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派对开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游泳池的清理很麻烦,首先要排空原来池内的脏水再刷洗池壁,刷干净后还要多次冲洗,不但泳池内,连设备间内的水箱里也要彻底清理,保证池内和管道内没有脏东西存留才行。
  只靠“宋阿姨”一个人干这些活,两天也干不完。孙爽打了一个电话,不知道在哪又过来一帮人,干活很是麻利,没到天黑就将泳池清洗的干净如新,缝隙内没有任何残留。叶舒怀疑如果孙爽点点头,她们能把游泳池里的马赛克擦成一个颜色。
  这些人忙完就轮到叶舒忙了,拖着不太灵便的身子在设备间内不停的忙活。首先为游泳池补水,这么大的泳池,没个一天根本补不满。补水的时候不用看着,他还有检查其它的设备,等水位到了他就要将设备运行起来,将泳池的水温升上去,这也是个费时间的工艺。至于消毒器的电极,只能等到货了才换,但没有它一点也不耽误别的。
  用了两天时间,叶舒吃住都在这里才彻底将孙爽家的泳池搞定,该安的安完了,该调试的也调试好,水质达标,水温正常,水里的铜银离子浓度在运行一段时间就升上来了,根本不影响使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屋内湿气太大,不知道谁给设计的,泳池空间没做除湿系统,只靠天井的活动幕顶通风来解决,夏天还好,冬天就有的受了,那时一定会仙气缭绕。通风能散发掉湿气,同时也排掉了室内的温度,也不知道他家以前是怎么用的。叶舒把他发现的问题说了,孙爽才知道那不是厂家故意设计的冬日氛围,想让叶舒帮着改善,可也只能等她办完泳池派对再说。
  晚上拖着劳累的身躯回到公寓,房门大开,谭笑正在他的房间内,叶舒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在自己房里的时间已经超过自己这个主人了。
  桌上依旧摆着外卖,还是一直吃的那家的,叶舒怀疑她是不是不知道别人家的订餐电话。餐盒都没有打开,看来是在等自己回来。
  “你还知道回来?”见到叶舒,谭笑便满脸怒气。
  “废话,我不回来住哪儿?”几天接触下来,叶舒对这个女警官少了敬畏,说话也像刚见面时那样随便。
  “这两天去哪儿了?”谭笑审视着叶舒,像是在审犯人,也像是老婆在审几日不见踪影的老公,有怒气,也有怨气。
  “别人家的泳池有问题,我帮着看了看,她着急用,就加班加点给弄了弄。”说着,进了洗手间洗了洗手。
  谭笑见状更是冒火,冲进去就把叶舒拉了出来,“你疯了?手上的伤好了吗就沾水?还能出去工作了,你痊愈了吗?怎么的?玩自残,打算一辈子赖上我了?你痛快好,姑奶奶不是你的保姆……”
  叶舒这两天忙起来就忘了疼,如果不是谭笑提醒,都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伤,现在被谭笑训斥,心里很是尴尬,连忙解释,“忘了,忘了……”可惜,谭笑那眼神却剜的他肉疼。
  回到房间看到外卖,忙转移话题,“我饿了,快点吃饭吧,你也没吃呢吧,快过来一起吃。”打开餐盒摆正,伸手去拿筷子,忘了自己右手不方便。筷子还没拿稳就被抢下去了,餐盒也被盖好重新放回了口袋。
  “吃什么吃,既然能开工了就自己做饭吃,我买的宁可喂狗。”谭笑拎起袋子就往外走。
  “什么情况啊?”叶舒有些懵,看到谭笑真开门出去了,忙大喊:“哎!那是你们队里买给我的,你无权处置。”
  谭笑回头瞪了叶舒一眼,“啪”的一声将门重重关上了。
  叶舒不知道她为什么发这么大火,但自己确实饿,很后悔没在孙爽家蹭一顿饭再回来,人家还真邀请了,不要请吃饭,还让自己在那住呢,可惜自己坚持回来,还饿着肚子,没办法只能烧水煮面。
  面煮好,卤备好,端上桌准备开动,结果门开了,谭笑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坐到桌前,表情凶狠的看着面碗。
  “干啥?我真吃饭呢,你扔你买的那份就行了,面是无辜的。”叶舒生怕这位姑奶奶火气没消再把面条给扔了,想伸手去护着,但看到谭笑那眼神,叶舒把手又缩了回去。
  “再给我拍个黄瓜。”
  “啥?”听到谭笑的话让叶舒有些一时接受不了,看着对方呆呆的问了一声。
  谭笑杏目圆睁,低吼道:“你聋么?这碗面归我了,我让你再给我拍个黄瓜,多放些蒜。”
  “你不是说我有伤,不让多动么。”叶舒嘟囔了一句,没敢太大声。
  但还是被听到了,谭笑很不高兴,“废什么话?能给人修泳池,就不能做饭了?快点,你不饿我还饿呢。”
  “饿你还把吃的扔了。”叶舒表示了一下不满。
  “还顶嘴。”谭笑眼睛瞪得更厉害,“昨天的剩饭,早坏了,你想吃自己去楼下捡回来。”
  “啊!坏了?”知道自己误会了,再看谭笑,板着脸也透着可爱,叶舒不再说话,很是乖巧的去洗黄瓜,面不够吃又重新煮了一锅。
  谭笑的气消了,随着锅里的面条一起消失的。吃饱后没在让叶舒动手,她把碗筷都刷了。坐在沙发上很不注重形象的拍了拍胸口,直到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嗝……你后天上午和我去趟队里。”
  “干啥?”叶舒问到,他反感去那里,小时候听人说好人才不会去公安局,长大了以后他也清楚了,好人确实不会去公安局。
  谭笑听出了他的满不情愿,白了叶舒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别那么不愿意,你爱去不去,没人求你。”
  等了一会儿,叫叶舒没有动静,她再次说道:“你那**青年评下来了,明天去领一下。”她了解叶舒和老才的德行,怕叶舒不去,补充道:“有证书,还有奖金,包括你上次协助队里侦破泳池溺水案,都有奖励。”
  果然,叶舒听到有实惠眼睛立马就亮了,凑到谭笑身旁问:“有奖金,那能奖励多少啊?”
  谭笑撇着嘴往后躲了躲,“那个评的我不知道,至于协助破案的,以往能为案件提供重大线索的一般都奖励几千到几万不等,但要看案子规模,而且你这个情况和别人不一样,都直接参与了。”
  “那应该更多吧,后天,后天我一定去。”叶舒两眼放光,抬头望着天花板止不住的兴奋,恨不得现在就去领钱。
  谭笑嫌弃的看着叶舒脸上的表情不断变换,猜测他一定在想如何花这比不知道数目的奖金,没有打断他对幸福的幻想,等到叶舒眼神恢复正常了才起身离开,走时不忘挖苦叶舒,“我看你那病听到钱至少好一半,如果没有我,你能得到奖金?等到手了必须分我一半,还有,明早多煮着粥,还有那萝卜干……”
  听到钱好一半,虽然没那么夸张,但叶舒至少觉得感觉不到疼了,而且还有些痒痒的感觉,尤其是胳膊位置。揭开胳膊上的包扎,发现伤口早已结疤,现在痒,是在长新肉。高兴之余,叶舒泡好米,准备为谭笑好好煮上一锅粥。
  谭笑要分奖金,这话叶舒不会当真,看着桌上锅空碗净,叶舒已经考虑收她的伙食费了,这位警官的胃口远远大过的她的心胸,估计肚子里胃占了一大半。中午刚过,孙爽便打来电话,要叶舒马上过去,她怕晚上派对时设备给她掉链子。叶舒换了身宽松的衣服便打车过去了。孙爽家的院门大开,后院厢房的门都敞开着,宋阿姨忙来忙去指挥着布置着晚上的冷餐。天泳池内有六七个穿着清凉的俊男靓女在戏耍,孙爽则一样身搭长袍倚在池边的躺椅上喝着冷饮。
  看到美女,叶舒自然会多看两眼,身材都很好,仔细看发现都有些面熟,再看看那几个男的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如果用一句话形容他们的行业,那就是“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看来他们是得到领导“青睐”,得意来装门面的,怪不得孙爽在一旁高傲的跟个女王似的。孙爽见叶舒穿一身长衣就来了,和自己今天的氛围一点也不搭,心里有些不爽,也懒得起来,直接指了指后面,“你去后面看看,晚上可别出什么状况。”
  叶舒不喜欢孙爽说话的语气,自己是来帮忙的,又不是她的手下,凭什么连个好脸色都不给。
  没有去后面的设备间,而是直接坐到了孙爽旁边的躺椅上,“我大老远跑来的,歇会儿,你要怕出状况自己去看看。”
  孙爽知道叶舒是属驴的脾气,脸上挤出笑容,声音嗲嗲的说道:“对不起了,帮小女子去看看好吗?”手上却有小动作,照着叶舒有伤的胳膊掐去,得逞后表情变得恶狠狠的,“泳池派对,你穿件长衣算哪门子事?”
  叶舒掰开了她的手,“我身上不是有伤吗,我怕吓到你的客人。”
  “不是包扎了么?”孙爽哼了一声,不满意这回答。
  “裹着难受,我给揭了。”叶舒撩起袖子给她看了看,胳膊上红一块青一块的,只有手上还裹着纱布,看得孙爽直皱眉,赶紧移开了目光。
  缓了一会后,孙爽发起了脾气,“你有病吧?你裹着绷带多爷们儿,多吸引人眼球。现在再看看你,穿个长袍跟个修女似的,气死我了……”
  第一次听说身上裹着纱布看着爷们儿,叶舒理解不了这富家女的心里,嘿嘿一笑走开了,他今天本来就不是为了让人看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华灯初上,泳池上方的幕顶敞开,灯光和水色倒映着夜空,让内外融为一体。客人陆续到来,大概十几位,都是些年纪与孙爽相仿的年轻男女,共同的话题很多,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院门处进来一位背背画板的白裙女子,众人见到她都止住了声音,因为今晚的主角终于来了,孙爽来者便尖叫着跑了过去,热情的将其拥入怀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