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民俗文化节一经确定,各方便齐动起来,几次会议之后,于佑安讨得一官衔,虚的,不过也是红头文件任的,南州民俗文化艺术节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节会全称讨论来讨论去,定为:南州民俗文化艺术节暨首届海峡两岸李氏文化论坛,报省委统战部批准后,正式对外公布了。台湾李光兴还有福建李老板听了十分高兴,一再表示要统力配合、倾心办好这届节会暨论坛。市委决定派团跟两位李先生及台湾、福建方面的代表先期接触,陆明阳跟于佑安谈话时,于佑安很诚恳地道:“还是让宣传部牵头吧,具体工作我们可以多做一点。”
  “你是组委会副主任,又是节会秘书长,不是代表部门,而是代表市里。”陆明阳毫不动摇地说。
  于佑安心一热,又道:“对谈判书记还有什么具体指示吗?”
  陆明阳想了想说:“就按会议定的办,前期经费他们能多出就多出一点,市里财政不宽裕,能敲还是敲他一笔。另外,我们可以把李家堰拿出来,让他们开发,不过必须是打文化这张牌。”
  于佑安快速记着,听到关键词时,刻意在笔记本上画个圈,笔记本就在陆明阳眼皮下,陆明阳不动声色地看着,心想,自己到南州后,好像还没发现秘书长也有这习惯。
  等交待完,于佑安又具体带谁去做了请示,陆明阳没明确点名,只道:“这个你决定,既然做了秘书长就得拿出点秘书长的魄力来。”
  名单很快敲定下来,宣传部既然不去人,就以文化系统为主,顺带也把招商局两位领导扩了进去,于佑安带队,湖东县长李响是主要承办人,担任副带队,杜育武、章山也扩充了进来,说是为本次谈判服务,快要报名单时,于佑安忽然想到谷雨,怎么敢把她忘掉?
  李光兴他们很快飞到了省城海州,本来计划是要到福州去谈,李光兴执意要到南州来,说南州的风景实在太美了,让他无法忘掉,还有李家堰,他做梦都想着那一片圣地。
  快要出发前,李西岳突然打来电话,说有件急事,需要听听他的意见。于佑安赶过去后,组织部两位副部长刚走,李西岳说:“是不是马上要去省城?”于佑安说是,李西岳说,“那就抓紧,几句话,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于佑安老老实实笑了笑,李西岳越来越对他客气,有时候还真让他担当不了。
  “还是你们局纪检组长人选,部里提了几个,都觉欠妥,这样吧,索**给你,帮我们提一个。”
  “这……”
  “有啥说啥,想必这个角色你心里早就有了主。”
  “是从外面派还是系统内部产生?”于佑安试探着问。
  “还是系统内产生吧,外面派怕你于局不高兴。”李西岳爽朗地笑道。
  于佑安不得不重视了,纪检组长绝不是拿不出人选,定是李西岳有意这么为之。这些天,他喝到的蜜糖太多了,已经有人在公开场合直呼他秘书长了,看来省纪委两位处长不虚此行,某种程度是帮了他一把。思考了一会,他道:“要说合适人选有两个,林德馆长和林枫院长,年龄结构看,尚林枫占优势,不过从工作性质来说,我觉得王林德更适合一些。”
  “王林德不是快到年龄了么?”李西岳似乎有些意外,只想着于佑安会毫不犹豫提出尚林枫,没想反把王林德提在了前面。
  “还有一年零八个月。”于佑安说。
  李西岳考虑一会,道:“于局长是倾向他了?”
  于佑安说:“倾向谈不上,我觉得让他做纪检工作更合适,至于尚林枫,还是让他搞业务合适,南州专业人才毕竟不是太多。”
  “于局长用心良苦啊,好,我尊重你的意见,王林德就王林德吧,完了我再跟书记汇报。”
  一路上,于佑安都在想,为什么关键时候要推举王林德而不是尚林枫呢,难道真是王林德比尚林枫合适,或者尚林枫就适合搞业务?直到省城,他还没把这问题想透,几天前他还从没考虑过王林德呢。
  李光兴表现出少有的热情,于佑安他们一到省城,就被热烈地包围住了,房间是早就预订好的,全部由福建李老板安排,于佑安是一大套间,比总统套房差不到哪,估计一晚至少也得他两个月工资吧,似乎到文化局后,他还没这么奢侈过,更没享受到如此高的礼遇。谷雨格外活跃,本来她的房间在阳面,进去一看阳光太闹了,正对着大街,怕晚上吵,提出跟章山换。章山的房间正好跟于佑安正对着,不想换,于佑安使给她眼色,章山就开开心心换了。等安顿好,一行人说笑着往餐厅去,李光兴的内地助理、一位漂亮的女孩迎上来,掏出一张精致的名片:“刚才忘了给秘书长名片,不好意思啊,请秘书长多多关照。”说完又风一样飘别人身边去了。晚宴果然隆重,进了餐厅才知道,是福建商会做东,于佑安逐一见过商会几位领导,都是大名鼎鼎的实业家,平日没缘见的。开场白结束,到了酒桌上,双方却又表现得拘谨,李响想喝酒,被于佑安拿眼神制止住,谷雨照样活跃,她花枝招展,口齿伶俐,一点也不怯场,这点跟她父亲谷维奇正好相反。刚才南州方面的欢迎词就是谷雨代表于佑安致的,于佑安只说是嗓子不舒服,再者普通话也不甚过关。其实他是有意将谷雨往前台推,他想这次出来的每一个细节最终都会到陆明阳耳朵里,谷雨的开心度某种程度决定着他们这伙人的工作成就。
  晚宴规格还有对方出场的人物远远超出于佑安想像,于佑安开始是把它当作一次普通的商务会谈,并没想太复杂,对方阵容如此强大,场面又极尽奢华,忽然就有了一份不安,说话喝酒分外小心,还频频用眼色提醒着同伴。好在对方也只是把场面做足,并没想在气势上压住他们,这顿饭算是应付了过去。大家喝得不多,回房间后于佑安马上跟徐学谦联系,感觉此行有几分危险。偏巧徐学谦不在,发来短信说他在外地。
  于佑安就觉有必须先跟李响碰碰头,商讨点细节什么的,免得明天正式商谈时对方突然提出什么。电话打过去,李响房间热热闹闹,谷雨也在那边,声音格外清晰,李响邀于佑安过去,说好多美女哟。于佑安压了电话,感觉李响现在有点飘飘然了。
  无聊了一会,于佑安准备睡觉,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谈判,整理衣袋时,李光兴助理送他的那张名片突然跳了出来,于佑安拿在手中,左看右看端详一会,忽然看到一串数字,是用钢笔写在名片后面的。什么意思呢,不像电话号码,也不像……想着想着,于佑安忽地奔向外间,外间茶几上堆放着一堆小礼品,还有酒店送来的果盘。于佑安盘腾几下,一张卡就掉了出来,一看明白了,刚才那串数字是密码。
  这晚于佑安睡得很不踏实,老害怕中间会有什么人进来,起床后还觉累。刚洗漱完,门铃响了,进来的是昨天送他名片的助理小妹,一脸热情,还有主人家的几分殷勤。
  “秘书长醒来啦,休息得可好?”说着把一身香喷喷的味道送于佑安鼻子底下。
  于佑安揉了揉鼻子,往里走几步,说睡得还行,又问:“你们老总起来了吧?”
  助理说也是刚刚起床,正洗呢,过会他会打电话下来,请秘书长用早餐。
  正说着话章山进来了,怪怪地瞅了他们一眼,脸上有几分不自在,目光下意识地就往床上看,结果被于佑安恨恨剜了一眼。章山脸红,助理小妹主动跟她打招呼,她嗯了一声,借故给于佑安沏茶,把头扭向一边。等沏了茶,于佑安说:“章科长你来得正好,床头有个文件袋,是我对这次节会的一些想法,你把它送给助理,我去透透气。”
  说完也不管助理做何表情,先出了门。楼下转了一刻多钟,章山找来了,说材料已交给助理。于佑安问:“她看没?”章山说,“看了,人家不大高兴。”
  于佑安松下一口气,文件袋里除一份节会筹备方案外,还有昨天送他的名片及那张卡。
  谈判一开始还算顺利,对方先就节会筹办暨李氏文化论坛发表了一大堆感谢,接着就李家堰文化旅游开发项目谈了诸多构想,于佑安深表欣赏,但对方始终不提钱的事,让他又有几分不安。后来福建李老板终于说起这事,但他说了一个让于佑安十分心冷的数字,只承担百分之五到七,外加论坛场馆的布置及相关宣传费用,总计不到五十万。
  李响不表态,等于佑安先说。这数字跟于佑安预想的差距太大,于佑安一时不知该怎么跟对方讨价还价,只是礼节性地笑。中间有人递给于佑安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慎谈。
  午休时招商局一位副局长进来了,跟于佑安拐弯抹角说了不少福建李老板在南州及湖东投资建厂的事,言谈中透出一层意思,对方目的是冲南州和湖东两块黄金地皮,还有市里制定的特殊政策,尤其对台商的优惠举措,言下之意就是对方对节会并没什么兴趣。于佑安不太了解这位副局长背景,没敢乱接话,客客气气应酬了几句,然后打出一个长长的哈欠。对方一看他不耐烦,知趣地告辞走了,于佑安心乱如麻,哪有半点睡意。
  下午仍然没结果,对方果真将话题引到了投资上,还特意提出湖东那块地,后来又说起李家堰的开发及将来旅游业带动后的收益分配问题。李响谈的很热闹,激动中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好像他是主角,是能表得了态的人。谷雨也表现活跃,遗憾的是话总说不对地方,后来竟说要放低门槛,想方设法先把资金引进来,口气如同陆明阳在大会上讲话。
  章山几个表情凝重,不时把目光投向于佑安。于佑安清楚,他们是为他担忧。
  下午吃饭,省招商局还有发改委项目处几位领导来了,说是来捧场,其实是对方特意邀请的。于佑安只一眼,就明白对方在玩什么,无非是想给他更多信号,施加更多压力。他暗暗一笑,并没当回事,客客气气跟几位领导敬酒。有领导问起时,就象征性地汇报一下节会筹备工作。再问投资的事,他就端着酒杯装傻,含含混混说自己只是一文化局长,招商引资方面的情况哪能知道。招商局副局长想表现,于佑安恶恶地瞪一眼,副局长低头吃起了菜。
  种种迹象表明,对方是在拿这次节会当敲门砖,目的自然是地皮、政策、还有将来的巨额利润。这些于佑安都能理解,包括投资背后的故事,他也能想象得到。问题是他搞不清陆明阳派他来的真实目的,难道是让他来演一出掩耳盗铃的戏?或者是派他来放水,节会同样是个愰子?
  不可能,如果陆明阳真这么想,干嘛要派他来?能完成这项任务的人多,做做样子的事谁不会,李响就比他强,人家句句都顺着对方说。
  莫非是陷阱?也不可能啊,有这必要?
  于佑安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支接一支抽烟,陆明阳跟他安排工作时的细节一个个被他挖出来,一个眼神,微笑,或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这阵都成了他捕捉信息的源泉。琢磨来琢磨去,还是不得要领,真是道难以破解的题啊——
  章山和杜育武敲门进来了,两人看上去忧心忡忡,于佑安问:“没去唱歌?”
  宴会结束后,对方安排了歌会,还请了不少伴舞女郎,据说是艺术院校的。于佑安上了车又走下来,说忘了东西,回房间后就关了手机。
  “局长不去,我们哪有心思去。”杜育武说。
  “我去了,但心不在焉,原又回来了。”章山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李县呢?”于佑安问。
  “他跟助理热火着呢,又唱歌又跳舞。”章山道。
  “人家是县长。”杜育武带着不满道。
  “有热闹不凑,愁苦着脸做什么,丢钱了啊?”于佑安故作轻松地开起了玩笑。
  章山噗哧一笑,刚才于佑安的脸色把她吓坏了,心到这阵还乱跳呢。这次能来,她知道是于佑安特殊照顾,要不哪能轮到她,心里遂也暗暗存了期待。哪知谈判会是这样,对方如此出难题,分明是不把他们当回事嘛。章山一次次地将目光投于佑安脸上,心里充满不安和担忧,真怕他被人利用,或者掉进某个陷阱。官场处处是陷阱啊,别人把事做了,却找人来担这个名。或者人家把啥都酝酿好了,让你出面接招,将来不出事则好,一旦出事,一切罪过都是你的。
  “说说,都有什么想法?”见二人不说话,于佑安打破沉闷道。
  “我怀疑有人把啥都沟通好了,这个冤大头我们不能做。”杜育武说。
  “杜主任说的在理,哪有这样谈的,好像我们求着他们似的。”章山也道。
  于佑安笑着,不说话,目光在两人脸上扫来扫去,扫得两个人心里发毛。
  “还有呢?”过了一会他又问。
  “李县态度跟以前很不一样,要不我们回去,让他当领队。”杜育武又说。
  “还有谷雨,你看活跃的,眼里哪有局长。她是来抓素材的,不是来当领导的,不就一副台长。”章山忿忿不平。
  于佑安忽然就把目光定格在章山脸上,素材两个字让他心里蓦地一亮,对啊,会不会她真是被人派来抓素材的?
  章山和杜育武走后,于佑安显得有些兴奋,思路慢慢往某个方向靠。陆明阳和李西岳决不会傻到拿文化节做交易,这只是他们做出政绩的一个方式,文化节备受关注,而且一切都在明处,要想暗箱操作真是太难,也没这个必要,省几个钱他们能装进口袋里?文化节后李光兴和福建李老板将名正言顺到南州搞开发,那才是他们的落脚点,也是陆明阳和李西岳的落脚点。
  所有事都必须有个漂亮的借口,这借口必须哄骗住所有人。
  于佑安忽地明白,陆明阳派他来,就是创造这样一个借口!
  于佑安顿时来了劲,心里疙瘩总算解开,而且他断定,自己这次决不会错。
  痛痛快快洗了澡,于佑安上床,心想今晚可以睡个踏实觉。哪知刚躺下,门铃响了,响得很顽固。于佑安起身,问了声哪位?门外传来甜甜的女声:“我们找于局长,麻烦开一下门。”
  于佑安不明就里,以为是李光兴那边的,穿上睡衣开了门,居然是两青春女孩子,其中一个发育惊人,一对**高耸着,眼看要撑破衣服,再一看脸,才知道不是同胞,俄罗斯女郎!
  两位不容分说挤进门来,同胞女孩声音轻盈地说:“哥哥好啊,我们陪你玩双飞啊。”俄罗斯女孩已经宽衣解带,于佑安惊慌中就看到一大片风景。
  “谁让你们来的?”于佑安失声道。
  “这个不用***心啦,有人已经付过帐啦,今晚我们都属于你啦,哥哥想怎么玩,尽管说啦。”说着也拉开了裤链。
  于佑安马上想到李光兴,床头电话正好叫响,于佑安抓起一听,里面传来福建李老板的声音:“于局长啊,招待不周请见谅啦,派过去两个小妹,于局长别嫌弃啊,她们是使者,可以让我们合作更密切的啦。”未等李老板啦完,于佑安就吼道,“让她们立刻离开!”
  第二天,于佑安一反常态,口气变得非常坚定,再次重申了合作办会原则,提出三点:第一,节会前期费用双方各承担一半,广告分成另外谈。第二,节会就是节会,跟投资暂不联系,投资事宜不在他这次工作范围之列,以后市里会有安排,请两位老板不要混淆主题。第三,节会举办之前,对方必须对李家堰进行道路和场馆先期建设,投资由对方全额承担,否则,节会不再出现海峡两岸李氏文化论坛这一主题。
  于佑安没想到,他的话说完,先绿了脸的居然是李响,也难怪,昨晚两位小姐走时就气急败坏说:“傻子一个哟,有小姐玩还发脾气,人家李先生那边玩得可爽啦。”
  更妙的是,他这边一强硬,对方立刻变得柔和,最终还是答应了他提出的三点,合同顺利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