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柏洋在机场见到童璟的时候,还摆着一张脸,准确的来说是一张扑克脸。
  童璟一下飞机,远远地就看见博友像个柱子似的,她心里故意将头一偏,往柏洋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女人!柏洋在心里简直要抓狂了,大步的朝童璟跑去,一把揪住童璟,“你存心要把老子气死啊!”
  童璟斜睨了柏洋一眼,振振有词的说道,“是你先摆张臭脸给我看的!”
  “谁叫你报二外——”柏洋脸拉得更长了,“偏要和我作对,就是不肯来清华、北大!”
  “我考得上,我至于不去吗,神经——”童璟将柏洋推开,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快步的向前走。恩,看样子,童璟是有点不高兴了。
  柏洋又追了上去,一把环住童璟的腰,低声哄道,“瞧你这小家子气的,你老公我,是故意和你开玩笑的,还真当真,如果真要和你怄气,我压根就不回来机场接你——”
  童璟白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将手里的行李扔给柏洋,“你拿、你拿,就知道你这个人缺德!”
  柏洋乖乖地接过行李箱,然后一手将童璟搂得更紧,“走,先送你去二外,将行李放了,我们就去吃饭——”
  去了二外,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都是女生,柏洋心里稍微舒服了点,把童璟放这,
  就不怕有什么男生趁着自己不备对童璟“图谋不轨”。
  “童璟,你说,我在这二外折代买一间小公寓,然后,你搬来跟我一起住怎么样?”柏洋就像个狗皮膏药似得,走一步跟一步,话又来个多,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我说柏洋,你今天没烧吧——”童璟说着就去摸柏洋的额头,“我才大一,你觉得学校会让大一新生直接住在外面,不回学校?”
  柏洋握住童璟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取下放到自己的嘴边“不要脸”地亲了一口,“这个你就别担心了,你老公我是什么人,一定帮你搞定。”
  童璟故意抽回自己的手,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要住,你就自己去住,别拉上我——”
  其实啊,这两人光天化日的明明就在打情骂俏嘛,搞笑的是这两人还浑然不知,要知道他们每走一步,回头率有多高,当然百分之九十的是冲着柏洋,女孩子嘛,谁不爱看帅哥,再说北外的帅哥本来就少得可怜,出现这样一个极品的帅哥,可不得多看几眼,机会难得啊。
  柏洋领着童璟去报到,然后又帮着童璟整理寝室,体贴地要死,眼看整理的差不多了,转头嘿嘿的一笑,“老婆,等会儿,去吃饭吧,我饿死了!”
  “好吧,等下我请你吃饭——”童璟也心疼柏洋这忙活了一天,又是当司机的,又是当钟点工的,说什么,也要好好慰劳慰劳他。
  柏洋一听,兴奋地就行一只小兔子似得,一蹦就蹦到童璟跟前,从身后唤著她的腰,将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哪能让你请客啊,只要你赏脸就行——”说着,不害臊地就侧头吻了下童璟的脸颊。
  “你别再这么放肆了,我告诉你,万一等下寝室有人进来,我们哪里还有脸见人——”童璟死活的从柏洋怀里挣扎出来,他可不想让人免费的看自己和男朋友亲热。
  柏洋也乖乖地放手,将该整体的全部整理完之后,拖着童璟就去吃饭了,可不是一般的吃饭,他的那些好哥们都来了,准确的说,他准备要正式的介绍童璟给他那些好哥们认识,之前台球室那次,不提也罢,完全就是一场闹剧。
  直到进入香格里拉大酒店,童璟才反应过来,急忙问道,“你不会还请了别人吧?!”
  柏洋就咧嘴一笑,“我老婆果然聪明!”说着将手很自然的搭在童璟的肩膀上。
  童璟却站在原地,不肯动了,嘴里嘟囔着,“你怎么这样,什么都不跟我说,你好歹也得问问我的意见!”
  “啊哟,不就是那些人吗,你不都见过,上回,你还跟人家打台球来着,你都忘了!”柏洋的心就那一颤,真怕这姑奶奶说不去就不去。
  “那也不成,我今天这形象,你也不怕我给你丢脸!”
  “你放心,就你这形象,摆哪里都是最耀眼的,再说,别人都带家属去,就我不带,这就说不过去了吧——”柏洋也是一个劲的哄着啊。
  童璟不说话了,就看着柏洋。
  “得了,既然都已经来了,就上去吧,别人都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再说走,这不大好意思吧——”柏洋根本就在趁胜追击,软磨硬泡,他知道童璟最终会妥协的。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童璟叹了一口气,顺带着“鄙视”了一下柏洋这“撒娇“的模样,最终还是妥协了。
  柏洋一只手很自然的搭在童璟的肩膀上,揽着童璟就往锁预定的包厢里走去。
  进了包厢,满屋子的男男女女,果然没一个人都是带了家属的,一个男的身边一定坐着一个女的,大伙儿见柏洋揽着童璟进屋,一片起哄声。
  柏洋脸不红心不跳的大声宣布,“各位,各位,郑重介绍一下,我媳妇——童璟,以后比我大的就叫他弟媳,比我小的一律叫她嫂子——”说着,就拉着童璟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童璟看着n双眼睛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真没想到柏洋这么能贫,还弟媳,还嫂子呢,你当过家家啊。
  很快就有人举起一杯酒,站起来敬道,“嫂子,我敬你一杯——”
  童璟不知所措的抬头,本能地拎起面前的茶就像回敬,却被身旁坐着的蒲万万拦了下来,“怎么能用茶呢,来酒,来酒,今天大伙儿说好了,只许喝酒的——”
  童璟有些为难,她从来不喝酒的,一抬眼,就现坐在她正对面的杨浦正在看着自己但很快他就将目光转开,而他身边也坐着一位女神,竟然是徐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