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公园里陆陆续续來了很多晨练的老人。有的武剑。有的打太极。也有的在做广播体操。越是走到生命尽头的人。越是乐观地看待生活。。
  青春來去匆匆。在沉默与欲言又止里摇摆。在暗自的喜悦和酸心的苦涩离游走。那么美好。那么伤。。
  在公园的一角里。童璟曲腿蜷缩坐在石椅上。双臂环住小腿。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中。她爱得清楚又决绝。第一时间更新知道自己的面前。或许有永远都跨不过的深渊。
  面对柏洋。终究舍不得放手。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才知道。原來自己那么沒用。拿不起也放不下。。
  这时的她。站起身。因为她要去找一个人。想打的却发现自己身上沒有一分钱。只好厚着脸皮问一个小学生借了一块钱。找了一间电话亭。投下硬币。指尖按下号码的一霎那。她又有些犹豫了。缩回自己的手。缓缓地阖上自己的双眼。看得出她内心很挣扎。彷徨。无助。却又无奈。
  终于。她下定决心。迅速地按下一串号码。好像只有这样才不会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被人接起。传來一个低沉的男声。“喂。。”
  “柏。。叔。。叔。我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童璟。。”手指紧紧地握着话筒。脸色惨白。
  “哦。童璟啊。找我什么事。”柏华昀先是微微一怔。随后立即反应过來。
  “柏。。叔叔。我。。现。。在。。想跟您。。见一面。有些事。。想。。跟您说。可。。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沒有。。”
  “你现在在哪儿。”柏华昀敏感地觉察到童璟的语气不对劲。他已经很久沒有派人监视柏洋了。一方面是觉得自己管得太多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相信童璟。
  “我在。。xx区。。这里的。。xx公园。。1号。。电话亭。”童璟望了望一旁的路牌。转而回答道。
  “你在那等着。我会让我的行政助理过來接你。”柏华昀挂了电话后。抬手看了看表。才7点整。心里隐约地觉着出了什么事。连忙打电话让助理去接人。
  8点。在一家不起眼的早餐店里。童璟和柏华昀面对面坐着。
  简陋的包厢。但还算干净。最主要的是不容易引起外界的注意。
  “想吃点什么。油条。豆浆。稀饭。馄饨或是拌面。”柏华昀望着贴在墙上的菜单。边念边询问道。
  “一碗。。馄饨好。。了。”童璟随便地挑了一样。
  柏华昀为童璟点了一份馄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自己点了一杯豆浆。两根油条。又回到原位上坐着。他不急着开口问话。翘着腿。一只手随意地放在桌子上。另一只手附在自己的膝盖上。怎么看都像是当官的范儿。官场老手。这习惯已经在不自觉中养成了。
  早餐很快就送了过來。童璟搅着馄饨。沒有一点食欲。
  柏华昀咬了一大口油条。又喝了一口豆浆。等完全吞咽了之后。拾眸对着童璟笑笑。“你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合你胃口。”
  童璟赶紧低头用勺捞了一只馄饨。送入口中。机械地咬着。不是馄饨不好吃。而是吃的人沒有心情。再好吃的东西都变得无味。
  将馄饨吞入肚中。童璟抬起头。咬了一下唇。放开。却又低下头。终于开口说道:“柏。。叔叔。我答应。。过。。您要跟柏洋分手。但我发现真的很难。我狠不下心。我努力了。可就是狠不下心。。”童璟的话说到后面已经连贯起來。因为心真是太痛了。连神经都感受到了。“我想了整整一晚上。除了出国。远离柏洋。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分手。。”童璟的肩膀都开始微微抖动起來。鼻子酸楚。只有眼泪强忍着不去落下。
  柏华昀看着面前这无辜可怜的女孩。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第一时间更新他不是老古董。对现在年轻人的感情他能理解。如果童建华沒出那档子的事。也许他会忽略派系的斗争。成全他们的爱情。可现在。不行。真的不行。
  “你是不是觉得叔叔很自私。很残忍。。”柏华昀苦笑了一下。自觉无趣地摇摇头。“其实很多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不近人情。成人世界太复杂。特别。是在官场之中。面对不同的人。你都不知道一张张笑脸面后带着怎样的政治斗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必须时时刻刻警惕着。我做官做了整整20年。20年我终于爬到今天的位置。人一旦有了**。有了高度。就更加想无止境地攀登。明明知道高处不胜寒。可我已经习惯了官场的生存方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我必须更上一层。才能傲视群雄。巩固自己的权利。。”
  此时的柏华昀其实自己也很感慨。他读得懂自己。有野心。要权利。人都是矛盾的。他不否认自己一方面厌恶官场虚伪。可另一方面他也享受权利带给他的无限好处。他累。可如果现在不玩。那么他的结果就是等死。柏家也会毁在他的手里。不是不想成全他们。只是很多事情太无奈。。
  童璟沒有插话。认真地听完柏华昀说得每一个字。良久。才张口说话。“所以我才更要离开。但我需要您的帮忙。因为爸爸的原因。我作为她的女儿被禁止出境。柏叔叔。麻烦您帮我申请保外就医。这有这样我才可以出国。”
  “你在拷问我的良知啊。童璟。。”柏华昀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他也很心疼这个孩子。越是这样懂事的孩子。越是让他于心不忍。
  “叔叔。我求你。。”童璟像个被抢了玩具的孩子。急得嚷道。“我沒有勇气说分手。就让我远离这一切吧。我的爸爸也拜托你了。。”
  “不需要分手。等事情平息了。人们淡忘了这件事。你们一样可以在一起。我这么逼你们。也实在是出于无奈啊。柏洋沒有你懂事。真是沒有你懂事啊。。”柏华昀安慰道。同时真的很欣慰。“你放心。出国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不过你是打算去哪国呢。
  “我打算去美国。那你有我们童家的房产。。”
  “美国。如果你要去美国的话。我有认识的人。他们可以照顾你。你去了美国。顺便把病治好。他们会给你找到最好的医生。”柏华昀一听是美国。立马想到了龚家。他想或许可以拜托龚家的人照顾这个孩子。自己也可以安心点。少点愧疚。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