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恋童癖。我操。老子沒那么猥琐好不好。那丫头才6岁。。”
  “错。是7岁。。”柏洋沒等苏亿然把话说完。就纠正错误。然后找了空位坐了下去。
  “得。不讨论这丫头了。嗳。杨浦人呢。怎么不见他人呢。”苏亿然抿了一口面前的威士忌。突然发现该來的人还沒來。咋回事啊。
  “他家老爷子身体不适。杨浦在那敬孝道呢。。”柏洋拎起桌上的威士忌就往自己的杯里倒上一大杯。
  “是吗。那我有空也得多去看看我爷爷。出点啥事。咱后悔就來不及了是吧。”
  “那是。你少去勾搭几个姑娘。把你的时间省下來。多看你家老爷子。。”柏洋斜睨了他一眼。打趣地损了苏亿然一句。
  “你丫的还有脸说我。童璟都走了那么久。你说你成天成天的想她。就不嫌时间浪费啊。要我说。你有这时间想她。还不如多去看看你家老爷子。。”苏亿然这个口不遮拦的。一不注意玩笑果然就开大发了。
  一旁的蒲万万狠狠地给苏亿然一脚踩。瞪着他不断地暗示他。你丫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是话都说出口了。第一时间更新该听到的也都听到了。苏亿然再懊恼也沒用。他可真想抽自己一耳刮子。“柏洋。我喝多了我。我。。”瞧瞧。说话都结巴了。
  柏洋摆摆手。“沒事。。”挺淡的一句。好像真沒事。
  可真沒事吗。一整晚。柏洋就不断地喝酒。还混着喝。喝完威士忌就改喝俄罗斯的伏加特。60度的烈酒啊。真是喝趴了一大屋子的人。第一时间更新蒲万万沒沾。就那么看着柏洋一口一口地往下灌。跟玩命似的。
  “柏洋。咱别喝了成吗。喝坏了还不是自个难受。。”蒲万万好心的劝着。一只手不断地在那拦着。
  “我他妈的就想不明白了。你说这人躲我干啥。喜欢杨浦你就去喜欢呗。老子不拦她。。”柏洋抬起他那双红红的眼睛。显然人有些喝高了。“可你别他妈的给老子搞失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劲。真他妈的沒劲。。”说完。又灌了一口下去。灌得太猛。呛到喉咙里了。“咳。咳。咳。。”眼泪就这么溢出眼眶。说不清到底真是呛出來的。还是自个心里难受。
  蒲万万一个劲地拍着柏洋的后背。心里真闹得慌。这什么事呀。咋这俗的三角恋竟然发生在自己两个好兄弟身上。童璟敢情喜欢的是杨浦啊。那柏洋是有够伤心的。12年不白恋了。第一时间更新女人啊。真是祸水。所以啊感情还是玩儿好。可别真动了。
  “哥们。跟你说句实话。。”蒲万万一只手特仗义地框上柏洋的肩膀。“为这样的女人值得吗。你柏洋要女人还沒有吗。真值得在一颗树上吊死。你死了。那女人照样跟别的男人恩恩爱爱。搂搂抱抱。你就得找一个比她出色的女人给她瞧瞧。让她自己找个地缝钻下去永远沒脸见人。。”边说。边伸出两指用力地点着桌面。好像那下面就是地缝似的。
  柏洋端着酒杯不作声。许久。才沙哑地开口。“她不好。但就是谁也替代不了。我不想怎么样。就想见她一面。老子真的就想见她一面。。”一句话就梗住了喉咙。发现自己再也说不下去了。整颗心犹如被人捏碎又磨成了粉。犹如七月落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凄凄而败。芬芳早已释空。徒留那一瓣残叶。哀哀腐化。直至丑陋不堪。不仅乏人问津。还惹人嫌。
  蒲万万只能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然后举起一杯酒。“今天。老子豁出去了。陪你喝个够。不醉不归。來。干杯。。”豪爽地将烈酒灌入自己的喉咙。
  一整屋的小爷个个喝的东倒西歪。就在这包厢里晕晕沉沉地睡着了。。
  早上还是柏洋最先醒來。睁开眼就感觉到头痛得快要炸开。满屋子的酒气。大伙儿都歪歪斜斜地躺在沙发上、地上。有的还打着呼噜。
  柏洋尽量小心地从他们身上跨过。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好让自己清醒清醒。抬起头对着镜子一看。胡渣都出來了。眼睛布满着血丝。满脸的水顺着自己的脸颊缓缓地往下滑。看上去说有多憔悴就有多憔悴。
  他伸手从纸盒里抽了几张餐巾纸。将脸上的水抹去。去营业台结了账。开着车返回学校。
  柏洋上午四节课。他一去教室就找了个地方趴着睡觉了。因为头疼的厉害。詹蕾上午也就两节课。她那边一下课。就跑到清华这边來听柏洋的课。现在柏洋班里的人看到她已经都习以为常了。很多人都误以为这个就是柏洋的女朋友。羡慕的要死。
  詹蕾就见着柏洋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时不时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马上就看出他哪里不舒服。返回医务室配了各式各样的药。头痛药、感冒药、消炎药、清凉油之类的。配齐了总会有一样是柏洋需要的吧。拎着一袋子的药又去了清华。偷偷地从后面溜进教室。坐到了柏洋的周围。
  一下课。詹蕾就将药放到了柏洋的桌子上。轻声地问了一句。“柏洋。你沒事吧。”
  柏洋当空气。趴着沒理她。
  “你如果头疼就吃头痛药。你如果感冒就吃感冒药。。”詹蕾将袋子里的药一样一样摆放到柏洋面前。
  柏洋抬起头。淡淡地望着詹蕾。“我是头痛。只要每天一看见你。我头就疼。拜托你。你能不能不要再出现了。”
  詹蕾像个小媳妇似的。站在一边。一句话都不说。
  “还不走。”柏洋见她站在不动。不耐烦地又追加了一句。
  “你把药吃了我就走。。”詹蕾保持着冷静。轻描淡写地说道。
  就在这时。柏洋的手机响了。柏洋掏出手机。站起身。看都不去看身边的詹蕾。绕过她就往门外走。电话是柏洋爷爷打來的。
  “喂。爷爷。。”柏洋单手叉腰。“什么事儿啊。”
  老爷子乐呵的要死。“柏洋啊。晚上上爷爷这來吃个饭。你龚爷爷今天过來。。”
  “成。晚上几点。”
  “五点之前。总是要到的。总不能让客人等你吧。。”
  “好。我会准时的。”柏洋收了线。连教室都懒得进了。直接回了宿舍。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