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毕业考试一结束,杨浦就不去学校上课了,反正拿到保送名额,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进清华了,真是羡慕死很多人,都埋怨老天不公平,凭什么人家杨浦就是上天的宠儿,长得又帅,成绩又好,听说家里背景又深,再看看自己,长相普普通通,成绩不上不下,家里又没背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一想到柏洋大家心里又平衡了,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自己放弃了保送机会,现在又突然说要考清华,还要跟大伙儿苦战一个月,去拼高考,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柏洋不理会大家对他的“惋惜”,依旧每晚熬夜苦读,做着一份又一份的试卷,做完试卷后,也不急着睡觉,就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有什么办法把童璟弄进清华呢,他想过去找王佳乐得了,可是,他又不想去接触王佳乐,所以一直很矛盾,但也暂时想不出别的办法,想不出来心里就不安心,总觉得搁着事,整个人看上去真的憔悴了很多。
  杨浦看见柏洋的时候,还以为是他被高考折磨成这样,那眼圈都黑成这样了,敢情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心里一霎那真的是有“千言万语”想感叹啊,不过化成最终的一句,也就是“你丫的什么时候向熊猫看齐了?”
  柏洋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坐,还真没那心情跟杨浦开玩笑,用小指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叹了口气“老子烦着呢——”
  杨浦走过去,像打招呼似的踢了柏洋一脚,“唉唉唉,我说你,清华你又不是拿不下,至于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吗!”
  柏洋拍了拍自己的裤腿,抬头斜睨着杨浦,恨恨道,“老子就是闭着眼睛考,老子都考得进,我是在烦另外一件事。”
  “得,那肯定是在烦童璟的事,说出来听听,指不定的哥们儿还能帮帮你……”杨浦说得多大义啊,帮忙不假,为兄弟也不假,可他有没有私心那就不好说了,毕竟童璟还是属于他比较欣赏的那一类女孩,假设柏洋说他在为王佳乐烦心,你看杨浦他会不会帮不帮忙,哼,会帮忙就怪嘞。
  “要说帮,你还真能帮上忙——”柏洋笑笑,说着,像随口带的,并不当真。
  杨浦做到柏洋身边,框住柏洋的脖子,更显得他仗义,“那你还不赶紧说,愁眉苦脸的像个怨妇似的,我以为多大的事,敢情老子能搞定,既然老子能搞定那就不叫大事!”
  “呐呐呐,这可是你说的,我声明我可没逼你啊!”柏洋一根指头点着杨浦,眼睛都开始放光。
  “你先说是什么事。”
  “王佳乐她——”
  “我靠,她的事我不管!”杨浦还没等柏洋把话说完,只听到“王佳乐”这三个字,他就完全拒绝,而且还是一脸嫌弃地瞪着柏洋。
  “不是她的事,是童璟的事,不对不对,是我的事——”
  “打住,打住,到底谁的事,总之哈,我跟你说,王佳乐的事别扯上我,老子***真烦够她了——”
  柏洋无语地望着杨浦,将他框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拿掉,垂头丧气地说道,“我想让童璟进清华,王佳乐她爸不是教育局的吗——”柏洋侧头看向杨浦,“这事你说怎么办?”
  “童璟她自己想进清华吗?”杨浦认真地问道。
  “嗯,我记得她的志愿是清华,但你也知道她的右手并没有完全恢复,而且她已经将近一年没去学校上课了,想考清华几乎不可能,再说,她又是外省,不是北京的户口,清华在外省招生也就那几个,所以——”他摇摇头,“没希望不是吗?”
  “所以你想要王佳乐她爸把童璟弄进清华,可你又不想去拜托王佳乐是不是!”
  柏洋点点头。
  “你口中所谓的帮忙,就是让我去找王佳乐。”杨浦此时很冷静,并没有表现出气急败坏,事实上,他的确也够平静,意外的平静——
  “开玩笑说说的,我自己都不想去找王佳乐,怎么可能真的会让你去找她,所以这事我才愁啊,你有别的办法吗?”
  “要不还是去找王佳乐,你不去找我去找……”杨浦朝柏洋大腿上使劲一拍,下定决心地站了起来,说道。
  “要找也是我去找,毕竟是我的事,没理由让你替我办事。”柏洋也急忙地站了起来,他不可能真的让杨浦去帮这忙,心里哪能过意的去。
  “老子上次被他家狗啃去了,这笔账还没跟她算,正好,让她把这事办了,也好抵消这笔账,放心童璟进清华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你就好好地准备高考,别为这事烦心,再说,老子现在整天没事也无聊,找点事打打时间——”杨浦真的很无所谓地说道,那种释然潇洒的表情,我相信如果有女孩在现场一定会被他身上那股气质迷得神魂颠倒的。
  这边两男人是在为童璟操心,但童璟这边呢——
  呵,她担心的根本不是学校不学校的问题,她担心的是这分手分不分得了的问题,她心里唯一有数的是杨浦不喜欢她,喜欢的是那个叫徐宁的女孩,那么自己假装喜欢杨浦,在外人眼里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只要骗得了柏洋,只要能够分手,救得了自己的爸爸,做个负心汉,做个惹人厌的女孩都无所谓,只是养育之恩不能不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