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合同是杜育武跟钱晓通谈的,钱晓通果真带来了孟子歌,孟子歌一定是觉得自己面子很大,显得异常兴奋,不时地跟杜育武问这问那,染得腥红的嘴唇像两瓣花蕊,一启一合,频率使用得非常快。杜育武颇有耐心,认真看完他们准备的合同,又拿出节会组委会制定的关于宣传工作的若干规定,一条一条讲给他们听。讲完,对照合同谈了几点意见,要求他们拿回去改,一定要符合节会要求,不然有人会挑毛病的。孟子歌问要改到啥年月啊,真麻烦。杜育武回答,时间一定要抓紧,这不是麻烦的问题,而是要符合原则。还暗示说,眼下十余家公司在争,慢半步项目可就到了别人手里。钱晓通说没人会快得过我们,我们这就去改。
  出事的消息是第二天早上传出的,杜育武第一个打来电话,当时于佑安还在睡觉,睡在宾馆。家是回不去了,方卓娅不让回,说眼不见为净,爱钻谁家被窝就去钻,她再也不管了。于佑安想等这段时间过去,一切平静后再跟方卓娅解释,他的确没跟章山做过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连想都不敢想。
  于佑安一看还不到六点,没好气地抓过电话,冲杜育武说:“什么事吵得不让人睡觉?”
  杜育武声音颇为紧张:“局长,刚刚从公安局得到消息,姓钱的死了。”
  “什么?!”于佑安一骨碌翻起身,面色骇然地问:“死了?”
  “是,从孟子歌家阳台上摔下,头正好磕马路牙子上,现场很惨。”
  “怎么会这样?!”于佑安手里的电话掉下去,感觉自己的身子骨也散了。半天,六神无主道,“没人要他死啊,怎么会这样?!”
  紧跟着是尚林枫,声音有几分兴奋:“局长,想不到吧,他死了,姓钱的死了!”
  “老尚……过头了吧,怎么听上去你跟没事人一样?”于佑安强压住心头的恐惧还有愤怒,他以为事情真是尚林枫所做。
  尚林枫呵呵笑出了声:“局长多虑了,钱晓通跟孟子歌睡觉,姓南的带人去捉奸,钱晓通怕被阉掉,从窗户逃跑,结果一失足摔了下去。”
  于佑安感觉自己在听神话,更怀疑尚林枫拿鬼话蒙他,利索地打断道:“行了,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等上班时,南州全城就传开了。这事颇为刺激,真实的情况是,孟子歌和钱晓通离开节会办公室后就往孟子歌家去,忙活了一下午,快要吃饭时,南霸天打来电话,要请孟子歌吃饭。孟子歌犹豫良久,还是说了谎话。告诉南霸天她在省城,跟多年不见的一个朋友在一起,还特意强调是女的。谁知到了晚上,南霸天收到短信,说孟子歌跟钱晓通共度良宵呢。南霸天被激怒,他再三跟孟子歌强调,凡是跟了他的女人,就不能跟别的男人有一腿。南霸天使劲打孟子歌电话,手机关机,家里没人接,害得他一宿不安,天快亮时突然带人闯到了孟子歌家,敲门声震醒了两个熟睡的人。起先以为是孟子歌丈夫,钱晓通吓得躲进了卫生间,后来听出是南霸天,钱晓通不敢躲了,孟子歌也不敢让躲。她家在四楼,阳台朝着街面,三楼以下是铺面,三楼正好有个小平台,一米宽,如果技术熟练,是一步可以跳下去的。谁知钱晓通技术不熟练,加之他用来抓手的那根塑料管太不结实,一触就断,结果一头跃过小平台,直接摔到了马路上。
  公安的结论也是这么做的。
  于佑安很快收到搞笑短信,说孟子歌一对“胸器”着实厉害,活生生杀死了钱晓通。还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什么的,看来没人对死者同情,人们只关心那对“胸器”到底有多凶?
  于佑安脑子里就浮出一个画面来,的确,他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对“凶器”,很厉害的!
  事情过去很多天,于佑安跟章山站到了天柱山贞女峰下,就是上次他们一起站过的地方。
  章山明显比以前消瘦许多,人也憔悴得不成样子。不管怎么说,坠楼事件还是重重打击了她,她几乎没有力量去打理后事,若不是杜育武、王林德他们帮忙,怕是连尸体都送不进火葬场。
  一个人就这样离开了世界,对也罢错也好,章山还是不想让他死,至少不该死得这么下作,这么血光四溅。
  于佑安这段日子一直没跟章山联系,没法联系,出事双方都跟他有关,传闻中也有他不少故事,有人甚至把敲门捉奸者换成了他,讲得绘声绘色,十分传神。这段日子他跟章山一样低迷,好在这场风波并没伤及到致命处,大家在一片笑谈中很快就把它扔了过去。
  悲痛只留给章山一个人。
  风嗖嗖地吹来,打在脸上,秋意已凉,于佑安走过去,将外衣披在章山身上。章山动了动脚步,抬起头,望住远处的二十二座碑。
  “对不起啊,章山。”于佑安似乎用尽全身气力,吐出这么一句。
  这句话一直压他心里,打出事那一刻,他就想说,真诚地对她说,带着强烈的负罪感跟她说,可他有勇气说吗?
  章山缓缓转过身来,茫然地望住于佑安,似乎不明白他说什么,默半天,她道:“将来我死了,会不会也有这样一座碑?”
  于佑安吓了一跳,伸手想摸章山额头,伸一半处又收回。他现在是连摸一下她的勇气都没了,双手沾满罪恶,再也不能伸向这个无辜而又可怜的女人。
  如果他不动那种心思,如果他不告诉尚林枫那个电话,如果……
  没有如果,一切都不可逆转的发生了。
  于佑安想哭。为死去的人,也为苟且活着的人,更为自己,为所有挣扎在官场中的人。
  这天他们下山时遇着了李响,李响面如枯槁,他是去拜佛的。山南面有座庙,供着一尊菩萨,据说是康熙爷手上南州一大臣出资修的,很灵。于佑安也拜过,南州不少人都在拜。
  李响远远地看见他们,头一扭,装作没看见远去了。于佑安假作提鞋,故意磨蹭了会,等抬起头时,就看到杜育武和安小哲急匆匆朝他走来。
  陆明阳要去北京。
  节会有项重要工作,要请北京方面的专家和领导出席,给南州增光添彩,这事之前交给于佑安的,于佑安也确定了日期和行程,陆明阳突然改变工作计划,要亲赴京城,于佑安作为陪同,跟他一道去。
  要上飞机时,于佑安忽然发现谷雨也来了,笑盈盈的远远冲他笑。于佑安赶忙过去,从谷雨手里接过包。
  “这么巧啊小谷,赶到一起了。”陆明阳像是才发现谷雨似的,笑呵呵说了一声,同时把目光扫向于佑安,于佑安赶忙说,“怎么叫无巧不成书呢,谷台长好福气,能跟书记一起飞。”
  “哪啊,是跟于叔叔一起飞。到了北京可不能撇下我哟,要沾你们光的,是不是啊于叔叔?”
  于佑安感觉自己挨了一嘴巴,这叔叔当的,真是没大没小了。嘴上却乐呵呵道:“只要你时间允许,天天跟着我们。”
  “真的啊,那可说定了!”谷雨兴奋地叫了一声,脸上飞出两团耀眼的红。
  到了飞机上,于佑安可叫个难受,睁着眼睛吧,感觉跟做贼一样,不睁眼睛吧,又觉不礼貌。还是陆明阳体贴他,说:“困了你就眯一阵,有小谷呢,不寂寞。”他才放心地合上了眼。合上眼却不敢真睡着,随时留意身边动静,好在一路上陆明阳和谷雨也没闹出啥动静。
  下了飞机,南州驻京办唐主任带人候在机场外,于佑安因为提前防着这一着,没跟曹冬娜他们说,只装公事公办地走过去,跟唐主任几个打过招呼。三辆车子离开机场后,他给曹冬娜发条短信,告诉她跟书记一同到了北京,让她择机安排一下,看能否跟郭局他们见个面。曹冬娜很快回过来短信,说这是好事,她会尽力而为。
  下榻的宾馆就在南州驻京办对面,隔一条马路,于佑安驻十三楼,陆明阳住十八楼,谷雨说自己已有地方,不用唐主任安排。看她说的一本正经,于佑安也不好多嘴,其实心里明镜似的,唐主任拿的房牌是三张而非两张,果然,客套一会,谷雨跟着陆明阳上楼了。于佑安很感激唐主任,如果安排在同一层,那该多尴尬。
  当晚陆明阳把于佑安叫去,说这两天不用跟着他,他有私事要处理,要于佑安抓紧去部里,申遗的事千万要抓紧。于佑安连连说是,果然两天都没敢往十八楼去。第一天他去了部里,跟傅处长汇报了申遗工作,傅华年说,部里对李家堰二十二座石碑也很感兴趣,认为比篆刻更有价值,商量能不能重点保这个,把篆刻作为补充或后备?于佑安说:“一切听处长的,只要不让我落空就行。”
  “怎么会落空呢,别的不说,单是咱俩的交情,也不能让你白跑这么多趟是不?”
  于佑安赶忙掏出邀请函,恭恭敬敬递上,说书记市长再三叮嘱过的,别人不请可以,傅处长要是请不到南州,他这个文化局长就引咎辞职。一番话说得傅华年心潮澎湃,非要请他吃饭。于佑安说哪能让处长请,把处里同志都叫上,我做东,提前庆贺一下。傅华年道,我处里二、三十号人,不怕把于局长的老本吃光?于佑安道,南州那么大,怕你处长吃?说着就要傅华年给部里同志吆喝,傅华年也没怎么推辞,一一通知下去,说下午五点在德盛楼见。
  第二天本打算要去见曹冬娜,早上起床时肝那块忽然有些不舒服,隐隐作痛,坚持一会,感觉松了,可是洗漱完毕那种疼痛感又有了,很强烈。于佑安不敢掉以轻心,这毛病藏身上很久,一直没敢跟人说,就连方卓娅也瞒着。去年六月他到省第一医院查过,医生说情况不太好,建议他住院观察。于佑安坚决摇头,简单开了点药就回来了。官员跟其他人不同,有病乱说是犯大忌的,撑也要撑出健康人的样子来。据于佑安掌握,南州像他这样藏病的,不在少数,华国锐就是典型例子。但他也相信,如果华国锐至今还在舞台上,身体一定还是棒棒的,舞台比什么都重要,比药更管用。想了一会,于佑安给何大夫打了电话,轻描淡写讲了自己的症状,何大夫建议他马上到医院检查,于佑安笑说:“没那么严重,何大夫您千万别担心,这次来北京正好有点空闲,就想让您给我介绍位大夫,一点小毛病,吃点药保证管用。”何大夫说了一位医生的名字还有电话号码,再三叮嘱,查完什么结果,一定跟他说一声,那口气好像他已发现于佑安得了不治之症。于佑安笑笑,医生总爱夸大其词,强调起病情危害来就跟他们官员强调困难和阻力一样,至少要放大十倍。到了医院,于佑安很快联系到那位大夫,还好,忙活了一天,做了五项检查,算是排除了肝脏病变,医生确定是肋间神经痛,建议他戒酒戒烟,加强锻炼,不要过分劳累,注意休息,放松心情,保持乐观。
  于佑安嘴上说一定一定,心里却想,除了戒烟,其他的怕都做不到。
  到了第三天,还等不到陆明阳电话,于佑安不安了,却又不敢到楼上去。这天他哪也没去,闷在宾馆里等电话,下午四点,曹冬娜忽然来了电话,兴致勃勃告诉他,他们夫妇还有郭局跟陆书记在一起。这阵有点空闲,打电话通知他一声。于佑安忙问怎么回事?曹冬娜笑着批评他:“佑安你对书记也太负责了吧,让他跑单帮。”于佑安说,“不会呀,还有谷雨。”曹冬娜说,“就那小丫头片子啊,去北京台了,说是要请北京台到你们南州录节会。”说到这压低声音问,“那小丫头片子跟你们书记什么关系,我怎么觉得怪怪的。”于佑安说,“你说啥关系就啥关系,书记的业余爱好我哪敢多嘴。”曹冬娜说明白了。于佑安又问他们怎么会跟陆明阳在一起?曹冬娜解释说,她跟郑新源去找郭局,正好撞上陆明阳在郑新源办公室。
  “中组部马上要在中央党校办一期市委书记专训班,要求很严格,条件限得也死,陆明阳就是为这事来的。”
  于佑安长哦一声,怪不得陆明阳突然改变计划呢,原来是为这个。
  当晚曹冬娜夫妇设宴,宴请陆明阳跟郭建明,快吃饭时谷雨来了,还带来北京台一美女。宴会气氛相当热闹,大约是专训班的事已敲定,陆明阳心情很好,反客为主地提出要热热闹闹喝一场。说着就给驻京办唐主任打电话,要他拿几箱南州地方酒来。曹冬娜说书记到了北京,还不忘宣传南州,真是令人钦佩。陆明阳说喝你们的酒真不好意思,当然也是想请几位领导品尝品尝南州的酒,以后多替南州做点宣传。曹冬娜本来坚持要上茅台的,一听陆明阳这样说,也就同意。等酒的工夫,话题就围着南州展开,先是谈即将举办的民俗文化节,又谈南州深厚的文化,郭建明巧妙而又委婉地就把于佑安推到了台面上,说南州人才济济,像佑安这样的大才子,就算到了京城,至少也是司长。曹冬娜也帮腔道,佑安是做学问做傻了,不食人间烟火,哪有让书记一人到处转悠的,如果我是书记,回去就撤他的职。陆明阳自然清楚几位的意思,不表态看来是不行了,于是道:“你们都别小瞧佑安,他不只会做学问,也不光是文化方面的专家,强项多着呢,特别是综合协调与服务方面,南州跟得上他的,不多啊。”曹冬娜抢抓机遇道,“佑安你还愣着干什么,听出意思没,书记要让你发挥综合协调能力呢,酒呢,快敬酒。”
  正说着,唐主任抱着酒进了包间,曹冬娜亲自张罗,让于佑安恭恭敬敬给陆明阳敬了六大杯,说是六六高升,盼着书记早日升到北京来。陆明阳一边兴奋地喝一边客气道:“哪有自家酒自家喝这一说,佑安你连里外都不分了,应该掉转枪口一致对外。”
  “谁是外啊,陆书记要冲我们亮枪了,郭局你愣着做什么,咱们也一起上,先让陆书记缴枪。”
  饭局气氛立刻活跃起来,这天陆明阳喝得真不少,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没醉。饭局结束往宾馆送时,于佑安亲眼望见,曹冬娜将一张卡娇滴滴地塞到了陆明阳手里,还说:“佑安是我最亲的老同学,比我老公都亲,他在南州要是没出息,我可全赖您书记身上。”陆明阳借着酒兴说,“你曹首长的弟弟,我哪敢慢待,你的话就是圣旨,回去就办。”
  于佑安当下酒去了一半,压在心底的那块巨石腾就搬了,赶忙跑过去,想搀扶陆明阳。陆明阳又握住郭建明的手,说了不少感谢话,这才松开道:“欢迎你们到南州来啊,来了就找佑安,他要是招待不周,原让他当文化局长去。”
  北京之行相当愉快,该请的领导还有嘉宾一一请了,该沟通的关系也已沟通,于佑安又排除了自己的疾病,还得到了那个肯定答复,心情真是舒畅。
  谷雨没跟他们乘同一架机回来,说法是还要在北京逗留几天,于佑安估计,陆明阳是怕到海州机场后被人撞见,他还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于佑安已经开始从细处为陆明阳着想了,他想早一点进入角色。
  坐在飞机上,于佑安殷勤地照顾陆明阳,表现出为领导服务的良好素质,陆明阳一边享受一边欣赏,心里道,这人不会选错吧,如果选错,那可就贻笑大方了。乱想一会,陆明阳忽然问:“对了佑安,有件事一直忘了问,台湾方老先生是不是前段时间捐了一些作品,是你负责接受的吧?”
  于佑安脑子里嗡一声,方寸有些乱,陆明阳怎么又想起问这个,莫不是?
  略一琢磨,笑眯眯地回答:“这事一直想跟书记您汇报,方老先生是解放前出去的,当时是南州画院最年轻的画家,现在已经九十八岁高龄了,他有一颗赤子之心,对南州一直念念不忘,思乡之情很浓……”
  “说画的事。”陆明阳强调了一句。
  于佑安就不敢再绕圈子了,如实道:“是捐了一批,方老先生点名让我接受,当时应该交博物馆,老宁有病,态度也不是太积极,就由局里跟群艺馆先接受了,等节会忙完,我们就把它交过去,书记您看?”
  陆明阳往后一仰,阖上眼睛,没给于佑安答复。于佑安忐忑极了,目光一直望着那张布满悬念的脸,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陆明阳像是故意折磨他似的,竟然打起了呼噜。就在于佑安心灰意暗的时候,陆明阳突然睁开眼说说:“北京有个领导跟我说起这事,他对方老先生的画很感兴趣。”
  于佑安嘴巴张了几下,忽然醒悟过似地说:“我知道了,方老先生的画很有价值。”
  “是有价值!”
  陆明阳的声音分外洪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