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切又回归原点。她里面的紧致让柏洋将爱与性融合在一起。只有这个女人。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能给他爱与性的统一。在爱的色放里他们沉沦。沉沦再沉沦。仿佛一具连体婴紧紧地抱在一起。永远无法分开。。
  天早已亮了。柏洋睡意朦胧地睁了眼又合上。如此重复。方才渐渐褪下倦意。将眼前的景象看清楚。童璟静静的睡颜就如此这般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近得几乎连对方的睫毛都能说出个精准的数。她柔软的卷发有些凌乱。美丽而深邃的眼眸此时闭合着。宁静而单纯的模样。可见而知这个人在睡着之前究竟有多么疲倦。肯定累坏了。属于两人的呼吸交替着。吸入的空气都变得骤然温热。带着各自独有的温度。渲染得被窗帘遮掩了光色的房间愈加宁静与温暖。
  他本想继续拥着童璟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却被自己的手机搅得不得安宁。童璟也被这铃声太响给弄醒了。睡眼惺忪地像只刚睡醒的小猫。“电话。。”她呢喃了一声。
  柏洋只得翻身下去去接电话。是自己的助理打來的。一接起电话就觉得对方的口气很急。“柏总是这样的。早上就有法院的传票过來。是龚诚地产打算告我们夺取了原本已经属于他们的地皮。就是cbd那两块核心区域。。”
  对方的情况还沒有汇报完。柏洋就打断道。“好。我暂时知道了。等我回公司再处理。。”嘭地一声就将电话挂了。然后拾起地上的裤子和衣服。一边套一边走到童璟的床头前。“我现在要回公司处理点事。晚上再來看你。。”
  “你暂时别來看我。让我先冷静几天。。”童璟单手扯着被单遮盖住自己的胸部。坐了起來。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恍然间找不着北。
  “要冷静多久。。”柏洋扣好自己的衬衫。坐到了床沿上。凑近童璟。
  “我觉得我对不起杨浦。。”童璟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在哼。
  “傻瓜。。”柏洋揽过童璟的头。第一时间更新让她将额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他是因为对你太好了。好到让你找不着北了对吧。觉得跟了他。能让你有个肩膀靠。有心事找人诉说。有仇他替你报。我也承认杨浦他会是个好老公。甚至他在某些方面比我还优秀。但是。你不能否认。你心里真正爱的其实是我。至少爱我比爱杨浦多。你应该跟着你的心走。就让我们好好的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
  童璟闭着眼睛。扯被单的手其实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颗心“咚咚咚”地跳动着。好想这一刻心脏不在跳动。然后自己什么都不用去面对。
  柏洋摩挲着她光滑的脊背。然后松开她。站了起來。“好吧。我给你时间让你冷静。我现在要回趟公司。有事情打我电话。记住。不准在躲我。。”
  “恩。。”童璟还是低着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回应了一声。
  柏洋走到门边。回头又望了一眼。然后拧开门柄走了出去。
  一回到公司。助理小宋就将法院的传票递过來交给柏洋。“柏总。这是法院的传票。。”
  柏洋接过。大致看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一点都不显慌张的神色。淡淡地开口。“你先去联系下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王先生。然后让他來我办公室一趟。。”
  等到助理遵照吩咐开门出去之后。柏洋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依靠在旋转背椅上。绕着椅子转了个圈。弹了一下手里的那张传票。若有所思地眯起眼。龚诚地产两块到手的地都如今都被他吃掉。也难怪他们要告自己。可是告不告得了我还是一回事。
  王律师來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一叠刚刚调查來的资料。
  “请坐。。”柏洋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王律师毕恭毕敬的坐下。然后将手里一叠资料打开。“柏总。您的意思是打算闹到法庭上。还是愿意跟他们场外和解。”
  “哪一方对我有利。”
  王律师提了提眼镜。“因为我看过资料。龚诚地产其中的一块地原來是打算跟日本公司合作。开发商业地产和购物中心。第一时间更新所以涉及到日方那边的利益。所以这种跨国官司打的时间很长。而且很麻烦。只有官司结束了。法院将地判给谁。谁才能有使用权。你原本的工程进度就要暂停。这样带给公司的损失会很大。如果场外和解。无非是一笔赔偿金的问題。我觉得对方很有可能是冲着这笔赔偿金。。”
  “日方的利益。什么时候冒出的日方利益。。”柏洋轻笑着摇头。“难不成这官司他想挪到日本去打。他的目的就是想拖延我的时间。然后拖垮我的工程。让我这家公司名誉倒地。他知道这场官司他必输无疑。。”
  “官司是在北京开庭。不过有日方的律师会出席。。”王律师将资料又往下翻了一页。“不过他们找來的律师是名在日的中国人。而且年纪很轻。在日本打的几场官司沒有一场是输的。算在日本法律界冒起的一颗冉冉之星。名叫童耀。。”
  “谁。”柏洋需要确认。
  王律师不知所以的抬起头。“童耀。有什么问題吗。”
  柏洋摇摇头。“沒事。你继续说。。”但心里已经开始不冷静。确实沒有想到童耀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王律师刚想继续说下去。突然办公室大门被人用力推开。这突如其來的响声让王律师吓了一跳。
  “柏洋。我现在要跟你谈谈。。”杨浦站在门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直直地注视着柏洋。
  “总经理。对不起。这位先生。。”秘书小姐更急。拦又拦不住。就怕总经理怪罪下來。
  “沒事。你先出去。。”柏洋语气丝毫沒有怒气地说道。并且站起身來。特意绕过办公桌走到杨浦面前。“在哪里谈。是我办公室里谈。还是找个地方谈。”
  “就在这里。”杨浦冷冷地说道。
  王律师自觉地就站了起來。跟着秘书小姐一块出去。将门扣上。
  此时。整间屋子只剩下杨浦和柏洋两个人。面对面。也许这才是男人之间真正的较量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泊星石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