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发重了,大家别订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雨下得很大。雨点密实地打在快速行进的bm上。雨水顺着窗沿滑淌下來。划成一条一条的雨线。黑色的雨刷不受干扰。规律地左右刷动着。挡风玻璃循环重复着模糊清晰、清晰模糊的状态。。一如杨浦此刻的思维。
  杨浦专注地握着方向盘。不时转过头。忧心忡忡地看看蜷在座位上一言不发的童璟。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好在她已经不再落泪了。
  车中的空气泛着湿热。放着王菲的音乐。童璟喜欢这个女人慵懒的声线。淡淡的缥缈嗓音。她喜欢她身上明显慵懒的气质。她喜欢与自己相象的东西、有共性的事物。一样的懒懒的表情。懒懒的语调。黏液质。又带着不羁的性情。
  许久。童璟微微侧了侧身。“杨浦。。”轻轻地喊他。
  “嗯。”杨浦扭头看她。怜惜的握起她的手。手心冰凉。潮湿。
  “我想从外交部辞职。。”童璟说。
  “挺好。。”杨浦表示认同。
  “然后。。”童璟顿了顿。“我想回杭州。替我妈妈的出版社做外文图书的翻译。。”
  杨浦本來略带浅笑的脸。一瞬间僵化在那儿。“你要回杭州。。”
  童璟点点头。“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在北京。。”她垂下眼帘。幽幽地说。
  “是因为人。还是因为事。如果是因为事。我会想办法帮你摆平。但。你若是因为人。。”杨浦的喉咙瞬间被堵住了。他说不下。若是因为人。他沒有办法。他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代替那个人。
  “都有。”童璟将头偏向窗外。如实地说道。一边又只心不在焉地听着车轮摩擦地面所发出的嚓嚓声。
  “那我也去杭州。”杨浦再也平静不下來。眼睛里竟有些亮亮的光在闪。
  童璟轻摇着头。突然笑了起來。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纤长的睫毛投下的淡淡阴影。整个人鲜活立体得好像立刻会从屏幕里走出來。“跟你逗着玩的。你觉得我是轻易认输的人吗。詹蕾用这种手段整我。我就用这种手段还回去。我童璟是那种任人随便欺负的人吗。”
  杨浦呼了一口气。白了童璟一眼。“真被你吓死了。你这人怎么说变就变啊。。”
  “我刚刚真的想了很久。确实想过干脆回杭州算了。但是我的自尊告诉我。不能输。更何况还是输给那样的女人。。”童璟的表情委屈中透着坚决。
  杨浦看着她的侧脸。习惯性用手揉揉她柔软的头发。问。“需要我帮忙吗。”
  她轻咬着嘴唇。慧黠的眼神闪烁地笑。“不需要。我自有办法。。”谁也不知道她的办法到底是什么。但是看得出她的信心挺大。
  女人和女人的战争即将打响。男人和男人的战争同样也在白热化。
  柏洋在拿地问題上。似乎有意要弄死龚诚地产的意思。他不会放过龚晟凯。因为他恨。恨龚晟凯当年竟然灭绝人性地给童璟下春药。这笔帐。他现在就要他血本地归还。
  柏洋开始做公关。你龚晟凯当初找了哪些高官帮你拿地。我就现在就要这些高官反将你一军。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就不信这些所谓的高官能高的过自己的父亲。俗话又说的好。“金钱才是万能的”。他当然不会只给人大棒。而不给人糖吃。大棒跟糖结合才是最好的选择。
  除了准备这些。他眼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找詹蕾的父亲。他需要找他谈谈关于撤销派遣童璟去南非的下令。柏洋也以为这一切肯定都是詹蕾搞得鬼。心里盘算着既然詹蕾搞出这一招。私用她爸爸部长的身份去压人。那么他就沒什么好客气地啦。你外交部再牛也是归国务院管的。就别怪他用他爸爸的身份來压人。一事还一事。沒什么好说的。
  柏洋也不兜圈子。挑明了跟詹部长说。“詹伯伯。我知道你很忙。我长话短说。关于你们部里有个叫童璟的女孩。你别动她。”
  詹部长。喝了口茶。笑笑。“你父亲知道你來找我吗。”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父亲來跟你谈。”柏洋拖着长音。意味深长地问道。
  “我沒这个意思。但你的要求。我恐怕无法答应你。。”
  “哦。”柏洋挑了挑眉。“詹伯伯。你不会宠女儿宠到这个地步吧。有些东西还是掂量掂量比较好。”
  “你不知道。我和你父亲。前段时间还聊到你和詹蕾的婚事吗。我们长辈的都希望你们小辈的好。事业重要。但是家庭也是很要的。。”詹部长淡而不惊地说道。爬到这个位子的人。你不能太小看他。
  柏洋觉得好笑。“詹伯伯。詹蕾沒跟你说。她已经跟我分手了吗。”
  “是吗。”詹部长心里早就有数。像听笑话似的笑了起來。“可昨个。你妈妈还邀请小蕾上你家去吃饭。专门问她。有沒有嫁入柏家的想法。怎么。你们已经分手了。不太像啊。。”
  “詹叔叔。你有听外界说吧。说你们詹家想高攀我们柏家。我就跟人解释。这都是误会。我和你家的女儿现在是半点关系都沒有。谈何高攀。你说是不是。。”柏洋也不是省油的灯。官场里的这一套。他看多了。他才不怕你。
  詹部长那笑容一瞬间僵硬。明显“高攀”两个字刺激了他。“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家小蕾真的跟你分手了。那你就不怕。你背个负心汉的称号。我女儿对你怎样。你心知肚明。死心塌地跟着你那么多年。你玩女人还玩到我们部里來。这事传出去。有碍于我们两家的面子。你不要脸。我们詹家还要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