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轻伤不许下火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谭笑累坏了,吃过了面条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叶舒很不情愿的刷过了碗筷,然后捅了捅睡梦中还吧唧嘴的谭笑,“要睡回你房间睡去。”
  她在楼下都开好了房,就住在“好妹妹”当初那间,有床睡何必睡沙发。
  “啊?啊。”
  谭笑迷迷糊糊的起来,开门出去了,然后在叶舒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拎着门下楼去了。
  “她不仅破门,还带走。”
  对此叶舒只能忍了,谁让自己惹不起呢,平日里的谭笑他都不敢惹,何况现在睡梦中被自己叫醒呢,万一起床气爆棚可就遭了,忙下楼将楼梯口的铁门锁好,只希望她最好将门拿回去当被子盖。
  叶舒没等来谭笑的愤怒,因为叶舒在她没醒的时候就被“爽动”的老郑请走了。确实是请走的,因为他亲自打车来接的。毕竟他忙着修好水泵,三天的时间对他来说太少了,只能将叶舒请到现场做指导。
  在设备间里,老郑按照叶舒的指挥,清洗泳池管路和水箱,然后又开始卸阀门、拆电缆、拆水泵、换水泵、连管路、接电缆……
  叶舒眼里很容易的活儿,被老郑干的费劲又费料,一米的管道能支出半米的弯,叶舒都恨不得将他踹水箱里去。终于,在半夜十分,老郑换好了三台水泵,其中的电缆还是叶舒给接的,因为他实在是怕将来维护水泵的时候被电死。而老郑也放心让叶舒帮忙,他相信自己家那位祖宗不会为难叶舒。
  老郑千恩万谢的请叶舒在附近大吃了一顿,花费不小,饭后还想请叶舒弄点其他男人喜闻乐见的项目继续表达谢意,但看到叶舒那半边身子,老郑打消了想法,塞给叶舒个红包,叶舒半推半就的收下了,这两天要用他的地方不少,如果不收下,老郑今晚一定会失眠。
  回到公寓,发现楼梯处的大铁门被打开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老才干的,别人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到了楼顶,房门已经被安好了,叶舒开门进屋,茶几上有些吃剩的外卖,不用想也知道这里被某人当成餐厅了。
  上午起来,叶舒熬了点粥,煮了两个鸡蛋,他不敢再指望那位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警官能把自己照顾好了,自己虽然手脚不利索,但至少不能饿着,指望那位,可就未必了。
  果不其然,等粥熬好了也没见那位警官上楼给他送早餐,连外卖都没有。直到吃到一半的时候才听得外面有动静,叶舒立马像痊愈了一样冲到门口,将门打开。
  谭笑拳头举在空中没落下来,惊讶的看着热情好客的叶舒竟然迎到了门口,“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还没敲门呢就来开门了。”
  叶舒讪讪一笑,没敢说自己是怕她把门再给拆了才这么痛快来开门的,很是绅士的让到了一边,做出欢迎的动作,“请进。”
  谭笑“噗嗤”一笑进了房间,见茶几上已经杯盘狼藉,不悦的问道:“你吃完了?”
  叶舒没想到她会因为这个掉脸子,连忙解释,“我以为你这个时候已经上班了,没准备你那份,不好意思……”
  “谁用你准备了,不是说了你这段时间的生活起居由我负责吗,还自己吃上了,怎么的?嫌我照顾不周啊?”
  叶舒没想到她是因为这个,可是昨天中午也是自己做的呀,而且她还吃了呢,怎么抢自己面条的时候不说自己照顾不周呢?忍着脾气,叶舒强颜欢笑道:“警官,我以为你工作忙,怕耽误你工作,才自己弄了一些。而且,你看现在都已经……我饿的早,只是垫吧了一点。”
  叶舒话虽委婉,但该表达的都表达了,谭笑听了却不乐意了,“说到底还不是嫌我照顾的不好?”
  “真没有。”
  “没有?”
  “没有。”
  “那好,我点了外卖,一会到了你都给我吃了。”
  ……
  谭笑说的严肃,执行的也很认真,盯着叶舒吃完了三笼包子、一笼饺子,喝完了两碗豆腐脑,脸上才露出笑模样。
  “这就对了,别辜负我一片好心,麻利儿将伤养好大家都高兴。”
  “一定,一定。”叶舒说话都不敢大声说话,怕吐了。
  “你还挺能吃的,把我那份都给吃了,下次我还要多买点。”谭笑得胜般的走了,只留下叶舒欲哭无泪。
  “啥!不都是给我的?撑死我了……”
  让叶舒欲哭无泪的不仅是谭笑,还有孙爽。她不知道怎么就得知叶舒昨晚帮助老郑干活了,非说叶舒不讲究,伤好了还不帮她收拾家里的泳池,叶舒解释半天才说明白自己是轻伤不下火线。结果孙爽真的让叶舒实现了轻伤不下火线,直接道公寓将叶舒接回了家里,让叶舒立马开工,叶舒非常怀疑自己是中了老郑和孙爽的道了。
  叶舒满脸黑线的看着孙爽,“大姐,你让我干活也要等我准备好材料啊。”
  孙爽一点不为所动,“要准备你就准备呗。”
  “你把我弄这儿来,我怎么准备?”
  “那怎么准备?”
  “我给卖电极的打个电话,让他们把电极快递发过来。”
  “那要多久啊?”
  叶舒不清楚她为什么着急,问道:“你着忙用吗?”
  孙爽点了点头,“嗯!我朋友过两天从国外回来,我要为她帮个泳池派对。”
  “那等两天能怎么的?”
  “不行。”孙爽很是坚决,表情严肃的看着叶舒,“我这个朋友是我的发小,我们俩从小比到大,我既然答应她回来就为她办个泳池派对,就不能延期,我丢不起这个人。”
  叶舒很不解的摇了摇头,“这是什么塑料姐妹花啊。”
  对于叶舒的话,孙爽听都不听,“我不管,到时候泳池派对必须举办,你加班加点也要给我弄好。”
  “泳池里的水还排净呢,池子也要刷呀。”
  叶舒刚提出质疑,孙爽就将“宋阿姨”叫过来,让她下泳池刷池子。“宋阿姨”很听话,二话没说就跳下池子,到了水里才发现自己是空手下来的,忘带工具了。
  叶舒很庆幸自己没有为了她那三万块钱卖身给她,不然以她这脾气自己真的可能“有命赚,没命花”。抱怨归抱怨,还是要帮着订电极,而且还要求发特快的,他实在不敢想象耽误了孙爽办泳池派对的后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