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童璟突然间不动了,像是点了穴道一般,用轻得不得不能再轻得声音喃喃道,“杨浦,我不想回国,你不要逼我——”
  “难道你已经不爱柏洋了吗,你知不知道他找你找的就快疯了!”杨浦松开童璟,双手抓着她的肩膀,是使劲的摇了摇。
  童璟拾眸,轻颦浅笑,做出一副“don’tnete”的表情,摇了摇头,“管我什么事,我又没有让他找我!”要多努力。才能让自己显得不在乎。
  杨浦错愕,抓住她肩膀的一只手也滑了下来,挑起一根眉,“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叫不管你的事!”
  “没听清楚就算了——”童璟不客气地打掉放在她肩膀上的另外一只手,转身就要走。
  你说杨浦统治好不容易千里迢迢地来到纽约,历经一个半月才找着童璟,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她走,迅地跟了上去,童璟走一步他走一步,童璟停下他也停下,就像个影子似的,形影不离。
  “别再跟着我,不然我会以为你喜欢我——”童璟停下脚步,但没转身,言语本身分量重如炸弹,可语气却是淡的清晰,随意无边。
  “如果我喜欢你。你就会让我继续跟着你吗?”杨浦并没有被童璟这句话给震住,反而变得被动,他一反常态,“以牙还牙”,倒还有些戏谑的味道。
  童璟终于转过身来,看向他的眼睛,那样清澈,平静,就像一条静默流淌的河,即使浊是浊非,都不会因惊慌而失措。
  “那你喜欢我吗?”唇角淡淡地挂着一丝笑,不紧不慢地问道。
  杨浦同样也笑笑,不回应也不否认,倒是很有兴趣想看看童璟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既然答不上来,就不要跟着我——”童璟边笑边后退,露出一副胜利者的该有的表情。
  “我喜欢你!”杨浦用最平淡的语言去说着一件最有震撼力的事情,真性情,是则是,非则非,坦荡坦白却不失文人标榜的那种空虚的豪情,没错,他就认了,老子倒要看看你童璟心还是不信。
  童璟那胜利的微笑一瞬间消失,仿佛周身的空气都已经凝结,人石化般地站在那里。
  “那我现在有资格跟着你了吧!”杨浦像只偷腥成功的猫,满足地笑着。
  许久,童璟抬起眼眸,走向了杨浦微微地叹了口气,“杨浦,我知道你是柏洋最好的朋友,你想替他带我回去这份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请你不要强迫我做任何事,我想呆在美国!”
  “你说你想呆在美国,好,那我问你,你不读书了吗,你不要你的柏洋了吗,你也不要你的家人了吗?”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童璟将头一偏,冷冷地说道。
  “是,你的事,你的事,统统都是你的事—”杨浦的心就这么硬生生地被挖了一块,那个痛啊,语气越说越急,越说约沙哑,“我们活该,我们犯贱,我们自找—”
  “杨浦,够了!”童璟咬唇,她怕杨浦再说下去,自己的情绪就要崩溃,原型毕露,再也伪装不下去。
  “告诉我,为什么要独自一人跑来美国,你其实不想来美国的对不对,到底生什么事了,你说啊?”杨浦不但不住嘴,反而步步逼近,他也快受不了了,受不了童璟这样折磨自己。
  “杨浦,你其实应该恨我才对—”被人**裸地揭开自己的伤疤,那种无法言表的千般滋味齐上心头,汇成一种巨大的冲动或涌动,压迫到泪腺,泪水顿时的失控,话再也说不下去,随之而来的还有校服抽筋般的疼痛。“好痛—”双手捂住自己的下腹,童璟痛的脸部都扭成了一团。
  “童璟你怎么了?”杨浦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童璟,惊的脸色惨白。
  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身边的杨浦,通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额头和手心不断地冒出冷汗,小腹处抽搐得越来越厉害。
  杨浦从来没见富哦童璟如此苍白的脸,看她全身在抽搐,自己仿佛也能感受到那般剧烈的疼痛。“我送你去医院!”
  伸手就拦住一辆的士,小心翼翼地将童璟放进车内,自己赶忙坐了上去,“去xx医院—”
  又回到了这家医院,杨浦横抱起童璟就朝着医院走,“医生——,医生——,医生—”每一声都像是一只咆哮的狮子在怒吼。
  一辆病床车被几名护士推了过去,杨浦将童璟轻放上去,童璟一只手还是死死地抓着杨浦,眉头紧蹙,嘴唇紧咬,满脸都是冷汗。
  “童璟,放心,一定会没事的—”杨浦摸上童璟的脸,一颗心重重地提在那儿,心痛无法言语,他多想自己替她忍受这份疼痛——
  病床车被推进急诊室,大门关上的一刹那,杨浦的心也一缩,双手合十,心里暗暗祈祷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
  十分钟过去了,门突然被打开,“病人意外流产—”一名护士迅地跑出来。
  “什么,什么意外流产?”杨浦一把抓过来继续要往前跑的护士。
  “药物导致的意外流产—”护士小姐很急,她要去拿药,匆忙地回应道,甩开杨浦就急忙地离开。
  (注:以上也是英文对话,则应中文代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