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终于。再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以后。车流总算开始挪步了。
  开到童璟学校的时候都下午4点多了。花在路上就一大半时间。真是让人窝火。不过童璟学校门口也热闹。门口被來报道的学生挤得水泄不通。像赶集似的。
  柏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块小地儿。将车停好。提着童璟的行李屁颠屁颠地跟在两母女的后头。越走越看这个学校不顺眼。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屁大点地。校舍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而且最让他不满意的地方是这所学校是纯理科的。那么理所当然。学校的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衡。一路上來來去去的。几乎都是男生。极少数的女生。凡是经过童璟身边的。两眼立马放光。而且不是一两个。是一打一堆一摞好不好。你就算再气想把人眼珠挖出來。你的手也挖不过來。。
  他当然知道进这所烂学校是童璟的意思。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她自己不想进北大。而上次确实也冤枉王佳乐了。既然是童璟坚持的。柏洋还能有什么辙。只是有点伤心童璟当初骗他会报北大。让他信以为真。却沒想到这是童璟先斩后奏的计谋。发现却已经晚了。也无力再回到当初的计划。除了按部就班。尊重她的选择。真沒别的办法了。
  陪着童璟去报到。取钥匙。整理宿舍。。忙上忙下的。比他自己开学那天还來个积极。一发现差了什么东西。赶紧去小店帮她买來。照顾的是无比细致啊。
  童璟让他别忙了。休息一会儿。他就乖乖地坐在一旁。看着童璟在理自己的物品。心里暗暗陶醉。童璟那一低头的瞬间优柔。回眸的一笑百媚。若有所思时的庄重...就象是一股自然清新的风。卓越得沒有雕痕。
  他却不知。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他那凝望的眼神让寝室另外三个女生看得是如痴如梦。从她们陆陆续续一进门看见这个超级大帅哥起。她们的心就沒有安宁过。不知道他跟那个女孩什么关系。情侣。亲人。朋友。还是只是上來帮忙的男生。。总之。任何关系都好。只要不是情侣。就行。
  可谁也不敢上前去问。都在等着他自我介绍。
  等等。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还不來。等等。还沒來。。
  四个女生还有各自家长。外加一个柏洋。总算忙活完了。才开始互相介绍。分别说自己是來自哪个省的。一堆客气的对话之后。末了。分别让对方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那气氛看上去真是和乐融融啊。但是。但是。请注意。女生眼中的焦点人物却始终沒來个自我介绍。只是站在童璟的一旁。。浅笑着。
  终于有女生忍不住了。故意开口问道。“那个。你是童璟的哥哥吧。可你们怎么看上去不像啊。。”说得倒挺轻巧。不刻意。让人也察觉不出什么。
  可这问題一问。另外两个女生也开始蠢蠢欲动了。“是啊。你们怎么不像。。”
  “我是他男朋友。不是哥哥。”柏洋答得飞快。思考都不去思考一下。。
  童璟其实听到“男”这个字的时候。就想伸手去捂他的嘴了。却还是迟了一步。柏洋已经在几秒钟之内把话说完了。
  童妈妈到沒什么反应。她早就知道这两孩子肯定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从童璟那次大脑被砸伤。柏洋千里迢迢从北京跑來看她。她心里就有数了。。但这层关系说不说也无所谓了。
  但女生们一听到这个消息。心立马就碎了。可又不敢表现出來。只能强笑。望着童璟心里是说不出的羡慕啊。为什么好的都已经被别人挑走了。
  只有童璟心里很不是滋味。颓然的酸渐渐地袭笼过來。她明白这女朋友的称谓很快就要离自己远去。该是时候行动了。。
  “他。。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小。。时候一邻。。居。”童璟磕磕巴巴地将话一个字一个字挤出來。众人立马呈现出不同的表情。
  三个女生则不用说。欣喜。激动。失而复得。沉下去的表情立马变得“春光明媚”起來。但我们的柏洋同学。像被人抽了一巴掌似的。难以置信的望着童璟。目瞪口呆。
  “不儿。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童璟。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了什么。。”柏洋还是不能接受的摇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童璟佯装镇定。不以为然地抿嘴淡笑。“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不是。。吗。”
  “你给我出來一下。”柏洋顾不上有这么多人看着他。反正这脸也被童璟丢尽了。还在乎继续丢。老子也不在乎这脸皮的问題。老子只在乎你刚刚那番话他妈的究竟什么意思。
  童璟沒反抗。顺着柏洋的意思。就跟了出去。那沉静中穿透力真的不是一般女孩特有的气质。这是一种内外双修的淡然魅力。她能把自己伪装成无懈可击。只要她不松手。你就永远撕不下她那“虚伪”的表情。谁也不知道她那表情后面的不舍。
  “你嫌我丢你的脸是不是。。”柏洋一边在心里命令自己要保持冷静。可他冷静不下來。
  “不是”童璟爽快地答道。
  “什么个事儿。那你说。你那番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不是你男朋友。只是你小时候的邻居。。”柏洋横了一眼童璟。心里越想越不舒服。
  “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我。”童璟将头一昂。倔强地看着柏洋。來真的。动真枪了已经。
  “你丫的就是嫌我丢人对吧。啊哈。明白了。你觉得我配不上你。更沒资格去管你是吧。”柏洋不怒反笑。但这反讽的不要太浓哦。你要注意他的手。你就会发现。他的指尖渐渐收紧。关节苍白。那是心底无力的表现。
  “医生。。叫我。。不要。。多。。说话。对不起。。。我。。现在。。要休息。”童璟以这种方式回避柏洋的愤怒。还堵得别人想反击你都沒法反击。
  柏洋真的要抓狂了。恨恨地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來。憋了半天。将自己头上戴着的鸭舌帽重重地甩在地上。表示他的恨恨恨恨不爽。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