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捡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午夜,是正常人休息的时候,也是孤魂野鬼游荡的时候。刺眼的路灯照不出盛夏的温暖,昏暗的灯光下,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不在少数。街头黯淡,角落里更是无光。
  “哥是维修工,工作很轻松,生活没大事儿,脚下一阵风……”
  “哥是一阵风,踪迹花丛中,片叶不得落,只因兜里空……”
  凌晨两点,叶舒背着工具包,晃荡着手里的钥匙,哼着他那不着调的小曲走在的地下车库里。下班了,心情不错,到这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毛病还蹭了顿工作餐,又一周的钱赚到手了。承包了这么多家家酒店、洗浴和健身馆的设备维护,只有在这家能吃上一顿饭,当然,能吃上不仅靠嘴,更靠脸,因为够厚。就是每次来都要走挺远这点让他很不爽,自己的座驾怎么说也算机动车,就是少两轱辘呗,设备间旁边有空车位也不让停,凭啥只能放垃圾箱旁边,而且比垃圾桶还靠边,不过看在不收停车费又不用担心丢的面上他还是忍了。
  “哎,哥是一阵风……靠!谁特么把我一阵风推倒了?”老远见到自己的摩托倒在垃圾桶旁,叶舒没了唱歌的心情,紧跑两步扶起爱车。
  “估计是厨房那几个小子倒垃圾给刮倒了,这里是监控死角,想找证据都没门,谁也不会承认,好在摩托虽破但却抗造,没啥事。今天就算了,下周再来必须找老高说道说道,不给我多整个菜我把后厨的水给他关了……”
  叶舒骂骂咧咧的骑上了摩托,大灯亮起后的光亮让叶舒有点不适应,“多按个灯能费多少电啊,黢黑的,这么大个酒店,死抠死抠的。”叶舒按了下喇叭以示心里的不满,可是这个时间整个酒店都没多少醒着的,更别说这个地下车库了。
  “嗯?”
  就着摩托的灯光,叶舒发现垃圾桶旁边有个黑影动了一下,再仔细看,好像是个人。
  “谁?”
  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叶舒下了摩托上前一看,确实是个人,从背包里抽出手电一照,还是个女人,穿的还挺暴露,上身的衣服遮不住肚脐,下身的裙子够不到膝盖,不过身材真的不错,可惜了。叶舒对这种打扮的人不陌生,这里楼上是温泉酒店,隔壁是酒吧,这类打扮的不在少数,不是受刺激的就是找刺激的要不就是为人提供刺激的。地上这位明显就是后面那一种,因为前面那两种很少这个时候落单的。
  叶舒蹲下身又看了看,拿手电晃对方眼睛都没多大反应,浓妆艳抹的看不出本来面目,“没多大酒味啊,醉成这样?也没受伤啊,不会是让人下药了吧?”
  叶舒心里一激灵,他听人说夜店里就有一类人专挑落单的女子下手,可看她这打扮应该不用药也能得手啊,难道是没钱了……还是就好这口的?看情形这是没得手啊……
  叶舒拿手电捅了捅女子,“哎,能听见吗?”叫了几遍没反应,用力也没啥动静,叶舒就差拿改锥扎了。最后叶舒实在没办法了,摇了摇头,“找警察吧,你这职业也见不得警察呀,而且我也不愿意找他们。这个点儿,这里的员工也都下班了,够呛能找到认识你的,真不愿意管你这样的……算了,这两天新闻报道有两个年轻女子被害的了,还是帮你一回吧,万一真有歹人呢。”
  叶舒拉起女子把她抱到摩托上,可是女子此时真的软若无骨,一点反应也没有,更不能坐,只能自己往后串一下让她趴在前面的油箱上,个子还挺高,只有将她的手和脚也给按住点,这样才能保证一路上她的双手不至于被磨光。
  骑一段就要重新归拢一下,比干活还麻烦,好在自己住的地方离的不远,走小路很快就到了。大街上此时也没什么人,何况这小路,即便有人听到摩托声也都躲的更远,生怕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扰,所以一路上并没有让别人发现引起什么误会。
  公寓一层静悄悄的,只有前台处亮着灯,这个时间没人了,老才在小屋里睡觉,咕噜声在门外都听得见,叶舒直接将女子抱上了顶层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叶舒想把女子放下,但女子此时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有了动作,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脑袋还一个劲的往他怀里扎。
  “什么情况?”
  叶舒费了些力气才把女子从身上摘了下来把她放在沙发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汗。甩掉背上的工具包,叶舒一头扎进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
  从洗手间出来后,叶舒傻眼了,沙发上的女子两眼紧闭,两只手正一上一下扯这自己的衣服,小衫下扯,裙子上撩,形象很不雅观。
  “你在干什么?”叶舒忙上前拉住她正用力的两只手,再扯下去就辣眼了。结果女子挣扎了两下却挣开了叶舒的手,并且一下搂住了叶舒的头眼睛都没睁开,嘴里一直喊着“热”,而且头也凑了过来,要去吻叶舒。
  “靠,药性这么强!”叶舒知道这女的一定是中招了,自己可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人,不过想想女人的职业,恶心一下就盖过了冲动。两手按住女子的脸不让她靠近,然后突然一用力按下女子的双臂,另一只手拦腰将女子锁住,一挺身将女子夹了起来走向洗手间,把女子扔在了地上,拿着莲蓬头打开冷水给她降温。
  这是叶舒从小说上学的,小说上讲的清楚,如果中了催情一类的药物,没有解药的,一个办法是释放情欲,可自己也不至于为了救人把自己搭进去啊,看女子这打扮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自己可是正经八辈的处男,另一个方法就是用冷水去刺激中毒的人,药劲过去就好了。
  这么一弄倒有起了效果,冷水一浇女子身上洒落了一些汤汤水水,但也安静了下来,嘴里也不喊热了,片刻之后倒在地上又睡了起来。见这个方法奏效,叶舒长出了一口气,这么伺候着也不是办法,于是将女子抱进角落的浴缸,打开浴缸的龙头她她泡了起来。
  泡了将近一个小时,叶舒把卫生间已经打扫了一遍,期间女子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叶舒估计她这是中毒不深,冷水一刺激就好,担心时间太久把她冻感冒,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舍出自己从酒店顺回来的一条浴巾将女子包好,把她在发在沙发上,至于她身上的湿衣服,反正加起来也没两件,自己也不方便去脱,就让她穿着吧,大夏天的也不至于冻着。浴缸里的水叶舒没敢放掉,他怕女子的毒排的不彻底,如果她再有什么动作,那一缸水还用的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