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老洋房里住了一晚之后。杨浦乘坐早班的飞机又飞回了北京。根本沒力气去上课。回到寝室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总觉得时差还是沒有倒过來。拖着疲惫的身子还是去上课了。
  却沒想到一下楼。柏洋也从另外一栋男生宿舍楼里下來。两人正好打了个照面。
  “早。。”柏洋淡淡地笑笑。
  “哦。早。。第一时间更新”杨浦还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柏洋竟然会主动跟他打招呼。
  “走。去食堂一起吃早饭。”柏洋走近杨浦。拍了拍他的后背。那种哥们的感觉一下子就來了。
  杨浦笑笑。可心里总有一种愧疚感。可这些他不会外露。
  两人似乎又恢复了原來的关系。柏洋再恨杨浦。他也恨不到骨子里去。毕竟多少年的兄弟感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割舍不掉啊。童璟是他心中的痛。但不意味着要把气出在杨浦身上。毕竟杨浦沒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
  北京的冬天已经初见端倪。温度计上的水银柱已经逼近零摄氏度。远道而來的西伯利亚寒流悄然越过城市的上空。
  杨浦打算去上海看一看童璟。他专门托人买了一只茶杯泰迪犬带血统证书。花了8000块钱。第一时间更新很小。抱在怀里跟一个小肉球似的。最重要的是它的模样很像泰迪熊。女孩子看了一般都很喜欢。他想买只狗给童璟作伴。怕她太无聊。沒事可以放在院子里溜溜。
  进屋。就看见保姆在拖地。一见到杨浦來了。赶紧放下手上的活。准备去沏茶。
  “王阿姨。不用给我沏茶。。”杨浦浅笑。小心地将狗放在沙发上。“对了。小璟在干吗。”
  “小姐在院子里种花。。”王阿姨往院子方向望了望。说道。
  杨浦点点头。“王阿姨。先帮我看着狗。我过去一下。”
  “呦。这狗怎么这么可爱。那么小一只。我刚刚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王阿姨说着就去抱小狗去了。
  杨浦看了看小狗。然后就往院子方向走去。就见童璟蹲在地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左手拿了个小铲子。在那种花。光看背影就会让人着迷。仿佛是一块蓝田美玉。有着温润而柔和的光。即便是黑夜。一样难掩其光泽。
  杨浦把步子迈得很轻。小心翼翼地走到童璟的一边。也跟着童璟一样。蹲了下去。“这些花种得不错啊。。”语气里毫不掩饰的赞叹。
  童璟被这突如其來的声音吓了一跳。拍着自己的胸脯。“你走路怎么沒声音的。”
  “是你太专注了好不好。。”杨浦窃笑。觉得逗童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嗳。你跟我进屋來一趟。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他就像个孩子一般的兴奋。仿佛有什么重大的好秘密要跟朋友分享似的。
  “你又给我带东西了。”童璟的嗓门一下子提高。“我真的不缺什么。你老是带东西干吗。”
  “这次完全不一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保证你喜欢。。”杨浦说着就自个站了起來。还拉着童璟也准备起身。
  “真受不了你。。”童璟放下小铲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随口抱怨了一句。
  杨浦等童璟拍完身上的泥土。拉着童璟就急急得进屋。“王阿姨。那小家伙赶紧抱出來给童璟看看啊。。”
  听声呼喊声之后。王阿姨从里屋抱着咱们的“小泰迪”赶紧出來。
  杨浦松开童璟。将“小泰迪”从王阿姨怀里捞了过來。轻放到自己怀里。赶忙地跑到童璟面前來邀功。“怎么样。可不可爱。”
  “呀。好小的狗。这是茶杯犬吗。你从哪弄來的。”童璟喜欢的不得了。弯下身。用手摸着“小泰迪”的头。然后又去握它的小爪子。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以后这狗就跟你姓了。你可得好好照顾它哦。”杨浦捏了捏“小泰迪”的脸。然后把狗拎起來放到童璟的怀里。
  童璟抿嘴。抱着怀里的“小泰迪”笑得很甜。许久。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道。“谢谢你。杨浦。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杨浦的心就那么一颤。第一时间更新说不出的激动。“为你做任何事情我都心甘情愿。只要你开心就好”
  就在这时。袋子的手机响了。杨浦掏出來一看。发现是柏洋打來的。心里沒來由的“疙瘩”了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刻意地避开童璟。跑出去接。
  “柏洋。找我什么事。”杨浦走到院子的一角。总觉得自己在做亏心事。
  “你现在在哪儿呢。找你人都找不到。”
  “你先说什么事儿。。”
  “找你喝酒啊。万万、然子都说好久沒见到你了。哥几个聚会。你说你能不來吗。”
  “今个还真來不了。我爷爷身体欠妥。我这做孙子的得陪陪老爷子”杨浦胡乱地想了一个理由。把自己家老爷子都拖下水了。反正他暂时想不到借口先蒙着在说。
  “得。你敬孝道吧。也替我跟你家老爷子问声好啊。。”柏洋也沒强求。他知道杨浦若不是真有事。他不会放兄弟的鸽子的。看來杨家老爷子身体确实不太好。
  杨浦这边挂了线。人莫名其妙地就很压抑。他真想抽自己一耳光。真他妈的混。
  那边的柏洋收了线。就开车前往聚集地。一进门。就听见蒲万万在那里侃。“听说。今天叶少又做爸爸了。他老婆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叶少真有福气啊。老婆漂亮不说。又生了一对龙凤胎。敢情今又添一胖小子。。”大家说起叶咫风來语气按捺不住的羡慕啊。
  “说到叶少。他家那丫头长得够水灵。才6岁。就已经把大院的那些个毛头小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如果长大了。那肯定要祸害多少男人。你说。。”苏亿然用力地拍了下蒲万万的大腿。越说越來劲。
  “怎么。我们的苏少对人家丫头有意思。你不会有恋童癖吧。。”柏洋关上门。插话道。那丫头柏洋可是当妹妹來看的。很定疼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