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孙爽死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午夜的风还带着盛夏的温度,但叶舒的心里却是冰凉。他学会“宽心咒”最大的好处就是心宽,不记仇。被骂几句他不在乎,更大的事他都忍住了。但被人鄙视却是心宽不能解决的,因为冷漠的是别人,自己没办法去改变,自己能改变的只有自己。
  “哥是维修工,自在又从容……”
  对于叶舒来说,何以解忧,唯有哼哼,一路喊叫下来,扰了别人清梦,遭了不少骂声,但心里舒服多了,而且推着摩托走路更有动力了。
  回到公寓,房门敞开着,屋内的电视声不小,叶舒知道,楼下那个姑奶奶在这呢。她说自己房间的电视没有叶舒这屋的电视看着舒服,但叶舒一直怀疑,她就是奔着吃的来的。一进门,果不其然,谭笑正坐在那吃着薯片看着电视,桌上还有几个饮料瓶子,看样子,来的时间不短了,自己那点吃的应该无一幸免。
  “几点了,还不去睡觉?”叶舒甩去了皮鞋,他穿不惯这玩意,卡脚。
  “听老才说你去约会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明天休息,正好到你这看会电视,有吃有喝的。”看了看叶舒与往日不同的打扮,就是神情和约会该有的神情差距太大,谭笑接着挖苦道:“怎么阴着个脸?被拒了?没事儿,这事儿你应该学会习惯,以后多着呢。”
  “滚蛋。”叶舒懒得和她解释,解释了也只会更烦,不想和谭笑多废话,直接送客撵人,“我要睡觉了,你回去吧。”
  “嘿!”见叶舒不想搭理自己,直接进了洗手间,谭笑有些恼火,照着洗手间的门就是一脚,“我明天想喝粥,熬好了叫我。”
  “想吃自己弄去。”叶舒没心情去搭理她。
  “嘿!你伤好了,能给别人干活去,为什么不能给我煮粥?”谭笑又是“当当”两脚。
  卫生间的门开了,光着上身的叶舒没好气的瞪着谭笑,“你有病吗?”
  谭笑一点也不示弱,气呼呼的瞪着叶舒,“你个白眼狼,我伺候你多长时间了,喝你点粥怎么了?”
  “咱俩谁伺候谁呀?”
  “我给你点的外卖……”
  “我因为你们受的伤……”
  “赔偿你损失了,我还还伺候你了……”
  “你哪伺候我了?”
  “我给你点的外卖……”
  ……
  两个人在卫生间的门口吵了起来。楼下的人受不了他们这大半夜的扰民,也回应起了骂声,谭笑关上房门继续和叶舒吵。
  最后,叶舒终于发现自己错了,自己和不讲道理的人吵能有什么好处,实在没有办法了,伸出胳膊给谭笑看,“我现在伤好了,不用你伺候了,你赶快回你的刑侦队吧。”
  哪成想谭笑依旧不让号,“你好了,让我回去我就回去?那你把你得到的奖金都分为一半。”
  “我凭什么给你?”
  “不是因为我你能参与到这两起案子?”
  “没你我还不会受伤呢。”
  ……
  两个人又开始了无限的循环,最后,叶舒实在吵不过了,澡也不洗了,直接出了洗手间,气呼呼的坐到了沙发上,不管谭笑再怎么说自己的不是,坚决不再回应了。
  屋里终于安静下来,谭笑瞪着叶舒看了一会后突然笑出声来,“哎,现在心里舒服点儿没有?”
  “舒服什么?”叶舒被问楞了。
  “看你回来时无精打采的就知道你受了打击。”见叶舒不说话,谭笑撇了撇嘴,“切!还装,也不看看姑奶奶是干什么的,罪犯都逃不过姑奶奶的慧眼,何况你这小蟊贼。被拒就被拒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回吵了一架,是不是心里痛快多了?”
  听到“贼”字,叶舒心里一抖,但再仔细感觉,发现确实没了刚才那种心里拔凉的感觉,于是呆呆的问:“你是故意的?”
  “废话。”谭笑白了叶舒一眼,然后接着说:“你伤好了,我终于可以不用伺候你了。”
  叶舒见他旧话重提,忙赔不是,“我那只是一时气话,你别往心里去。”
  谭笑闻言却是一瞪眼,“谁和你闹呢?你伤好了还想赖上我呀?还有那奖金,凭啥不分我点?”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不要了,以后你就给我做饭吧,拿钱就抵伙食费了。”
  “啥!”叶舒见她脸色转阴,暗道不好,知道和她说不过,嘿嘿一笑说到,“你不用伺候我了,也就不用住这了,什么时候搬走啊,我帮你收拾。”
  “我搬什么走?”谭笑哼了一声,“队里的宿舍我让给别人了,以后我就住这儿了。”
  “啥?”
  “啥什么啥,明天记得给我熬粥。”谭笑转身走了,叶舒感觉自己的心里又凉了。
  谭笑不但喝了粥,还让叶舒将她送到了刑警队,当然,粥是白喝,摩托不是白坐,不过也没给钱,而是将来她会买菜让叶舒做。
  回到公寓,叶舒便接到了老郑的电话,说是公司决定,不再与他合作了。叶舒对此并不意外,他不说自己也会提。只是没想到老郑刚通知完又有两家合作单位打来电话,理由和老郑一样,都是含糊其辞,但是态度很坚决,根本不听叶舒的解释。
  一上午,五家长期合作的黄了三家,叶舒这才知道昨晚那个男的说的不错,自己和人家真的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家有人家的圈子,人家一句话,就可以砸了自己吃饭的家伙。因为孙爽的事,叶舒没有再主动和白雪联系,毕竟她们是从小长大朋友,现在这层关系让大家都尴尬。现在白雪偶尔会和叶舒打声招呼,说个一言片语,叶舒也只是礼貌的回复,没有再表现的积极,远没有了那晚酒后的风趣。叶舒清楚,有些距离不是想拉近就可以不遥远的。果然,过了些日子,白雪便渐渐与他没了联系。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这句俗语说的很有道理,生活要继续,有困难就要不断去解决,虽然容易赚钱的门路被人堵住了,但也不可能条条路被堵。接连的几天,叶舒开始在网上发布各种广告信息,并骑上他的“新一阵风”挂着广告牌子开始走街串巷,接了些零活,虽然累点,但也没少赚。
  渐渐的,叶舒再次适应了这种生活,在他看来,生活就是不断的忙活,并享受其中的乐趣。现在还多了一个活计,只要有时间,就要兼职谭笑的司机,负责每天送她上班。好在她还有些良心,没让叶舒接她下班,但是只要叶舒在家,晚饭基本上都是在叶舒那蹭的。
  这天早上,叶舒难得的睡了个早觉,因为昨天为一家修桑拿房,忙活到后半夜,怕被谭笑打扰,还特意在门外挂了个从一个温泉酒店拿回来的“请勿打扰”牌子,但叶舒依旧被一张砸门声吵醒了。
  叶舒迷迷糊糊的打开门,“你干啥呀?没看到门口的牌子啊?”看都没看就知道门外是谁,别人砸不出这么大的动静,叶舒转身就要回去接着睡。
  门外的谭笑满头大汗,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废话,我看到牌子才敲门的,不然早一脚踹开了。”
  叶舒一点也不怀疑她能干出这事,门上现在就有她鞋的尺码,而且还不止一个。她现在敲门不是因为她变得乖巧了,而是怕看到不该看的。
  “昨晚回来的完,今天没做早饭,你出去对付一口吧,如果可以的话,也帮我带回来一份。”叶舒往床上一趴,现在在这个女警面前,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什么形象了。
  谭笑跟着走到床边,“哎,你别睡,我有事找你。”
  “我困。”叶舒眼睛都没睁,含糊的答应一声就接着睡觉。
  “你困什么困。”谭笑的暴脾气说来就来,从冰箱里拿出瓶矿泉水照着叶舒就浇了下去。
  “啊,下雨了。”叶舒一激灵就从床上蹿了起来,看到是谭笑的杰作后气的直跺脚,“我说姑奶奶,你干啥呀?”
  谭笑关好房门回到屋子,一脸严肃的对叶舒说:“孙爽死了。”
  “啥!孙爽死了?”叶舒一下子惊呆了,睡意全无,“她怎么死的?”
  “昨天夜里被人害死的,尸体是在河边发现的。死状很惨,Z宫被摘除,失血过多死亡,附近的河水都被染红了……”
  见谭笑一直盯着自己,叶舒诧异的问:“你不会是怀疑我干的吧?”自己这些天工作不顺利的事谭笑都知道,事情的缘由,包括那晚发生的事都被谭笑略施小计就套出来了,现在孙爽被害,自己有嫌疑也正常,毕竟自己是被她断了财路的。
  谭笑白了叶舒一眼,“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杀人怎么还算往自己脸上贴金呢?”叶舒不解的问。
  “孙爽死前有过X行为,身上没有被Q暴的痕迹,她的车就在附近,车里发现了她的分泌物,你和她有那关系吗?”
  叶舒摇了摇头,他们见面打架还有可能,打到床上,打到车里去,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那你们抓她男朋友去啊,这个很明显啊。”
  “她男朋友吴浩在两天前就去了米国,没有作案时间。”
  “她男朋友在米国?她死前还有过X行为?那是和谁呀?”叶舒一时有些懵了,还车Z,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谭笑没理会胡思乱想的叶舒,继续说到:“法医从孙爽的呼吸道内检测到乙醚,她是被迷晕后被人摘除器官的……”
  “迷J?”
  “很有可能。”谭笑又说了一些他们的推测和发现,但重要的一点也没有透露。
  等谭笑说完了,叶舒才痴痴的问:“那没我啥事,你告诉我干啥呀?”
  “就是告诉你一声,你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自己选。”
  叶舒有些无语了,没有什么表情,“行,我知道了,那你快去抓坏人吧。”
  谭笑摇了摇头,“我不去,这种刑事案件归一队负责。”
  “那你干啥去呀?”
  “我回去睡觉,困死了,你做中午饭的话顺便不用做我那份。”谭笑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叶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