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样不好吗。童璟也在问自己。她恍惚听见自己身体的声音。越來越清楚了。感觉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的样子是象热巧克力那样的。它慢慢流动着。从自己的胃往上流。经过自己的胸骨。往上到自己的喉咙。心中有种隐痛的感觉。眼泪就自己顺着脸颊流下。心里却很平静。好象那种热巧克力顺势來到自己的眼睛。从自己的眼睛找到了出口。
  挺好。她最终给了自己答案。第一时间更新
  一个星期后。童璟又去了温如颖所在的病房。温如颖站在窗前。听到有开门声。才缓缓转过身。见是童璟。淡淡地來一句。“坐吧。。”
  童璟走到沙发前。坐下。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气色如此差。那苍白的脸。深深的眼窝。披散的头发。如同一个在等死的人。
  “为什么这次不去美国治疗。第一时间更新你不是很在乎你自己吗。你舍得死。。”童璟略带讽刺的说道。其实她过不得自己的亲生母亲真的就这么死了。她希望她活着。不管以后见不见吗。她都希望她活着。
  “我觉得这样挺好。一切看天吧。如果找的到合适的骨髓。我能活就活。如果找不到。我。。”温如颖笑了笑。背过身去。“我一定心平气和地接受死亡。。”
  童璟猛地站起來。第一时间更新“温如颖。。”她带着愤怒地语气喊她的名字。“你即使这样。还不肯求我原谅。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妈。难道就一点才忏悔的意思都沒有吗。这么多年你就从來沒有想过我。”
  温如颖平静地闭上眼睛。始终沒有转身去回应童璟的愤怒。
  “你给我说话。”童璟就想冲上前去扳过温如颖的肩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让她面对自己。只要她肯求她原谅。她愿意献出骨髓。
  “我累了。你请回吧。。”温如颖不等童璟冲上來。自己转过身。缓缓且无力地说道。她的神情如同老人似的迟缓。
  童璟的双肩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疼痛轻微地在颤抖。她静默地看着温如颖。说道。“我刚刚拿到我的骨髓化验单。医生说。我们的骨髓是吻合的。我可以救你一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需要。。”温如颖不假思索地开口。“请你出去吧。我真的很累。。”
  童璟咬着双唇。终于一句话都不再说。转身离去。
  心情莫名地低落。跟着人群上了一辆自己也不知道是几路车的公交车。她找了最末位靠窗口的座位坐了下來。静静地凝视窗外。车子开开停停。车上的人上上下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换了一批又一批。童璟却始终坐在原位。发着呆。
  殊不知。这样发呆的表情。让多少男士的目光为她停留。有些男士为了多看她几眼。甚至多做了好几站路。这时。有个手拿着地图。背着大大的旅行背包的年轻小伙子上了车。他用蹩脚的中文发音问开车师傅。“轻(请)问。卧(我)该在拉(哪)一站转车。然后才能到**。”
  司机师傅听不清。扯着大嗓门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完了。这个來自日本的小伙子压根就听不懂这位北京司机在跟自己说什么。“**。。”小伙子边说边将自己手里的地图递过去。
  司机完全不去看。他在开车好不好。哪能顾得上他。于是。颇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去问后面的乘客。”
  这个日本小伙子听懂“乘客”两个字。大概也猜到这个司机是让他去问乘客。于是侧过头看向那一车的乘客。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坐在最后面的童璟。那美丽动人的侧脸。心“扑通”地跳了一下。哇。好漂亮的女人。
  他走过去。大方地坐到童璟的身边。“拟好(你好)。”
  童璟还沒反应过來。这个人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一点反应都沒有。
  “轻问。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日本小伙子将手里的地图打开。“**。我拉(哪)一站瞎(下)。”
  童璟这才觉得有人是在跟自己说话。茫然地转头看向这个日本小伙子。
  小伙子立马一惊。指着童璟。想要说话。却不知道用中文该怎么说。“像。。。统穴(同学)。”他能不惊吗。这个女人他绝对有印象。他的同学童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钱包里有一张女人的照片。就是她。很像。不对简直就是一个人。
  “你要问路。”童璟也不知道他这算什么反应。看他手上拿着地图。以为他是准备问路。其实不是指着自己。而是指着自己身后的某处地标。顺着手指的方向就扭头看了下窗外的建筑。
  日本小伙子更加急了。使劲地摇头。突然想到自己手机里有跟童璟还有其他同学的一些合照。赶紧掏了出來。
  童璟以为他是准备打电话。看了看。沒多想。又扭头对着窗外望去。这一带是朝阳路和西大望路的交界口。再望过去一点就是北京cbd的东扩区。未來将有更多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其中有一个在打地基的工地外墙上挂着的是龚诚地产的围幕。童璟对“龚诚地产”怎么可能会陌生。不由地又望上了一眼。才发现那块正在打地基的工地其实是该区域最是最核心的低段。说实话。童璟此时对龚家拿地的能力确实有些佩服。当然她并不知道柏洋在跟龚晟凯争地的事情。
  “pleaselookmyphoto。。”日本小伙子总算翻出那张唯一的合照。迫不及待地催促童璟赶紧看。这中文说不流利。他只能用英文进行交流。
  童璟奇怪地看着他。心想我干嘛要看你照片。但是这个日本小伙子那么“热切”地请自己看他照片。那就看一下吧。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并沒有看得很仔细。就看见两男的站在一起。其中一个明显比另一个高出整整一个头。(谁叫日本男人大多是矮子鬼。就别怪中国男人比他高喽)。
  “youareveryphotogenic。(你很上相)”童璟笑笑。装作欣赏过照片。
  “no。”日本小伙子郁闷死了。将手机更进一步地摆到童璟的眼皮底下。用蹩脚的中文使劲地说。“痛咬(童耀)。。。痛咬(童耀)。。”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