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她是警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舒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觉是睡不成了,从橱柜袋子里舀出点大米洗了洗倒进电饭煲,看了看亮着灯的卫生间又多洗了一点。煮上了粥,从电脑桌下面拿出笔记本,浏览了一会网页,然后叶舒便开始在各个广告网站更新信息。
  “泳池水处理设备设计、施工、维护……”
  “温泉泡池水处理设备设计、施工、维护……”
  “桑拿汗蒸设备设计、施工、维护……”
  ……
  在叶舒更新广告信息的时候,女子收拾妥当后从卫生间出来了,站在叶舒身后看着他发布信息。看着他发了半天的广告内容,大到方案设计,小到疏通下水道,形形色色的广告,女子禁不住的问:“这些活儿你都做?你倒是个全才。”
  “废话,不干活拿什么吃饭。”叶舒刚要讽刺两句女子,结果看到女子的穿着后立马脸色不好了,“我的短袖和运动裤,你怎么还穿我衣服?”
  女子闻言脸色通红,转而两眼一瞪,嗔怒道:“干什么大喊大叫的?我衣服被你弄的又湿又破,还怎么穿。穿你件衣服怎么了?多少人送我衣服我还不要呢……”
  女子倒打一耙,叶舒无语了,被女子说的好像一切错都在自己,是自己害的她落得这幅田地,她穿了自己衣服自己应该去欢呼。但这两件衣服是叶舒买的正品,每件都千八百的,在他的所有行头中已经是最贵的了,不然也不会洗了后挂在卫生间里晾,挂阳台上怕丢。女子虽然个子不低,但穿叶舒这个东北大汉的衣服还是太大了,即便她身形略微丰满,但衣服穿着身上还是松松垮垮的,身前的那个凸起说明她里面是真空的,见此叶舒也没法让她脱下来,暗道:“还好,洗手间里还有个耐尅的背心没给她穿走。”
  可惜自己的衣服了,叶舒只能忍了,一指沙发,说:“坐那坐会儿吧,这点儿也没公交。”说完继续发布自己的消息,还有好几个网站需要更新呢。
  女子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情形,屋子不小,但屋内都是些陈旧的家具,还有一些工具,很多都没见过,东西很多但摆放的很规矩。随手摆弄着问:“你就靠这些赚钱?”
  “怎么的?”叶舒扭头看了眼女子,听她的口气好像有点瞧不起自己职业的意思,不屑的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我靠手艺赚钱怎么了,也对,和你两腿一张,两眼一闭就赚钱的职业没法比。”
  听到叶舒还这么不阴不阳的讽刺自己,女子气急的辩解道:“我不是小姐,我是……”半天也没说出来她是个什么。
  见女子语塞,叶舒呵呵一笑,“你是啥呀?”见女子双拳紧攥,两眼喷火,叶舒忙收起笑容,但还是略带惋惜的劝说:“你为什么非要做……做那个呢?以你打我的身手看,你有点能耐,找个健身中心做个教练都行,加上你的模样,一定能吸引不少男会员,再上几节私教,赚的一定不少。哎,可惜了!”
  “我说了,我不是小姐。”
  “对,对,现在社会上没有小姐,官方说法是失足女,你们行内叫公主,对,不是小姐,太俗。”
  见女子眼神中充满杀气,叶舒不再多嘴,转过身继续发布自己的广告。女子在他身后愤愤的看了一会儿后拿起角落里的工具看了看,不认识也不敢乱动,闲来无事又四处看了屋里的摆设。
  “这里的家具好像都是旧的?”
  “废话,捡的还能有新的?这屋里除了我,都是我捡回来的,包括你。”叶舒头都没回,继续摆弄着电脑,这个电脑不是捡的,是从老才那换的,就是已经不知道是几手的了,风扇比音响还响。
  “哦……”女子答应了一声,难得的没有生气,好像认可了叶舒的回答,不过也是,这些东西又不能是祖传的,好像只有说是捡来的才有人信,就像她自己,确实是被捡回来的。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叶舒终于合上了电脑,揉了揉头,去洗手间洗漱了一下,一夜没怎么睡,好在年轻,影响倒不是太大。
  粥熬好了,叶舒从橱柜里拿出了一大一小两个碗,分别盛满了粥端到了茶几上,招呼女子过来吃饭。
  女子看着茶几上熬得粘稠的白米粥和一碟子不认得菜,咧嘴问:“就吃这个?”
  叶舒看出了女子的嫌弃,“就这个,爱吃不吃。”说着加了点咸菜扒拉了一大口粥,心里一阵鄙夷,“估计你就是挑客才被下药的”。
  米香动人,女子一夜没有吃过东西,肚子一经勾引便“咕噜噜”回应,拿起筷子也学着叶舒的样子夹根咸菜放在碗里,然后和粥一起送入口中。
  “嗯!”
  热粥入口,夹杂着爽口的咸菜竟然这么香,女子不用请让,一口咸菜一口粥便吃了起来。很快一碗粥便见底了,女子又夹了一根咸菜吃,才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这是什么菜?这么好吃,还这么清脆,粥也香。”
  叶舒像看白痴似的看了眼女子,“萝卜干你没吃过?”没想到她竟然不认识这个,不过很快也释然了,做她这行的都是怕苦怕累,一心想着不劳而获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很正常。
  “很好吃。”
  “好吃就吃吧,不要钱,估计你也没有,粥还有,想吃自己去盛。”
  女子果然又去盛了一碗,又一碗,本来叶舒就是客气客气,以为一个女人吃不了多少东西,结果他小看了这个女人,她吃饭和打仗似的,狼吞虎咽。叶舒抱着个大碗吃的慢,等他吃完一碗在去盛的时候,发现粥已经没了,锅里比刷过还干净,女子正仰头往嘴里倒最后一点粥。
  叶舒一阵苦笑,“没想到还是个吃货。”
  女子也觉得不是意思,主动帮着收拾碗筷,让叶舒忙别的去,刷碗刷锅她管。叶舒觉得她干点活是应该的,也没有客气。
  叶舒换双运动鞋后拉开窗帘,推开阳台的门上了楼顶,他住的是楼顶唯一的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违建,反正没人管。楼顶是他锻炼的地方,现在这个时间没人,等白天的时候这里就成了楼下那些房客晾被子的场地。
  活动下筋骨,叶舒在楼顶跑了两圈,刚要打拳,发现女子也出来了,竟然还没经自己允许就顺了自己一件外套穿上了。女子伸了伸腰肢,抬了抬脚,穿的高跟鞋不方便做动作,干脆停了下来。
  “你这住处不错,送这么大的露台。”
  “不花钱的地方还挑什么。”
  知道她是故意挖苦,叶舒不想搭理她,自顾自的在楼顶左一步右一步的绕着圈子,手上一会儿拳一会儿掌的打了几下,最后摇摇头停了下来。
  女子微微一笑,问道:“你这摇摇晃晃练的什么?有点八极拳和通背拳的影子,好像还夹杂了点形意拳的套路,却又哪个都不像,看着不伦不类的又像有些章法。”
  叶舒撇了女子一眼,没好气的回道:“不懂装懂,这是流氓拳。”
  “什么?”女子没听明白。
  “遇到流氓能反抗,遇到弱的能耍流氓。”见女子还有话要问,叶舒直接问:“你什么时候走?这点儿有早班车了,能到地铁站。”
  “刚才给朋友打了电话,一会儿朋友来接我。”
  叶舒很是诧异,打量着女子问:“昨晚我也没看到你有手机呀,你拿啥打的?”
  “我昨晚发现被下药后跑的着急,包和手机都丢了,刚才我拿你桌上的手机打的。”
  “我手机有锁。”
  “屏幕上L形的手指印,谁看不出来,防傻子都够呛。”
  “你……”自己竟然被嘲笑了,叶舒很无语,直接转身回了屋子。
  屋内被女子大致的收拾了一下,看着比昨晚强了些,看来还不完全是个废物。叶舒带上耳机闭上眼听音乐,女子则自来熟的打开电视看电视,两个人互不干扰。一个盼着快点走,一个等着快点走。
  七点刚过,叶舒的电话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叶舒正狐疑这么早就来活了?女子一把夺过手机接了起来。
  “你到了?行,我马上下来。”两句话,女子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火急火燎的开门跑了出去。
  “哎,我的手机。”
  发现手机被女子带走了,叶舒起来去追,他不着急,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女子,老才一定会盘查的,不占点便宜都对不起他的性别。锁门时发现洗手间门口有了个纸袋,打开看了一眼,是女子换下来的湿衣物,叶舒才不想让这些东西污染自己这里,禁着鼻子拎了起来。
  老才让叶舒很失望,因为楼下门户大开而且就他一个人,根本没那女人的影子。叶舒很生气,兴师问罪的问道:“人呢?怎么就放跑了?没看到那是我的衣服吗?”
  老才回瞪了叶舒一眼,“废话,我惹得起吗?”
  “啥意思?”
  “她是警察。”
  叶舒顺着老才的手指方向看去,确实,一辆警车绝尘而去,现在也一点不难解释为什么那女人有那样的身手了,就是不知道为啥她昨晚那身打扮,难道也是兼职。嗯?车又杀了回来。
  老才见警车又开了回了,叨咕了一句,“这是回过味了。”便去放卷帘门,见叶舒愣愣的站在那,大声催促道:“愣着干啥,从后门跑啊,非礼警察,你还想进去……”
  令他气愤的是叶舒并没有动,更让他绝望的是那女子一弯腰从卷帘门下进来了。
  “关门干什么?”后面进来的开车女警问到,老才就是看到她给楼上下来这女的敬礼才确定穿叶舒衣服的女子是警察的。
  老才贱贱一笑,“嘿,警官,我是怕他跑了。”事已至此,朋友该卖就得卖了。
  “嗯?”女警一阵疑惑。而那女子则是噗嗤一笑,明白了店老板的意思,从叶舒手里抢过了那个袋子,同时掏出叶舒的手机在叶舒眼前晃了晃,“我手机坏了,你这个先借我用,昨天的事……谢谢你了。”挤出一丝微笑,但见叶舒面无表情,女子笑容一敛,抬起脚照着叶舒的脚面踩了一下,对着疼的咬牙切齿的叶舒说:“记住,我是警察,不是鸡。”然后转身得胜般的走了。
  自始至终,叶舒一句话都没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