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的发火也许就是一种淋漓尽致的宣泄吧。
  杨妈妈见儿子这态度,立马就来气,心里就在想:你竞赛不理想完全是因为自己分心,还赖我,如果不去谈恋爱,一心扑在学习上,这次竞赛怎么可能会不理想,再说,这次竞赛这么重要,你还想着见人家女孩,主次不分的,我没骂你,你倒甩脸给我看,简直不象话!
  “上车!”杨妈妈冷冷地抛下一句,她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吵吵闹闹的,找个地方好好地要教育教育你。
  可杨浦怎么可能会那么听话地说上车就上车,他只是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故意就跟你对着干。
  “上车!”杨妈妈打开自己那边的车门,又厉声命令道,凡是有家教的家庭,父母谁能允许子女这样一幅态度,你跟我犟你就试试看。
  “我就不上车,你凭什么说话不算话,让你别去找她,你还要去找她,我的事我自己不会处理啊,需要你多此一举,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让我反感!”杨浦心中涌动起的怒火,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他像只咆哮的狮子,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大声地吼着,其实他的眼角已经噙出眼泪,万重情绪叠在一起,心里的那种凄凉只有自己知道,仿佛被抛弃的孩子,被人无情的丢弃,因此对着全世界发泄自己的不满——
  杨妈妈当然不知道徐宁和他发生的一切,她误以为儿子只是在袒护他身后的那个女孩,为了那个女孩而跟自己发野,说出的话是如此的让她心痛,将车门重重一甩,大步地走向杨浦那边,终究自己的理智被儿子的狠话抹去,举起手,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儿子的脸上,“我养你这么大,你现在大了,翅膀就硬了是不是,瞧瞧你说的这些混帐话,我去找这个女孩子又怎样,我是打她骂她还是怎么着了,她难道就那么一点委屈受不得,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哪里还有个人样,给我上车,别再让我把话说第二遍!”真是打在儿子脸上,疼在自己心里啊——
  杨浦的脸上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手掌印,可杨浦一点也不觉得有多疼,再疼也比不上自己的心里疼,他转过脸,不怒反笑,然后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前跑去。
  童璟被这母子俩搞得完全懵了,顾不上多想,就急匆匆地去追杨浦,她可不希望是因为自己而把事情弄成这样,虽然不清白到底什么事情,但从杨浦刚刚所言所语来看,好像这事跟自己沾到边了,既然到边了,那就不能不管了!
  可是哪里追的上杨浦,人家可是男生,而且是个长跑高手,你是一女生,跑步速度差强人意,追的上有怪喽。
  想喊又喊不出声,搞得童璟郁闷的要死,可没办法,追不上也得追,哪怕两人隔着几条街,只要还能看见他一个身影,就绝对不放弃。
  杨浦跑着跑着,渐渐地放慢速度,最好变成了走路。
  童璟咬牙,坚持地往前跑,终于啊,终于,她追上了杨浦,整个人快虚脱地一把从后面拦住杨浦的腰,她累得不行了,好不容易才追上杨浦,万一他又跑了怎么办,她哪里还有力气追,拽住他必须拽住他!
  “谁?”杨浦被突如其来的一抱,惊了一跳,警惕地扭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童璟。
  童璟靠在杨浦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双手死死地抱着杨浦,她就担心杨浦等下跑掉。
  “你一直在后面追我?”杨浦很是不敢相信地问道,他自己也清楚他跑了多久,这个女孩能跟在他后面坚持这么久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童璟还在喘气,她从来没有跑过这么长距离,你得让她休息够啊。
  杨浦见她一幅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顺手拍了拍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示意她可以拿掉了。
  童璟缓慢地松开自己的手,她很是戒备,就防着杨浦一开跑,马上又可以重新搂上,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过于担心了,人杨浦根本没有再跑的意思,于是大大方方地就将手拿开了。
  杨浦一直望着童璟的手,突然惊喜地叫道,“你怎么可能两只手搂着我,你的右手不是不能动吗?”
  童璟一听,顿时激动地去动自己的右手,可是——又不能动了,再试一次,还是不能动,再试,还是不行,再试,依旧不行,怎么回事,怎么又不能动了呢?那一瞬间的喜悦顿时被冲涮而走,整个人的心情又跌落谷底——
  杨浦见童璟渐渐收敛的表情,一时也不好受,赶紧安慰道,“别急,别急,这是个好现象,说明你的治疗已经开始见效了,过几天说不定又能动了!”
  童璟不说话,只是注视着自己的右手,额前还冒着细汗,脸上由于剧烈运动还粉扑扑的,此时的模样让杨浦莫名其妙地看得入神,就是让人心痛地想去抱抱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