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姐,你说你这次要把‘小泰迪’带去北京?”童耀并肩走在童璟身边,挺不敢相信童璟这个决定。
  “你平时都住校,妈妈又有那么多事情,哪有时间照看它。”童璟把头瞥向童耀,轻声地回答道。
  “可——你学校让你养狗?”童耀不解。
  “我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放在公寓里养。”
  龚晟凯正好停在童璟身后,也刚好听到了这一句,心口一滞,怔然,原本精亮的眼眸徒然暗了下去,心想她难道已经和柏洋同居了吗?
  童耀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人,微微地侧头一扫,就现真的有这么一个家伙木楞地站在身后,随即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童璟还不知道生什么事,也跟着回过头去,一看,略微吃惊,怎么又是他?
  龚晟凯挤出一个微笑,“好巧,随便来逛逛吴山广场,又碰到你了——”
  童璟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真巧还是假巧,出于礼貌,也笑了笑,“是挺巧的。”
  “姐,他谁啊?”童耀已经完全不记得2年前在机场见过龚晟凯,但又觉得有些眼熟,特别是——还看到自己的姐姐再跟他打招呼,更是郁闷的要死。
  “美国认识的朋友。”调侃简单的介绍道。
  “美国人,中国人?”童耀接着问。
  “我是美籍华人。”龚晟凯不等童璟回答,自己开始介绍自己,“全名龚晟凯,你应该是童璟的弟弟。”他听到这个男孩喊童璟“姐”,但看长相又觉得两姐弟长得一点也不像。
  “恩。”童耀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
  “可你们怎么长得不像?”现在轮到龚晟凯好奇了。
  “谁规定姐弟俩就一定要长得像了!”童耀的语气明显地冷下来,他最讨厌别人问这个问题,因为他担心这样会伤害到童璟。
  龚晟凯笑笑,没有深问,从童耀的语气上他就能得出他们一定不是亲姐弟,而且这个男孩似乎喜欢童璟。
  “姐,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童耀从童璟怀里抱过小泰迪,对身前的龚晟凯实行了视若无睹的策略。
  “等等,童璟,我想单独跟你说些话。”龚晟凯见他们要回去,急忙开口。
  “其实,我们该说的,早就说过了。”童璟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给对方任何一个机会。
  “是吗?”龚晟凯像是自言自语,声音小的就跟蚊子似的,但是脸上还是带着笑,可越是这样的笑越让人心痛。
  而另一边的柏洋已经来到童璟家门口,却现童璟家的灯是关着的,他本来是打算给童璟来个突击,故意没打电话给她,却没想到来了她竟然不在,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站在大院门口正想打电话给童璟,突然身后有人框住他的脖子,“我说谁那么眼熟,我靠,柏洋你说你好意思,回杭州也不给我打电话——”
  这声音,柏洋不用回头就能听得出来,除了顾智凯还有谁!
  柏洋笑着就回头,嘿嘿一乐,“我刚到的杭州,这不,一下飞机,就来大院找你来了。”
  顾智凯才不信他,用力的把他框的更紧,“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肯定是来找童璟的,还敢蒙我!!”
  “喂,卡死我了。”柏洋掰开顾智凯框在他脖子上的手。
  “算了,放过你——”顾智凯将手取下,插在自己的牛仔裤后袋里,嬉皮笑脸的又凑了上去,“要不要我告诉你,童璟去了哪儿?”
  “你又知道?”柏洋半信半疑。
  “我怎么不知道了,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抱着一只狗跟童耀一起出去了。”
  “是吗?”柏洋有点信了,“那他们去哪儿了?”
  “去哪儿,我没问,你也知道童耀对人都是冷冷地,谁跟她姐姐讲话他都不高兴,我就想不明白,他爸都进局子了,他们童家有什么资本拽啊!”顾智凯一想到童耀那爱理不理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说了半天,你不是还是不知道童璟去哪儿?”柏洋撇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还有,你这种话少在童璟面前扯,童家在怎么样,也不管你的事!”
  “得,就知道你会护着你家的童璟,要不现在陪你去找找她,然后咱们再去酒喝个两杯!”顾智凯这人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可就是从来不生柏洋的气,他从小就跟着柏洋混,是打心里的服他,更何况柏洋现在已经是京城顶一顶二的太子党了,有几个敢真正得罪他的,说句老实,顾智凯确实也不敢真正得罪他。
  “找什么找,我直接打电话给她不就行了!”柏洋笑顾智凯笨,然后重新摆弄起手机,打给童璟,可对方半天没人接。
  “怎么,没人接?”顾智凯在一旁瞎问。
  柏洋微微粗了蹙眉,郁闷地挂上手机,“怎么不接电话呢?”
  “估计是没带手机出门。”顾智凯拍拍他的肩膀。
  “走走走——带我去附近找找——”柏洋说着一把拽过顾智凯就朝前走去。
  没走多久,就看见远处,童耀抱着一只小的狗,面无表情第一个人走着。
  “前面是童耀吗?”顾智凯眯起眼,想看的更清楚点。
  “你不是说童璟和童耀在一起,怎么不见童璟!”幺女转头,语气不善地质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不见童璟,要问也应该问童耀!”顾智凯指着前方的童耀,急着说道。
  童耀也在这个时候,看见了柏洋,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表情,以为他柏洋真抓牢了他的姐姐,原来——哼,不过尔尔。
  柏洋见童耀停在原地,自个跑了上去,“童耀,你姐是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微微地还揣着气,但是神情很急。
  “我姐现在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呢,还挺亲昵的,那男人看上去比你强多了!”童耀轻蔑地笑笑,她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柏洋,两人分手了最好,不是柏洋,他姐姐就根本不回去北京,更不会抛下他,所以柏洋永远是他的眼中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