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觉醒來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十二点。整个人恍惚地坐起來。使劲地用手敲了敲自己的前额。总觉得大脑沒有休息够。隐隐约约记得一个梦。好像是自己伏在童璟身上。两人下体紧紧地连着。她在他身下娇喘。激越的律动。然后双双达到**。
  龚晟凯赶紧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这是春梦。有沒有搞错。自己竟然做了春梦。性幻想对象还是童璟。着实觉得有些荒唐。
  倒不是说性幻想对象是童璟荒唐。他是觉得自己竟然做了这样的春梦太荒唐了。
  掀开被子就想下床。却发现自己的裤子不在身边。好像是在童璟那儿。只好重新躺回床上。大声呼唤。“童璟。。。童璟。。”
  童璟听到喊声。从厨房急急忙忙地就奔向卧室。拧开门把。焦急地问道。“找我什么事。”
  “我的裤子。。”龚晟凯尴尬笑笑。
  童璟马上反应过來。转身就帮他取裤子去了。
  穿好自己的裤子。龚晟凯打开门走出卧室。见童璟不在客厅。马上在整个房间四处找寻她的身影。
  听到厨房有细细碎碎的声音。慢慢地将自己的脚步挪近。果然看见童璟在那儿用左手切着西红柿。光看就觉得挺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切伤手指。
  龚晟凯飞快地跑过去。“让我來。。”说着就要去夺童璟手里的刀。
  童璟沒有跟他抢刀。任他抢走了。只是笑着问他。“人有沒有好点。”
  “好多了。”龚晟凯抢过菜刀就开始乱切西红柿。
  “喂。不是这样切的。。”童璟一着急。就拍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停下。“应该这样切。。”说着。就要自己亲自示范。
  龚晟凯用胳膊拦住她。“我來。我來。你万一切到手怎么办。。”又睨了一眼童璟的左手。“对了。你是左撇子吗。怎么不见你用右手切菜。”
  “我不是左撇子。不过看你切菜的姿势。就知道你是个大少爷。连个西红柿都切不來。还担心我切到手。我看。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童璟站在他身旁。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边看边摇头。
  龚晟凯将西红柿切得大一块小一块。有些跟小拇指差不多大。有些又跟石头差不多大。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不过他切得还挺起劲。这真是他第一次下厨切菜好不好。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沒怎么进过厨房。更别说让他亲自切菜。平时都有管家和保姆照顾。哪需要自己动手。所以别怪他切的这么难看。沒切到自己的手指就已经很不错了。
  “既然你不是左撇子。干嘛不用右手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龚晟凯扭头冲童璟随性地笑笑。又扭过头來继续切西红柿。
  “因为我左脑神经受伤。右手不能正常行动。”说这。淡淡地。仿佛是很小的一切事。
  “左脑神经受伤。”龚晟凯吃惊地放下手里的菜刀。难以置信地望着童璟。他沒有想到这个女孩所谓的病竟然是脑部神经受伤。突然又联想到童璟之前像个哑巴一样都不说话。难道就是因为这个病。
  “那你之前不说话。也是因为你的左脑。。那个吗”龚晟凯突然间很心疼。很心疼眼前的这个女孩。
  “恩。语言中枢那块恢复的挺快。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右手还是不能正常行动。。”童璟叹了一口气。自己也挺无奈。
  “沒事。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右手。。”龚晟凯此时的心仿佛已经跟童璟连在一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激动地握住童璟的右手。想要给她力量。
  童璟的右手突然轻颤了一下。龚晟凯这般举动有些超出她的预料。想要抽出自己的右手。可右手不听大脑使唤。根本就不动。
  “你不是说龚爷爷叫你來找我。找我什么事啊。”童璟其实是想用另外一种形式委婉地提醒龚晟凯放开她的手。
  龚晟凯愣了一下。他根本沒编好爷爷找她的理由。前面都是瞎说的。现在一下还想不出理由。只好随口扯了一个。“他找你过去吃饭。。”
  “可我前天刚去吃过。”
  “哦。那算了。那我们别去了。。”龚晟凯倒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他是窘得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鬼话。赶忙转过身去。又开始切起了西红柿。西红柿在他的糟蹋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都已经快成西红柿汁了。
  童璟见他把自己的手放开。也沒再说什么。弯下腰开始清洗水池里的生菜。她今天是打算做一份蔬菜沙拉。炒个鸡蛋。热一热从超市买來的熟食。弄一份简单的午餐就算了。再多的菜她其实也不会烧。就是不知道这个少爷有沒有这个胃口吃。
  龚晟凯切完手里的西红柿(真是惨不忍睹啊)。又走过來帮童璟洗生菜。“我來帮你。。”
  童璟抬头望着他。觉得他表情特真诚。握着生菜的手也不知道该拿开还是不拿开。
  “你放心。我一定把生菜洗得很干净。。”龚晟凯还以为童璟是因为不相信他。所以才这么看着她。马上信誓旦旦地打保票。
  他就是不自觉地想对她好。而且很有一种满足感。帮着她切西红柿。帮着她洗生菜。两人在厨房里一起忙忙碌碌。就好象一对温馨的小夫妻。他觉得很幸福。这种幸福从來沒有过。。
  正是在我们的龚少爷的“帮忙”下。这餐午饭简直难吃无比。根本不能下咽。但龚晟凯吃得津津有味。像他嘴巴这么挑剔的人。吃过多少世界上多少顶级美食。竟然对这顿饭喜欢的不得了。像八辈子沒吃过饭的人。吃了一碗又一碗。
  童璟只夹熟食吃。另外两个菜实在是太难吃了。只吃了半碗饭。就沒了食欲。见龚晟凯吃得这么欢。简直纳闷的要死。“你好几天沒吃东西了吗。饿成这样。”
  龚晟凯抬起头。嘴角上还贴着一粒米饭。一双深邃的黑眸含笑注视着她。宛如天上星辰一般明亮。
  “别动。。”童璟微微地向前一倾。伸出左手轻轻地取下贴在他嘴角的饭。“你是打算留着这粒饭放到明天吃。”始终浅笑着。
  龚晟凯呆呆地看着童璟。这样的举动对于他來说太亲密了。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他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已经完全栽了进去。喜欢她专注深邃的眼眸。喜欢她洁白纯净的面孔。喜欢她内敛含蓄的笑容。喜欢她眉头深锁的样子。甚至喜欢她那成熟得近乎世故的个性。龚晟凯你真的完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