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血。。”其中一个有晕血症的女生感觉有点不适。连退了两步。
  众人手忙脚乱地抓來一把又一把的餐巾纸塞到童璟鼻孔。“把头仰起來。。”
  “怎么回事。。”王主任从门口进來。看着一群人围在一起。地上到处都玻璃渣子。
  大家面面相觑。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童璟强迫自己站住脚。面无表情地与詹蕾对视。她清晰地记得。那双白玉无瑕的手。是怎样凌厉而阴冷地落在自己的脸上。身上。毛孔成片成片地竖立起來。冰寒之气自掌心渗透。迅速在体内扩散开來。
  王主任这才注意到童璟似乎刚刚流过鼻血。脸上还有鲜红的五指印。这一下子。发生什么事心里立马有了数。又看了看詹蕾。脸上也有红红的一片。看來两人互给了对方一巴掌。
  叹了一口气。都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好了。一个是部长的女儿。你能教育她。显然不能。一个都被打出鼻血了。你再教育她。是不是又太残忍了点。只是想不明白。平时这么冷静的两个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不冷静。
  最后。还是怕詹部长怪罪下來。只能装装样子把童璟叫进办公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童璟。我现在就跟我來办公室。”王主任板着脸命令道。
  “王主任。我一直都很尊重你。但是。这次。很不抱歉。我不能听你的话。。”童璟的声音干脆倔强。如水晶在黑暗的角落里放着冷冷的光华。随即迅速消失在酒吧出口。像一个一击即中旋即走人的杀手。
  翻译室英文处两大美女互煽巴掌的事很快就传到法文处。第一时间更新恰好法文处有一人跟蒲万万那帮人的圈子有交集。多多少少也知道点副总理儿子柏洋是对面英文处大美女詹蕾男朋友一事。于是。纯粹无聊地给蒲万万发了一条短信。“你知会你哥们一声。她媳妇今天被人打了。”
  蒲万万那边就过來了。“我哥们那么多。你给说清楚点。”
  “我说的是柏少。他媳妇是詹蕾吧。难道分了。”
  蒲万万惊得眼睛珠都要瞪出來了。沒搞错吧。詹蕾被打了。这下连短信都不发了。直接call过去。“你把事情好好跟我讲讲。。”
  反正那人很有心情跟别人分享这场女人的过节。把自己首先听到的。以及后面打听來的。再加上自己乱想的。统统都讲给了蒲万万听。
  蒲万万听完后。都以为自己在看棒子的狗血电视剧呢。不过。大概经过他算是明白了。只是万万沒想到竟然是童璟打了詹蕾。这种消息能不告诉柏洋吗。他的前女友打了现任女友。蒲万万真的非常想知道柏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所以这边电话一挂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立马就打给了柏洋。
  当然。这通电话又多了一层蒲万万自己的想像。一个巴掌能演变成金庸的一本武侠。柏洋别的什么都沒听进去。就听见那一句。“詹蕾也是好样的。立马一个旋风巴掌过去。愣是打得童璟鼻血直流。。”
  鼻血直流。鼻血直流。柏洋脑中就浮现出童璟流鼻血的画面。心跳就忽的紊乱了节律。那样的慌。慌得有点窒息。喘不上來气。像一尾搁浅的鱼。根本顾不上去听后面的内容。将手里的文件一放。抓起西装外套就往外冲去。
  他将车速开的飞快。好在不是早晚高峰时段。否则以柏洋这个速度肯定要发生车祸。
  蒲万万说得嘴巴都干了。才发现对方一点反应都沒有。才意识到柏洋根本都沒听他讲话。还嫌不够地给杨浦去了个电话。第一时间更新把之前说过的“武侠故事”又复述了一遍。
  杨浦当时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急不可耐地就要打给童璟。可惜童璟的手机始终处在忙音状态。。
  心里急得就要着火了。再也坐不住。起身。连外套都顾不上來。就冲了出去。他要去外交部。无论如何他现在都要找到童璟。
  毕竟还是杨浦所在的研究中心离外交部近很多。第一时间更新他尽管比柏洋迟出发。但是却比柏洋早到了很多。
  推开英文处的大门。杨浦不顾众人好奇的目光。直接走了进去。“请问童璟在哪间办公室。”
  年轻女子看着这样一个帅哥突然驾到。有点缺氧。“你找谁。”
  “我不是说了。我找童璟。她在哪间办公室。。”杨浦这个时候真的一点耐心也沒有。要搁平时。他肯定礼貌地再说一遍。可现在他就觉得眼前这个女的怎么这么招人烦。
  年轻女子这才回了神。刚刚被这一吼。心里几难过。语气也不友好起來。“童璟她不在。早就出去了。”
  “去哪了。”杨浦那神情就仿佛在逼问一个罪犯。
  “就跑了出去。我哪里知道她会去哪。”年轻女人不甘示弱地回答道。
  杨浦用力地一拳砸在她的桌面上。只见桌面上的书都往上“噔”了一下又落回原地。
  年轻女子这下有点害怕了。以为來了个暴利狂。不自觉地缩了起來。“她真的出去了。我沒骗你。要不。你去问问别的人。。”
  杨浦抬起头。很快目光就锁在里面的詹蕾身上。拳头握得紧紧的。越走越近。直到。离她半米开外。
  詹蕾下意识地抬头。“杨浦。”呢喃出声。
  “你这条疯狗。”杨浦的表情笑容冷冽轻蔑。犹如一符黑色的咒语。牢牢地将她贴附在黑暗的深渊里。永世不得翻身。
  詹蕾放下手中的笔。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我就想不通你们男人。明明是一个婊子。大家都还要争着上。你说你们犯不犯贱。”
  杨浦抓起她面前的一次性杯。朝她脸上泼了过去。
  大滴大滴的水珠。从眉骨滑落。从睫毛滴下。从鼻尖滚落。顺着发际一滴滴的滴向桌面。发出."叭嗒~"的声音
  就在这时。柏洋恰好夺门而进。。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