏洋依旧淡笑着回答。
  “骗人,看云,看蓝天,你为什么要哭?”叶唐冉将小嘴翘得老高老高,她觉得他柏洋哥哥骗她了。
  “因为看见蓝天,我就想到一个人的眼睛,因为太思念了,所以想哭——”柏洋觉得小丫头听不懂,所以把真实的内心想法告诉她,他也需要倾述,需要排解自己的难受,说出来也许就会好过点。
  “柏洋哥哥,你有喜欢的人哦——”我们的叶唐冉小丫头将嘴撅得更高了,是啊,是啊,这个啥也不懂的小丫头可喜欢柏洋了,她今年才6岁,她觉得这个大哥哥是她见过最帅的哥哥了,一点也不比她的爸爸差,所以她就很喜欢,而且我们的小丫头EQ很高,她就马上听出大哥哥肯定有喜欢的人了,那岂不是做不成大哥哥的老婆了。(主要是过家家游戏玩多,造成的幻想)
  柏洋好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头,“鬼丫头,这么小小年纪就听的懂我在说什么啊,你长大还得了——”
  “柏洋哥哥,那我怎么办,我还想长大做你老婆呢!”叶唐冉将一双小爪子紧紧地抓住柏洋的胳膊使劲地晃着,急死她了。
  “等你长大了,哥哥都不知道几老喽,你愿意嫁个一个老男人,你以后要找啊,就要找个像你爸爸一样帅的男人,疼老婆的好男人,知不知道!”柏洋只是把她当作童言无忌,可他不知道,小丫头是真的想当他的老婆。
  小丫头6岁的时候就想要当柏洋的老婆,而柏洋6岁的时候就想让童璟当他的老婆,这个6啊妙不可言——
  童璟刚好在用左手在纸上写下了一个6。
  “你试着用嘴去说6这个数字——”脑科专家试着去刺激童璟的左脑神经,他问她你最喜欢什么数字,童璟用左手写下了数字“6”,因为只有最熟悉最热爱的东西才能唤醒神经的再次复苏,这样效果也是最好的。
  童璟张嘴想试一试,可始终摆不出6的嘴形。
  “别急,慢慢来,你试着去想6所带给你的幸运,带给你的美好,你既然喜欢6,就一定有你的理由,因此慢慢地想,慢慢地说——”脑科专家很有耐心,病人需要慢慢引导,像教孩子说话一样,只要去鼓励病人多多开口,多说多练,她很快就能恢复的。
  童璟点点头,又试着去说6,却发出“嗤”地声音。
  “很好,已经可以有点声音了,继续努力,你再试一试——”
  童璟试了一次又一次——
  “柏洋哥哥,你不就是像我爸爸一样帅吗,那我就应该嫁给你这样的啊——”叶唐冉觉得奇怪嘞,柏洋说得这些标准不就等于再说他自己吗,那为什么还要叫她嫁其他人啊。
  “但是哥哥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有老婆了,不能再娶你了呀——”
  “那你的老婆叫什么名字?”
  “她叫童璟!”
  “6”在多次努力下,童璟终于发出6这个音。
  “好,说得很好,再说一次试试!”专家很激动,他知道这个病人的毅力比其他病人要强,她一定会恢复正常讲话的。
  “6”童璟吃力地再次说出6这个数字,6岁,她记得6岁的时候柏洋喊她老婆,还有那个不设防的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