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不是英雄也救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望着绝尘远去的警车,老才重新打开了店门,扶墙走回前台里,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嘬了一口,吐出长长的一股烟气。
  “吓死老子了,大早上听你楼上动静挺大,你不会是用强了吧?你说你年轻气盛的,素了半年了,带个女的回来,我能理解,可怎么一开荤还整个女警回来,你憋疯了?”
  见叶舒不说话,老才推了推叶舒,“说话呀,吓傻了?你都怎么人家了?不会回头又把你弄进去吧?”
  叶舒回过神儿,从老才手里抢过烟毫不嫌弃的吸了一口,白了老才一眼,“别说的别人都和你一样好色又胆小的,她什么人和我有一毛钱关系?”
  老才一听叶舒的轻松口气,顿时泛起了八卦之心,“咋的?难不成你俩还有点我不知道的故事?一见钟情?但你可想清楚,她是警察。”
  看着老才一脸的担心,叶舒心里一阵苦笑,老才就这德行,好事还天生的胆小,特别对不起他那张猥琐的脸,简单的解释道:“她就是昨晚上喝多了被我捡回来了,早上她喊叫是因为她醒酒以为遇到坏人了呢,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精彩。”叶舒没敢说自己一直把人家当做失足女了,怕老才知道后又担心女警会不会报复。
  “真的没干啥?”老才还是不太相信。
  叶舒朝着老才脸上喷了一口烟,“滚犊子,我不像你一脑子龌龊,天天想着那点事儿。”说着,叶舒朝着前台后面的房门紧闭的小屋子一努嘴,“要不,让你的好妹妹给我检查检查,看我弹药是否充足?”
  叶舒所说的好妹妹是老才的相好,一个做推销住在这公寓姓郝的女子,推销的是什么叶舒不太清楚,反正她把自己成功的推销给了老才,成了他的好妹妹,当然,成了妹妹了,房钱自然没人再提了。
  “滚蛋。”老才笑骂着怼了叶舒一下,“我是怕你惹到警察。”
  “切,还挺独。”叶舒嘿嘿一乐,抽着烟转身上了楼,“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捡回来的时候谁知道她是警察?”
  “等一会儿。”老才叫住了叶舒。
  “干啥?同意了?”叶舒扭头笑着问道,满脸淫笑的扫了眼那屋子的门。。
  老才抄起火机扔向叶舒,“滚蛋,刚才103那人说坐便器不好用了,你一会给看看去。”
  “知道了。”叶舒接着上楼。
  “你倒去看啊。”
  “一会的,昨晚没怎么睡,我先回去眯会儿。”
  “睡死你……”
  叶舒住在这里是不花钱的,因为他还担着老才这家公寓的水电维修工作,用他的话就是“虽然我是兼职,但也只让你包住,没让你包吃啊。”当然,即便叶舒什么也不干,老才也会让他一直住下去,毕竟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常言道“同学情、战友情,天下第一情”。说起叶舒和老才的关系,虽然没有同学情战友情那样同甘共苦的高尚,但也是共患难的情意——他们曾是狱友。他们不喜欢警察的原因也是为此,同命相连的两个冤大头,对警察自然畏而远之。
  103坐便的冲水阀坏了,下午的时候叶舒直接给换了一个,换下来的被他拿走了,回头修修还能用,这是老才喜闻乐见的。
  手机被征用了,网上发布的消息也算白发了,有人咨询也联系不到,就算那个女警帮着接了,生意也是黄了。一天没听过电话铃声的叶舒很不习惯,一天没出门,晚饭也是在老才那蹭的。
  晚饭时听老才一顿分析,叶舒觉得自己的手机可能回不来了。想想自己的工作,叶舒咬咬牙,打算明天买个手机,重新再办个号。至于原来的手机号,不能办挂失。叶舒认为老才说的很有道理,人家女警正用着手机呢,突然用不了了,不管耽误没耽误人家的事,罪过都不轻。那可是他们本来就躲都来不及的主儿。那个手机是叶舒毕业刚工作时买的,不值什么钱,如果舍弃了手机能省去麻烦,他们认为那还是很划算的,只是白瞎了里面存的一些东西,都是叶舒的纪念,好在电脑里有备份,不然叶舒怎么也要拿回来。
  第二天上午,叶舒便坐着门口的公交出去买了部手机,又重新办了张卡,然后火急火燎的回到公寓,将发布的广告信息一通修改,把新号码填了上去。没办法,这是他的生活来源,早修改就能早接到业务电话,才能少点损失。
  可惜,事与愿违。叶舒等了一天也没人打电话咨询业务,倒是接到两个客服电话来推销套餐的。而且这样的日子还不止一天,连着两天手机都没响过。这些叶舒都归罪于那个女子,圣人都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因为捡到她,所以运气才差。好在还有那几家定期去维护的,不然真的一点进项都没有了。
  周五的晚上,叶舒跨上他的“一阵风”出发了,今天他要去“爽动健身中心”做维护。那个地方叶舒每两周去一次,由于结款时对方总找理由拖两天,所以叶舒每次也是在他们要闭店的时候就去,不像别的地方去的那么晚,虽然是耍点小脾气,但也有职业操守,工作尽职尽责,没有故意做什么损人利己的勾当。
  “爽动”的泳池在这栋建筑的地下一层,叶舒不清楚泳池这个行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见过的大多数泳池都是在地下。设备间在夹层里,因为现在还没到歇业的时间,不能从上面走,只能从地下二层的车库绕楼梯进去。
  这栋楼的停车场是共用的,要单独收费,所以而叶舒的“一阵风”没有入内。燕京内不舍得花停车费的估计除了叶舒没有几个,因为此时车库内有不少车在那挺尸,有的都快成僵尸了。
  “啊!你混蛋……”
  突然,那堆挺尸的车里传来了一阵喊叫。叶舒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上班的时间很少遇到喘气的,尤其还是在这种地方。就连附近的“僵尸”也有被这声音叫醒的,闪烁着车灯,“嘀嘀”的叫着营造着气氛。
  “放开我……”
  循着声音和光亮,叶舒终于在一辆车的车门处发现了一个黄发男子正在往车内推搡一个女子,女子衣衫不整,手拉着门框,身子已经有一半被推进了车内。
  “我C!你大半夜的竟敢强抢民女。”
  叶舒紧跑几步绕到附近,见那黄发男子还在全神贯注的行凶,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于是甩掉背包在后面照着男子的后腰就是一脚。
  一脚下去,整个车库都安静了,僵尸车安静了,女子不叫了,男子也不喘了,因为两人都被叶舒一脚踹进了车里。
  叶舒上前拉住黄发男子的脚腕将他从女子身上拉了下来,直接扔到了地上,然后又将女子从车内搀扶了出来。
  “没事吧?什么情况?”
  女子年纪不大,至少没叶舒大,看样子是被吓坏了,身子不住的哆嗦,拉着叶舒的胳膊就像拉住了一颗救命的稻草,用力的搂着,满是哭腔的说:“他,他要非礼我……”
  叶舒眉头一皱,心道:“燕京现在治安这么乱吗?才几天就遇到两回了。”
  没等多问,地上的黄发男子已经站了起来,对着叶舒怒吼:“#¥#%……#¥%”
  “什么意思?”叶舒没听懂,接着车库内的灯光看见对方眼睛泛蓝光,叶舒才发现他还是个进口的流氓。
  “你不要多管闲事,滚蛋。”黄发男子突然来了句中文,还挺标准。让叶舒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叶舒着来了脾气,给了黄发男一巴掌,“你丫的让谁滚蛋呢?这是燕京,国内还多少剩男呢,轮不到你个洋鬼子在这儿装大爷……”越说越气,叶舒上去一脚踹在黄发男子的腹部,又将黄发男子踹倒在地。
  黄发男子没想到叶舒说动手就动手,事前也不打个招呼,这一脚踹的他缓了半天才能动,刚扶着车站起来,结果刚才被他欺负的女孩又冲了上来,一阵拳打脚底揍得他直接抱头趴在了地上。
  有了撑腰的,女子现在也不是刚才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十足的一个母老虎,嫌打的不解气又踢了黄发男子两脚,“敢打我的注意,你是没听说过中国古代有太监这个职业吧?”
  幸好黄发男子现在是趴着,不然那两脚很有可能直接给他做绝育。
  叶舒见那黄发男子如此不堪一击,怕女子一时紧张再加上激动下手没个轻重,再弄出来一个国际纠纷,忙拉住女子离的远点,又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女子,“喝点水,压压惊。”
  女子看了眼瓶子,没有接。
  叶舒知道她是嫌弃了,解释道:“新买的,干净的。”
  “我只喝进口矿泉水。”
  “那算了。”自讨没趣的叶舒悻悻的把水装了回去。
  “什么人在那边?”
  这边刚才的动静太大,保安闻声也找了过来,而且在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见事态不是他能解决的,便通知了上面,不一会保安队长带着三四个人过来了。
  保安队长问清缘由后便问当事人,“你什么打算?公了还是私了?私了就把他带到保安室,你们定个赔偿明细,公了的话就直接报案吧。”
  女子眼睛一瞪,“我用不着他赔偿,报警吧,让警察去收拾这种人渣。”
  “行,听你的。”保安队长派手下的保安去打报警电话,这里的信号不太好。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叶舒不想见到警察,不然还要浪费一番口舌。
  “哎!你等等。”女子拦住了叶舒,“你走了算什么事?一会儿你和警察说下经过。”
  叶舒没想到这个女人说话这么不客气,心里有些不痛快,捡起背包打扫了一下背在身上,看也没看女子一眼,“你自己没长嘴吗?我还忙着呢。”
  “你……”
  叶舒头也没回,直接走了。走到楼底拐弯的地方,叶舒听到身后一阵汽车的轰鸣,然后是一阵尖叫,一辆汽车狂奔而去,然后就剩下那女子和保安在那跳着脚的骂。
  “真够笨的。”叶舒拐弯上了楼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