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杨浦那玩味的表情,瞬间收敛,怔怔地望着柏洋。
  “怎么,输不起?”柏洋已经弯下身子,伏在台面上,拇指紧贴食指组成一个稳定的u型通道,眯起一只眼,对准目标球,帅气地出杆,“啪”的一声,球准确无误地进洞。
  他嘴角露出弯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对这一杆相当满意,拾眸瞟向杨浦,“还在愣?给句话,赌还是不赌”
  杨浦笑笑,于里摆弄着球,然后将球一滚,撞击到另一个球上,出清脆的响声,“当然赌!”
  众人真的搞晕了,柏洋的赌码也太奇怪了,自己的妞竟然让别人去接,他没搞错???
  就在大家还为这赌码的事思索来思索去的时候,柏洋已经领先1分了,这里没人不知道柏洋的球技顶呱呱的厉害,跟杨浦的几次对决中,柏洋赢的次数更多,但杨浦的水平也不客小看,真正挥好的话,柏洋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比赛的激烈程度那是不用说,看他们打球真的是一种享受,再说今天不管谁赢,反正对他们都是有利的,至少能看见童璟的要面目不是。
  柏洋再击中最后一球之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赢了——”
  “愿赌服输!”杨浦爽快一笑,将杆子放回原位,“去哪里接人?”
  “北京xx学院,xx路xx号。”柏洋也将杆子放回原位,像背口诀似的,脱口而出。
  “成,不过,她学校离得这么远,来来回回起码3个小时,你们有耐心等么——
  ”杨浦已经将自己的外套套上,摸了摸兜里的车钥匙,作势就要去接人。
  “等,怎么不等,哥几十今儿就守在这,不目睹童mm真颜,还就不走了——”大家嘻嘻哈哈笑作一团儿,都打趣地要见童璟一面,能让柏洋喜欢12年还念念不忘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奇女子啊,那好奇心早就按奈不住她想一探究竟了。
  “那柏洋,我要去接童璟了?”杨浦在走之前还是有点不放心,临走前还不忘再确定一下。
  “恩。”柏洋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根本没有阻拦的意思。
  杨浦匆匆离开台球室,启动车子直奔童璟的学校,一路上,他的心情忐忑不安,这种感觉跟第一次自己向徐宁表白那次如出一撒,可那次是去表白啊,紧张那是当然的,可选一次只不过是去接个人,而且接的是一个连“朋友”称呼都算不上的人,自己有什么好忐忑不安的?奇了怪了。
  但杨浦对柏洋这个赌码到不是太惊讶,他以为是柏洋担心此事被柏爸爸知道,所以才说让他去接童璟的,却不如道是因为柏洋和童璟昨天闹得不愉快,才让他去接的。
  车子在高公路上驰聘,1个小时后,杨浦终于将车子开到了目的地,停好车,就开始拨打童璟的手机,(注:柏洋大部分时候都是用杨浦的手机给童聪打电话的,所以他手机上有童璟的号码)电话的彩铃响了好几遍,却始终没人听。
  他有些着急地抬手看了看表,才8点o5,不算迟啊,按理说不可能睡觉,他只好继续拨,终于,这一次,手机那边的童璟接电话了。
  “喂?”童璟此时正好洗完澡,头还湿嗒嗒的住下滴着水,脸上如桃花般的粉嫩,蓝色的瞳孔还蒙着一层雾气。
  寝室其他三个女生看着这一幕,着实惊讶了-把,打心里地羡幕童璟那袅袅的身姿和完美到极致的面容,越得觉得自卑。
  杨浦听到电话里总算传出声音,长舒了一口气,“我是杨浦——”
  “怎么是你?”童璟擦头的手一顿,很是意外,因为她看到这个号码,一般都以为是柏洋。
  “说来话长,你现在能出来一下吗,我在你们学校门口?”
  “学——校——门——口?”童璟结巴地难以置信,还特地走到窗体旁去眺望,不过看了也白着,校门距离宿舍那么远,看得到才怪,再说又是晚上,更加看不见了。
  “我知道你肯定很惊讶,是柏洋让我过来接你的,总之,你能下来一趟吗?”杨浦感觉出童璟的无比惊讶,急忙解释道,还搬出了柏洋。
  童璟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g点2o了,这么晚还有去哪儿,更何况自己已经洗完澡了,不想再出去了。
  “你——跟——柏洋——说——我——想——出去。”童璟停下的手又开始擦头了,语气淡淡地,表现出没多大意思。
  杨浦听童璟这么一说,有点被堵死路的感觉,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总不能逼着童璟,可人带不去岂不是让兄弟几个笑话。想来想去,做了一个最损的招。
  “童璟,实话跟你说,柏洋现在出事了,所以我才赶着过来接你。”杨浦将自己的声音调成很悲痛,又充满着焦急难耐,任谁听了都以为真出事了。
  “出——什么——事?”童璟的心一瞬间仿佛停止跳动,她真吓坏了。杨浦故意不告诉童璟什么事,将手机盖“咔”地一声关了,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弯起,他笃定童璟马上就会下来的,他只需要守在这里就行。
  果不然,1o钟不到,杨浦坐在车里就看见一个女生急匆匆地跑出来,四处张望仔细一着,现还正真是童璟,只不过她穿的是什么呀,吊带睡裙!!!!
  杨浦赶紧打开车门,迅地跑了过去。
  童璟一看见是杨浦,迫不及待地就上前一把拽住杨浦的手臂上的衣服,上气不接下气她问道,“柏——洋——出——什么——事了?”很急,迫切地急。
  杨浦低头看着童璟.想要解释解释,却无意识地瞄到童璟那天然风韵的娇俏乳沟,性格而又迷人,猛然间,让自己的心跳加。他感觉收回自己的视线,扬起头,强装平静地说道,“骗你的,根本没出事!”
  童璟刹那间呆立,连眼皮都不眨了,大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
  “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杨浦苦着脸,抱歉地说道。童璟总算反应过来,松开自己抓住他衣服的手,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想离开。
  杨浦一下子心里更是内疚的要命,上前一步,拽住童璟的手,低声说道,“我真的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把你骗出来,可是因为我打赌输给了柏洋,所以我必须要带你过去,对不起,童璟——”
  童璟转身,一脸地平静,仿佛湖水再也没有波谰,“我——跟——你——去不过——你——要——让——我——上去——换件——衣服——”
  杨浦始终不太敢相信童璟的态度竟然会那么快转变,拽着她的手很犹豫地不知道该不该放,怕她进去之后,就不再下来了。
  “我带你去买衣服——”
  话音刚落,童璟嗤笑,“你——有——钱,那——就——随便——你。”
  杨浦也知道童璟心里一定很不舒服,但他就是不敢放手,因为他拿不准童璟这个女孩,到底该不该相信她,她那种虚渺的感觉,让自己就像漂浮在大海上的一艘小船,寻不着方向,迷失在茫茫大海中——
  “对不起!”杨浦抿着嘴,拉着童璟往自己的车方向走去,走了没几多,突然停住,将自己的外套迅脱下,披在了童璟的身上,离得很近,连童璟身上的清香都微微感受的到,莫名其妙地手心都在出汗,根本不敢对视童璟。
  “谢谢!”童璟淡淡吐出两个字,依旧平静如水。
  这声谢谢让杨浦觉得很讽刺,他知道童璟这声谢谢是真心的谢谢,不过仅此于这件外套,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根本不配按受这声谢谢。
  没回应,继续拽着童璟往前走,拉开车门,将童璟坐在副驾驶座上。然后自己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上。
  “你喜欢什么牌子的衣服?”杨浦扭头问道。
  “随便!”童璟望着车窗外,产音若有若无,那瞬间飘起的头,美得如同黑夜中的妖莲,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