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昨晚又喝酒,又淋雨,怎么可能头不痛!”龚晟晴眼角还挂着泪,她真是心疼死杨浦了。
  柏洋淡淡地扫了一眼龚晟晴,他觉得她可能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
  “你这么在这?”杨浦的气息很微弱,最主要的是,他的心被折磨得很疲倦。
  “因为我一直跟着你!”龚晟晴抹了一把眼泪,感觉自己好委屈,是啊,堂堂的龚家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跟在一个男人的后面,被雨淋成了落汤鸡还得不到爱。
  “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柏洋故意在这个时候插话道,他就想趁着这个时候,了解昨晚的经过。
  杨浦淡静地望着柏洋,心仿佛被抽离,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绝望还是该——该彻底放手,她喜欢的是柏洋,而自己永远是那个局外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昨晚喝多了,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
  柏洋笑了笑,表示没关系,不露声色地又将视线飘向龚晟晴。
  龚晟晴下意识地就将视线一缩,赶紧看向杨浦,那是,杨浦不让她说,她绝对不会说。
  “想不起来就算了,好好休息——”柏洋替杨浦拉了拉被子,然后径直走向童璟那边,故意将两张病床之间的帘布用力扯开。
  就见杨浦望见童璟的那一霎那,表情明显怔了一下。
  “童璟,她——”杨浦挣扎地就想坐起来。
  柏洋的眼神一沉,但很快就收了起来,“她在发高烧——”他回答。
  杨浦两眼成放空状态,他知道柏洋的潜台词是,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水——”病床上的童璟迷糊地哼了一声。
  龚晟凯赶紧起身就准备去倒水。柏洋人已经半蹲在童璟的病榻前,用清洗过的毛巾不断地替童璟擦汗。
  “水——”童璟又哼了一声。
  龚晟凯倒了一半杯水,赶紧放下,急急忙忙地就端着水过去。
  “给我,我来喂她喝——”柏洋欲要去拿龚晟凯手里的水杯。
  龚晟凯其实是不想给柏洋的,他想自己喂来着,可是他也知道,这水不给柏洋,只怕是没完没了,最后,伤害的还是童璟,于是,他将水杯递给了柏洋,“小心点,别呛着她——”
  柏洋取过水杯,看都不看龚晟凯一眼,用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起童璟半个脑袋,与床呈45度角,然后将水杯倾斜,缓缓地灌进童璟的嘴里。
  这个场面,真的异常温馨,杨浦在一旁看着,然后慢慢将视线挪开,平静地望着那透明的冰冷液体,点滴点滴地顺着重力,缓缓地下坠。直至注入他疼痛不能的身体,而他却无能为力。
  这一刻,他只想远走高飞,远离这一切,远离柏洋,远离童璟,那就只有离开中国。这个念头从一开始产生,就开始疯狂地增长——一个下午,又过去了,童璟的烧总算退了,她努力挤出一个微笑,“你怎么来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烧的有多厉害!”柏洋心疼地望着她,伸手把她的刘海绾到耳后,不气了,不气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气了,只要童璟没事就好。
  “我没事,对了,杨浦的烧退了没——”童璟张望了下,见杨浦坐在另张床上不声不响,自己总算放下心来。
  柏洋揉着童璟头发的手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平静,“他已经没事了,我们都在等你醒来——”
  童璟将屋里的人都扫视了一圈,见大家的神色都很疲惫,特别是龚晟晴,就跟个女鬼似的,转头就跟柏洋说道,“你让大家都先回去吧——”
  龚晟凯很配合的点点头,“好,你先休息,等你身体恢复了,我们去看爷爷——”他最后是特别提到了“爷爷”两字,至于什么目的,不用说,大家也应该明白吧。
  杨浦也从病床上下来,他现在气色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淡淡地向童璟投去一眼,这一眼包涵了太多的无奈,他哭不出来,却心凉如水,犹如潜伏在海底深处的鱼儿,冷暖自知。
  童璟看见他浓郁眉宇间的忧郁与无奈,她说不出一个字,更加笑不出来,直到他走出病房,他们之间也没有留下一句话。
  不大不小的病房,此时只剩下童璟和柏洋,柏洋像只小狗似的,趴在童璟的身边,小声地呢喃道,“老婆,你还是决定要跟龚晟凯去美国吗?”
  “你还是不愿意我去,对吗?”童璟望着天花板,幽幽地回答,整个人的思想还沉浸在杨浦刚刚看她的最后一眼,包涵了太多层意思,而她却读不懂——“不是,我尊重你的决定,而且龚爷爷,对我也有恩,我不希望他真的一病不起——”柏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服自己的,或许龚晟恺的那句“我和你都没有决定权,关键要看童璟自己的意思”,若真的爱一个人,就应该支持她的决定,所以他决定让步。
  “真的?”童璟有些不敢相信,今天的柏洋还是昨晚的那个柏洋吗。
  “恩。”柏洋点点头,“不过,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童璟终于还是跟龚晟凯去了美国,当然同行的还有龚晟晴,这个戏要演足,当然少不了龚晟晴的配合,至于龚晟凯是怎么说服龚晟晴配合演戏的,那是他的本事,也就不多说了。
  飞机降落到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龚家已经派专车专门来接少爷和小公主了,龚晟凯领着童璟就朝车方向走去,龚晟晴跟在他们的身后,嗤之以鼻地望着童璟的背影,反正就是看不顺眼。
  上了车之后,车前来来往往地都是人,特别是一些黄皮肤的人,很不自觉,明明知道前方车子要行驶,愣是大摇大摆地横冲直撞,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司机小心翼翼地倒车,避免不碰到行人,可是顾得了前方,就顾不了后面,顾得了后面,就顾不了前面,怎么开都不方便。
  “砰”地一声,果然还是撞到了后面一辆车。司机赶紧下车去看情况,而后面那辆车的司机也急忙下车来看情况。
  好了,这事没完没了,都过去了十分钟,司机之间不但没解决问题,甚至吵了起来,龚晟凯一看情况不对,蹙了蹙眉,拉开车门就下了车,童璟也跟着下了车,只见对方那辆车,也下来一位女士。
  童璟双眼瞪得老大,这位不就是上次在医院看见过的那位女士吗,好像得了白血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