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个由北向南,两个由南向北,终于在南京交汇。
  胡医生带着童璟下榻主办方已经定好的饭店,去了才知道,只有一间房,主办方并没有为他带去的病人提供房间,纳闷,着实纳闷,没这个道理呀,你们让我领着病人过去,却不为病人准备房间,那我的病人要住在哪里?
  他需要打电话去咨询一下,打给谁,当然是打给这次研讨会的组织者周主任,可周主任一接到电话,完全都不明白这回事,什么带病人啊,我哪有要求过?心里尽管疑虑很大,但是没有直接揭穿,她要继续听,究竟是什么人在搞鬼。
  后来又听到胡医生说是杨浦通知的,她心里有点数了,他儿子最近真是古怪,之前要她联系几个权威的脑科专家,前段时间又让她将研讨会放到南京,现在又冒充她去通知别人带病人,这些事情一串起来,不难发现,儿子的古怪肯定跟这个“病人”有关。
  杨妈妈现在倒是很有兴趣想见下这个被带来的病人究竟是谁,能让自己的儿子这么上心?于是在电话里帮着儿子“圆谎”,她有她的下一步,“胡医生,我确实是让我儿子通知你带病人过去的,酒店的事也是我疏忽了,哟,真不好意思,我现在马上通知我的助理去定房间。”又闲聊了几句,挂了电话她就急匆匆地赶去胡医生那儿——
  同时,赶去胡医生那儿的还有柏洋和杨浦这两个宝,计划原本是很顺利的,他们学校一团人抵达南京的时间是上午11点,可没想到由于大风问题,班次延误起飞,抵达南京已经是下午2点,这下子可把他们的计划全部打乱了,他们在来之前已经查过胡医生的航班时间和班次,预知是下午1点抵达南京,本来是打算中午的时候就去下榻酒店守在那里等童璟的,然后再编一个理由带走童璟,可如今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胡医生肯定已经下榻酒店了,可不要露馅了吗,最最最最担心的就是被他妈妈发现。
  最终还是杨妈妈先到达这个酒店,远远地就看见胡医生身边站着一个清秀脱俗的少女,她穿着一袭淡粉色的收腰风衣,美丽的秀发披在双肩,雪白的皮肤被乌黑的长发映衬得更加通透晶莹,最迷人的是她那海洋般深邃的幽蓝眼睛,仿若融进了水汽弥漫的碧色海藻,看样子她应该是个混血儿。
  一步步走近,就越发觉得这个混血儿少女长得真漂亮,此时的杨妈妈错误地认为童璟就是他儿子杨浦喜欢的女孩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能理解儿子被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吸引,她确实很美,男孩子见到她一般都会被她迷上的,可是——,他现在还在读高中,马上就要高考了,怎么还有那个闲情雅致去谈恋爱,再说这个女孩儿是谁啊,配得上她那优秀的儿子吗?
  心里的想法再怎么样也不会表现在脸上,见到胡医生微微颔首致意,仿佛对他身边的女孩儿只当一般的病人,并不存在多疑。
  “周主任,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胡医生甚是意外,“刚刚您助理已经帮这位病人定好房了,我们这就准备上去呢——”
  “我来见见这位病人,对了,她叫什么名字?”杨妈妈笑笑,说得挺随意,真像是去关心这位病人的情况。
  胡医生挺为难,因为柏华昀交代过他,凡是有人问到童璟是谁,不许透露她的真实身份,包括名字,家庭,等等所有方面。
  “周主任,病人家属有规定不让我透露病人的真实身份,这——”胡医生不想得罪领导,又不敢违背柏华昀的命令,左右矛盾。
  杨妈妈倒也体谅地一笑,“不说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眼神已经不知不觉地飘到童璟身上,心里暗暗琢磨,这个女孩看来背景挺大嘛,到底是谁家的女儿。
  也就在这时,死赶活赶的杨浦和柏洋也跑了进来,杨浦眼尖,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妈妈竟然站在童璟面前,一颗心惊得都快跳出来,连忙攥住柏洋,“等等——”
  柏洋被一拉,不明所以地停下脚步,侧头看着杨浦,“怎么了?”
  “这事露馅了,我妈也在,你赶紧躲躲,绝不能让我妈发现你,特别是知道你来见童璟,把事捅到你爸那就完了——”杨浦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但是不得不说,他现在完全担心错了,她妈可是童璟和他想成一对了——
  柏洋朝着前方望了一眼,果如杨浦所说的那样,他妈妈也在场,只好躲到一边去,但还不忘提醒道,“那你想办法把童璟带出来啊——”
  杨浦蹙着眉,没点头也没摇头,径直往前走去,越走心脏越跳越快,怎么办好呢?
  杨妈妈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随意地回了一下头,竟然发现是自己的儿子,既吃惊又似乎预料到了。
  “妈——”杨浦怯怯地喊了一声。
  杨妈妈心里想发火,又不好发作,这混蛋儿子真是跑来见这个女孩的,你说,明天他就要参加奥林匹克数学大赛了,到底是竟然重要还是女朋友重要,像不像话。
  又有一个大部队踏进这家大酒店,来的是北京四中一团人,他们都是来参加明天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巧了,他们下榻的酒店竟然也是这家,而其中杨浦喜欢的那个徐宁也在其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