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算知道这个外国人在说什么了。因为照片上另外个男生就是自己的弟弟童耀。照片上的他高大、端正、短发、微须。花岗岩般坚毅的脸庞。一尘不染纯真得像爱琴海般的眼睛。眉宇间淡淡。犹如温凉的水。看不出起伏。
  霎间。童璟心头犹如刀割一般。感到一种难以说清的疼痛……
  “areyouhisgirlfriend?”日本小伙子在一旁问道。
  “mybrother。。”童璟说。
  “嘀嘀(弟弟)。”日本小伙很不敢相信。两人明明长得就不像吗。
  “yes。。”童璟将手机递还给他。用英文接着问。“为什么你的手机里有他的照片。”
  “他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我在他的钱包里见过你的照片。所以我还以为你是他的女朋友呢。”日本小伙子边用英文回答。一边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他在日本难道沒交女朋友吗。”童璟轻笑地反问道。
  “现在我不太清楚。但是在学校的时候。真的是有很多女孩子追他。包括有个议员的女儿也在追他。不过他都沒有正式跟谁交往。我们一度还以为他是同性恋。说真的。我们都很羡慕他。不仅受女孩子欢迎。童璟君在我们学校成绩每年第一。拿奖学金。才刚刚毕业沒多久。就被我们日本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录用了。要知道能进那家事务所是全日本法律高材生的梦想啊。他身为中国人能进去这简直太厉害了。”
  童璟边听边在脑中呈现童耀的画面。他读书时认真的神态。他对女孩子那冷冷的态度。他辩论时冷静从容的模样。现在的他还跟小时候那个成天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用稚嫩的声音喊着“姐姐。姐姐”的童耀一样吗。他已经变得过于**。**到他根本不需要你來保护。甚至他可以反过來保护你。。
  日本小伙子还说了好多关于童耀的事。说着说着。才想起來。他还打算去**。赶紧重新又将地图拿出來。“对了。我该在哪一站下车。然后转车去**。”
  童璟一愣。自己都不知道这公交车准备开往哪。更何况她平时都是做地铁的。对公交车完全不熟啊。抱歉地看着日本小伙子。“我也不太清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为什么要做公交车呢。你可以做地铁。或者打的都行。都**都很方便。”
  “我本來是要坐计程车的。但是这边的计程车太抢手了。一辆计程车刚开过來。就有两三个人上去抢了。至于地铁。我半天都沒找到地铁入口。心想干脆就做公交车了。”
  坐在他们前面的一位老太太。好心地提醒到。“下一站就好下了。做xx路到**东这站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日本小伙。忙不迭地点头感谢。“谢谢。阿姨。。”
  童璟干脆也跟着下一站下车。当然她不是打算跟着日本小伙子去**游玩。而是本來灰色的心情现在似乎好点了。也是时候回家了。再坐下去。真不知道要做到何处去了。
  下了车。跟日本小伙子告别。准备到对面去坐地铁。才发现对面的那幢高耸的大楼不就是柏洋所在的公司大厦。童璟自嘲地笑了笑。心说怎么什么情况下都能想到他。连下个公交车也能撞到他的公司这边來。
  其实童璟对这一带不是很熟。北京太大。一年一个变。三年一个大变。她又是个不喜欢到处溜达的人。平时上哪要不就是打的。要不就是坐地铁。除了对自己学校、工作和住的地方熟识以外。别的地方。还真是不熟。所以。你要她一下子反应到这是柏洋公司所在地。呵呵。有点困难撒。这不。随便下了个站。就撞到他的公司这边來。
  要说。这两个人有时候也太“心有灵犀”了吧。这边童璟还在自嘲自己下个公交车也能撞到柏洋的公司这边來。那边柏洋站在25层的大厦上面。揉着太阳穴。唇角一根烟。明明灭灭。觉得疲倦而又烦躁。隔着落地的玻璃窗。像上帝一样俯瞰着脚下。蚂蚁般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辆。无意间竟然看见那个化成一点的身影。童璟。。这是他的直觉反应。顾不及看第二眼。瞬间将烟蒂在落地窗玻璃上碾灭。带着欣喜的心情夺门而出。。
  他以最快的速度跑下楼。路上的行人匆匆。童璟的身影却消匿不见。柏洋四处张望。小跑着熙攘的人群中寻觅童璟的身影。近乎跋扈地拨开人群。。
  终于。在地铁入口。看见她的身影。柏洋嘴角弯起一抹笑。飞驰地冲上前去。不等童璟回过神來。从背后拥住她。埋首于她的颈间。真好。还是找到她了。
  背脊突然传來的灼热感让童璟吓了一跳。难耐地挣开。柏洋嘶哑着嗓音。对她说:“是我。差一点点就找不到你了。。”
  这熟悉的气息。还有这熟悉的声音。还会有谁。
  童璟生硬着背脊。一动不动。半响之后。才又开始挣扎。“柏洋。你放开我。。”
  柏洋徐徐地将手松开。扳过童璟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既然來了。为什么又要走。。”
  “什么。。”童璟不知道柏洋在说什么。
  “你特意來这里。为什么又不上來找我。”柏洋把之前的话说得更具体一点。
  “我沒有來找你。”童璟扯动着薄薄的唇片。“毫不在意”划过一丝冷笑。
  柏洋注视着童璟的眼睛。眸子里是莫名的惊痛。“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公司的楼下。。”
  “出现在你公司的楼下。不代表我要來找你。。”
  柏洋专注的眼神被这句话击散了。但仍悉力平静地说道。“童璟。能和我谈谈吗。。”
  童璟看着柏洋。犹如平静的湖水被一滴雨水掀起了一阵涟漪后又再归于死寂。稳了稳声音问道。“能否告诉我。你想谈什么。”
  “求你原谅我。”柏洋说。
  “我早就原谅你了。”童璟笑得很随意。仿佛他这个问題纯粹多余。
  柏洋突然不说话。喉结上下滑动。静静地看着童璟。
  “恩。如果你只是想问这个问題。我现在已经回答你了。沒事的话。我先走了。。”童璟作势就要转身。
  “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柏洋拽住童璟的胳膊。用虚软的嗓音对她说道。
  童璟半转着身子。却始终不肯回头。叹了一口气。闭上自己的眼睛。心里的那一角始终还是摇摆不定。到底该怎么办。。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