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本来捧着的玫瑰花的手,颓然地垂了下来,鲜红欲滴的花瓣也因垂落而飘散到地上,柏洋的心宛如这片片花瓣,一直往下坠,他怎么也想不到童璟所谓的有事就是要跟龚晟凯在一起,这个女人为什么给不能安份地呆在自己身边,她偏偏要搞这些,要搞这些——柏洋再也想不下去,就是觉得心很疼,很疼。
  童璟看着柏洋这表情,就意识到他肯定误会了什么,低头看了看手里这条未打完的短信,只差两个字,“等我”就可以送,可是还是迟了不是吗——
  柏洋将手一放,整束玫瑰自由落体,花瓣四分玉裂地散落在柏洋的脚边,他的视线慢慢地从童璟的脸上调转至龚晟凯的脸上,嘴角弯起一抹鄙夷的笑,美国人***就是狗杂种,他恨恨地想,龚爷爷竟然有这样不要脸的孙子!
  龚晟凯淡淡得望着柏洋,也笑,这种笑有挑衅的味道,至少他知道柏洋现在心里很不安,同时隐隐地有种坏想法,即使没有什么,也让它有点什么,误会了最好趁机把童璟从他手里抢过来,这样童璟就是他的了。
  他故意去牵童璟的手,当作柏洋根本不存在似的,低头对童璟说道,“什么愣啊,不是说好请我去你们食堂吃饭的吗?”
  “等一下——”童璟抽出自己被他握住掌心里的手,迈开步子就朝柏洋走去。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龚晟凯难受的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使出全力猛地拽住已经倾身往前走的童璟,将她重新拉了回来,“不许去!”
  童璟顿了一下,不可置信地扬起头盯着龚晟凯。
  “我说不许去!”龚晟凯加重话气地重复了一遍,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看。
  柏洋站在原地,他就要看着童璟会不会为了他主动到他身边来,还是说——为了这个狗杂种而放弃了自己!!!
  “龚晟凯,你先放手!”童璟的声音尽管不大,但分量很足,你能感觉到她的温恕。
  龚晟凯不仅不放手,反而加大力气,拽着童璟就往后退。柏洋本来能忍,可现在,他忍不住了——
  冲上前去,拽住童璟另外支胳膊,也不撒手,并且大声呵斥道,“龚晟凯,你丫的给我放手!”
  “是,你是童璟男朋友,她现在喜欢的或许是你,但我不怕跟你竞争,我就要从你手中把童璟抢过来——”龚晟凯说的出就做的到,论条件,他自认没有哪一点比柏洋差,柏洋可以爱童璟1o倍,他可以爱童璟1oo倍,原来以为放了手,自己就可以不在乎,但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心里已经被童璟填的满满的,谁也替代不了——
  “就凭你!”柏洋恕吼,握紧的拳头已经咯咯作响。
  童璟的双臂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再拉下去,估计真的就要拉断了,痛得不自觉地闭起眼睛,“先放开我,好痛——”声音已经不可承受的变了形。
  两个男生即使真的想拼个你死我话,但一切的中心还是以童璟为准,谁也舍不得弄痛她,几乎同时,柏洋和龚晟凯都松开了手,异口同声地问道,“童璟,你怎么样?”“童璟,你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除了痛还是痛呗,只是稍微缓解了点,恐怕手臂上的肌肉是真的拉伤了,不然不会动一下,整个手臂就仿佛要断掉。
  “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柏洋连碰都不敢再去碰童璟,深怕再弄疼她。
  童璟点点头,她也不是说真痛得非去医院不可,她只是想利用去医院躲开龚晟凯,因为他对她的那份爱,她给不了回应,与其这样,还不如拐个弯的逃离——
  柏洋尽量不去碰童璟的双臂,环住她的腰推开站在他们身边的龚晟凯,就朝前走去。
  龚晟凯仁立在原地,凄婉地弯起一抹笑容,不是输给了柏洋,而是输给了时间,他要弥补这些丢失的时间,无时无刻地要陪在童璟身边,至少要跟柏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柏洋打开车门,让童璟坐进车内,幔慢倒车,将车倒在宽敞的平地上,启动引擎,脚踩油门,将方向盘一打,弯了个弯就将车开出校门。
  一路上,两人都是无言,柏洋一边担心童璟的伤势,一连又在乎童璟和龚晟凯的关系真叫一个折磨啊——
  前面路口恰好一个红灯,柏洋将车停了下来,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和他会在一起?”
  童璟扭头看着他,淡淡地说道,“早上遇到的,他送我回的学校——”
  柏洋蹩了眉头,他还记得早上,童璟冷冷地跟他说不要他送,凭什么不让他送却坐别的男人的车子,怎么能这样!不免地打起醋坛子来,“你还坐他的车?”
  “因为我身上没带钱,计程车能刷银行卡吗?”童璟睨了他一眼,反问道。
  “那我早上送你,凭什么不让我送!”柏洋启动车子,嘴里还嘟嚷着。
  “你不用上课了,天天就围着我转喽?”童璟突然觉得好笑,不让他当司机,他还不乐意了撒。
  “恩,我是不想上课了,就想天天呆在你身边——”柏洋也好意思说。
  “没出息——”童璟浅笑,不过心里很温暖。
  “万万在二外附近有一套公寓的,他现在不住,我想问他买来,你愿意搬来跟我一起住吗?”柏洋的语气突然正经起来,虽然他的视线一直看着前面,可是你依旧能感受到他的认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