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谁的手机铃声在响?一大早地就把躺在被窝里的两人给吵醒了,柏洋搂着童璟,不理不睬继续睡,童璟则有些受不了地拍拍柏洋,睡眼惺忪地嘟嚷着,“你的电话,赶紧接——”
  柏洋十分不情愿地坐起来,下床,找到自己的裤子,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小丫头”,呵,原来是叶唐冉这个小丫头,柏洋虽然被吵醒挺不高兴,但是小丫头打来的话,他倒不是那么讨厌。
  “喂,丫头啊,找我干吗?”柏洋打着哈欠,用耳朵夹着手机,又重新跳上了床,粘到童璟的身边去。
  “柏洋哥哥,今天是我生日咧——”小丫头很兴奋,隔着手机就能感觉到她又蹦又跳。
  “对哦,小丫头今年8岁了,想要什么礼物啊,哥哥我给你去买?”柏洋边说,一只手又去揉搓童璟圆润的*。
  童璟被揉得睡意全没了,“你不能老实点吗?”童璟轻拍柏洋放在她*上的手,小声地埋怨道。
  可这很小的声音还是传到了手机的另头——叶唐冉的耳朵里,小丫头可敏感哩,张口就问:“柏洋哥哥,你身边睡着女人吧——”
  柏洋哪里知道这丫头能鬼灵成这样,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憋了半天,才遮遮掩掩地说道:“小孩子乱说什么,快跟哥哥说,你想要什么礼物?”
  叶唐冉人小鬼大的叹了一口气,用十分慵懒的声音回道,“礼物什么的就算了,今天晚上,你来我的生日宴会就可以了。”
  “呵呵,你爸妈还真是宠你,得,我们的小丫头过生日我肯定要去——”柏洋放开童璟,坐起来,弯腰捡起地下的衣服,准备呆会儿穿上。
  “那,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像去年那样临时又说有事不来,地点在我爷爷家,晚上五点之前一定要到哦——”小丫头深怕他的柏洋哥哥又说话不算话,不放心地叮嘱道。
  “恩恩恩,一定到,一定到,那丫头,我先挂了,祝你生日快乐——”
  “你又急着挂电话,真是的,那好吧,再见——”小丫头尽管舍不得这么快就跟柏洋说再见,但她还真的很听柏洋的话,有的时候柏洋的一句话比她妈妈唐可的一句话管用多了。
  柏洋挂了电话,就套上了自己的衣服,见童璟还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忍不住弯下身吮住她的耳垂,“你还不起啊你,早上还要不要回校了?”
  童璟是想起,可全身就仿佛被车轮碾过一般,哪里都疼。“你拉下我,我浑身没力气。”
  柏洋笑得像偷腥的猫,“知道我厉害了吧,这就叫“性”福懂不懂!”说着,将童璟从床上小心地扶了起来。
  “真受不了你,你就贫去吧——”童璟欲做呕吐状,掀开被子吃力地下床。
  “好好好,我不贫了,跟你说件正经事儿,晚上跟我去个地方吧?”柏洋也跳下床,穿上自己的裤子,一边系皮带一边扭头说道。
  “我不去,我学校还有一堆事呢。”童璟想都不想,一口回绝。
  “你有什么事,我现在就去帮你解决——”柏洋蹙眉。
  童璟白了柏洋一眼,懒得去回话,到卫生间里洗漱去了。
  柏洋也是个不死心的孩子,又缠到卫生间里去,“有女生请你老公去生日宴会,你竟然一点都不吃醋,就不怕我被抢走了?”
  童璟继续不搭理柏洋,将头发往上一盘,打开水龙头,就用冷水开始洗脸。
  “喂,哪有你这样的,你老公我很吃香的好不好,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柏洋见童璟这冷淡的反应,越说越急。
  “你就去呗!”童璟洗完脸,拎过毛巾,将脸擦干,毫不在意地说道,她听得出对方是个孩子,好像是八岁,她还不至于跟一个八岁的孩子争风吃醋。
  柏洋就僵在原地,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话都没说,沉着脸就走了出去。
  童璟也没说什么,她今天晚上确实有事,班主任要来寝室见一见大一新生,她总得给班主任留个好印象吧,第一天见面就不在这根本说不过去,至于小孩子家的生日会,她去干嘛,更何况她根本都不认识那个孩子。
  呵,现在好了,两人的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各自弄各自的,一句话都不说,弄完之后,柏洋打开房门,正打算迈出去,却又不甘心地回过头来看向童璟,他就搞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就不粘他,每次都是他主动,从来也不见她为自己吃过一次醋,自己倒是因为她吃了不少醋。
  就在这时,杨浦也正好打开自己的房门,从里面走了出来,见柏洋站在门口,走过去打了一声招呼,“早啊,柏洋——”
  “哦,早——”柏洋的态度淡淡地,敷衍的味道极浓,他现在气都不顺,哪还有什么心情打招呼。
  童璟挎上自己的包,走了过来,终于先开口对柏洋说了一句话,“你不用送我回校了,我自己打计程车——”说完,越过柏洋,一抬头,就看见站在一旁的杨浦,微微地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杨浦隐隐地就感觉到两人的气氛怪怪的,瞧瞧这柏洋脸臭的,还有童璟这冷冷的态度,发生什么事了?
  柏洋心里本来就憋着气,现在听童璟这么一说,更加气上加气,用力地关上门,大声凶道,“随便你,我还可以省点油费呢!”
  只听这边柏洋将门重重地关上,那边,徐宁的房门同时打开,一出房门,就看见杨浦、柏洋、童璟三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怪。
  柏洋见到徐宁单独从另一间房里出来,很是讶异,他以为昨晚杨浦是和徐宁一间房的,却没想到两人竟然是分房睡的,顿时不可思议地看向杨浦。
  童璟才不管徐宁是从哪间房里出来的,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徐宁,越过她,继续往前走,童璟从来就不是给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