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柏洋握着手机,心里十万火急,按下电梯,又回到了酒店大厅。
  “杨浦真不见了?”苏亿然见柏洋单独下来,急忙上前,拽住柏洋就问道。
  “他不在房间!”柏洋停下脚步,语气挺冲。
  “真出龟了,龚家两兄妹也不在房间!”
  “实在找不到就算了,这么大个人也出不了什么事,然子,我现在出去有点事,你们去玩--”博弈丢下这一句,人已经箭步离开。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到童璟家去,此时童耀刚好出门,看见柏洋也当做看不见,绕过他就打算继续往前走。
  柏洋这个时候能随你,拦住童耀,沉声逼问,“你姐到底是晚上不见的,还是早上不见的?”
  童耀退后一步,冷冰冰地看着柏洋,“你是我姐男朋友,你竟然都不知道,你还有脸来问我?”
  “童耀,若我真的想动你,你会死的很惨,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柏洋瞳孔紧缩,眼底结满了寒冰,犹如冬天里的冰库。
  童耀不屑地冷笑起来,“我到要看看,你能怎么弄死我!!”
  柏洋知道童耀这个孩子不好对付,更何况他一直对自己有敌意,那只能以毒攻毒了,“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当初你能从看管所里出来,是我让我爸救你出来的--”柏洋注意到童耀的眉头已经开始紧紧地皱在一块儿,拳头捏得死紧,关节那都开始白,又继续说道,“还有,你爸爸的刑期能够缩短至五年,也是我爸--”
  童耀不等柏洋的话说完,已经一拳挥了过去,他受不了这样的耻辱,更何况还是眼前这个人带给他的。
  柏洋早就预料到童耀会举起拳头挥向自己,几乎同时,伸出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拽住那只挥向自己的拳头,重重地将它甩向一边,还不忘继续刺激童耀,“就凭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童耀额头上的青筋突起,嘴唇微微地在颤抖,看着柏洋的眼神悲恨交集。好半天,他才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我姐昨晚是跟龚晟凯在一起!”
  柏洋不让他好过,他也不会让柏洋好过,童耀的狠,你也不能小瞧,他懂得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将对手狠狠地刺伤。
  “你少用龚晟凯刺激我,这招,对我根本没用!”柏洋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吗?”童耀仿佛掌握了主动权,嘴角特意勾起一抹嘲讽,从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童璟的手机,调出最后哪个陌生的号码,故意举到柏洋面前,“看清楚,这个号码,13xxxxxxxxx,是龚晟凯的号码!”
  其实,童耀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龚晟凯的号码,反正打了好几次过去,对方都是关机,可就算不是,他也要说成是,他就要气死柏洋,拿这个刺激死他。
  但是这个号码是谁的,杨浦的好不好,虽然杨浦前前后后换了好几次号码,但是柏洋这高的记忆力,打过那么多次,他不可能不知道杨浦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就这么一听,柏洋的瞳孔已经不自觉地放大,就感觉到心脏漏跳了一拍,很容易地就将一切串在一起,杨浦昨晚没有在徐宁那里过夜,他失踪了,童璟也跟着失踪,那么他们两个从昨天晚上一直相处到现在!!!!!
  童耀见柏洋这样的反应,就知道这样的刺激不亚于放一颗原子弹。目的的成了,童耀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挡在他前面的柏洋,打算继续去找童璟,他到不是担心童璟出事,他只是不想让她跟别的男人呆在一起。
  杨浦的高烧迟迟不退,一个晚上过去了,人还是烧的厉害,童璟直到凌晨都没有合过眼,不过她一直守在病房外,只是每次护士查房给杨浦量体温的时候,她会紧张地问道,“他退烧没?”
  每回问,每回失望。到了最后,自己都撑不下去,人也开始起高烧,龚晟凯一摸她的额头就预感到不好,连忙招呼来护士,“护士小姐,护士小姐--,她也高烧了!”
  护士小姐见怪不怪,不慌不急地走过来,“你先去挂号我再给她挪床位!”说着,伸出手摸了摸童璟的额头,这位应该没有刚刚那位烧的厉害。
  “怎么挂号?”龚晟凯看病,什么时候挂过号,特别是在美国的时候,他们都有专门的家庭医生,你让他去挂号,他确实一窍不通。
  护士明显不耐烦,指着前方的转弯处的一个窗口,说道,“就那,过去说说,你看得是哪一科,交点钱就完事!”
  龚晟凯“哦”了一声,急匆匆地跑了过去,弄完一切又马不迭地跑了回来。
  忽视这才正常地走程序,将童璟安置杨浦旁边的一张病床上,点滴什么的准备好,量了量她的体温,38.5度,护士蹙眉,在病历单上刷刷地记下,看来这个病人体温开始上升了,估计也会烧得厉害。
  龚晟凯一直站在护士的身后,而龚晟晴却一直坐在杨浦身边,她的体力也快不支,对那边的童璟漠不关心,一没兴趣,二没那个精力,就在这时,自己的手机咚咚地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没多想就直接按掉,可没过一下,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她本想继续按掉,却被护士哄了一句,“病房里要保持安静,你的手机一而再二三的响,会影响病人的休息的--”
  龚晟晴干脆起身,出门,着实不耐烦地接通了这起电话,“你说啊你--”开口就很冲。
  “你是龚晟晴,对!”对方的声音有点熟悉。
  “对,我是,你是谁啊?”
  “我是柏洋,我只想问你,你知道杨浦在哪儿吗?”柏洋原本不知道龚晟晴的号码,但他为了找杨浦,就联想到龚晟晴不是喜好杨浦嘛,恰好她也不见了,就让人从学校打听到龚晟晴的号码,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打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