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求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了办公室,外面瞬间安静了,当看到出来的是叶舒时,立马又恢复了嘈杂。
  谭笑见叶舒出来便站了起来,和叶舒招了招手,叶舒的摩托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手里,“走吧。”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看来刚才她那些同事的安慰没起到作用。
  叶舒“哦”了一声跟了出去。
  两人走到刑侦大楼门口的时候,董志明追了出来,满脸堆笑说道:“笑笑,你别难过,下班后咱们去K歌吧?”
  “没兴趣。”谭笑头都没回便走了出去,叶舒的摩托就停在门口,她抬腿就坐了上去,见叶舒还在门口看自己,便大声叫到,“你走不走?走就上来,不然就自己走回去。”
  叶舒看了看谭笑,再看了看董志明,人家好心安慰,这么直接的拒绝不好吧?刚一犹豫,那边谭笑骑着摩托便冲了出去。
  “哎!等等我呀。”叶舒管不了那么多了,跟着就往外跑,但两条腿哪能追的上两个轱辘,等她跑到门口,谭笑已经没了踪影。
  没办法,走吧,叶舒很容易接受现实,心里有点怨气顶多出在地面的石子上,“什么人啊,说跑就跑,一点也不讲究,真不是个玩意儿……”
  “你骂谁呢?”
  “我骂……”
  叶舒一愣,抬头一看,谭笑骑着摩托就停在路边,后面的话没敢说出嘴。
  “你没走啊?”
  “废话。”谭笑剜了叶舒一眼,“走了能听到你骂我吗?上来。”自己下了摩托,让叶舒驾驶。
  “你不骑吗?”叶舒有点不解。
  “你想车毁人亡吗?”谭笑回答的也很直接。
  叶舒不认为这妞儿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她什么做出来自己都不意外,现在让她驾驶,很有可能实现她的承诺。叶舒忙骑上摩托,等谭笑坐好后,叶舒没急着启动,而是也很俗套的奉劝谭笑,“你不用难过,你们领导气消了就好了,而且这事不怪你,怪也怪你们领导,有眼无珠,不会用人,有谁像你这样不顾生死的……哎……疼!”
  叶舒还想多说两句,结果,腰上被谭笑狠狠的掐了一下,而且还是拧着劲的掐。
  “没长那油嘴滑舌的嘴就少学别人劝人,这段时间,我吃饭的问题归你负责。”
  “啥意思?”叶舒没明白,自己平时只负责早餐啊,傻傻的问道:“你们停职还停饭啊?”
  谭笑在身后捅了叶舒一下,“哪那么多废话,我停职了哪还用工资,以前那些都给你点外卖了,现在我没饭吃,不找你负责找谁?”
  “啥?那些外卖你掏的钱,不是你们队里报销?”
  “废话,队里谁管你那个,我就问你,你管不管饭吧?”
  “那你怎么不回家?”
  “我没家。”
  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叶舒没敢再多嘴,心里虽然不情愿,但嘴上还是说道:“我管,我还能让你饿死呀?我管。”
  谭笑哼了一声,“还算你有点良心。”手又放在叶舒腰上。
  “哎!我都答应了,你怎么还掐人?”
  “因为姑奶奶我现在很生气,需要发泄。”
  “这都什么人啊,自己成什么了?”叶舒欲哭无泪,不过感觉这次谭笑没用太用力,还可以忍。叶舒想了一会儿,说:“我带你去发泄一下呀,去不去?”
  “去哪儿?”
  “水*方。”
  谭笑没回答,叶舒扭头一看,她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忙问:“怎么了?”
  谭笑再次一把掐住叶舒腰间的肉,“你是不是又什么企图?你个流氓。”手上又用力的一拧。
  “啊!”叶舒一声惨叫,忙回收打掉谭笑的手,怒吼道:“你疯了?”
  谭笑狠狠的盯着叶舒,“你想看我穿泳装?”
  “你……”叶舒刚想解释,意识到自己犯的什么错了,水*方不是燕京奥运会建的游泳馆,而是燕京西四环外的一处戏水乐园,水上游乐项目都有繁多,放松的、嬉戏的、刺激的都有,本以为今儿这天气正合适,带她去玩玩那六七十米的滑梯刺激一下能好点儿。(只是写写,没有做广告的意思。)但自己忘了一点,那里确实是大饱眼福的地方,哪有穿的太多的。
  “算我没说行了吧,你说怎么发泄,我陪你去行了吧。但我求求你,别动不动就掐人,行吗?长这么大就我妈好掐我,好家伙,多少年没受这罪儿了。”
  “你给我弄几个菜,我要你最拿手的,一会儿陪我喝点儿,你别说你不能喝酒,你那次相亲就喝了,我就问你,这个要求你能不能答应?”
  “行!”底都被揭了,叶舒还能怎么去拒绝。两个人直接骑着摩托去了菜市场,买了些好多菜才回到公寓。
  一上午,叶舒都是在围着灶台再转,直到中午才弄了八个菜,都是叶舒拿手的。至于谭笑,自始至终都是在看电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等着吃饭,一点都没有伸手帮忙的意思,十足的姑奶奶派头。期间,老才上来一次,本来舔着脸想凑凑热闹,但看到谭笑那杀人般的眼神,问候一句就走了。
  叶舒将菜端上桌后问谭笑,“喝什么酒?啤的?冰镇的?”他很识趣,谭笑心情不好,他可不敢命令她,回来换衣服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腰都被掐青了一片,再多嘴,肉都掐掉了。
  谭笑眼珠子一瞪,“喝什么啤酒?娘们儿才喝啤酒呢?去买两瓶白的。”
  “白的?”叶舒一咧嘴,
  “别娘们唧唧的,你要不是男人你就喝啤的,两瓶白酒我喝。”
  “得。”这是打算大醉一场啊,叶舒哪还敢废话,痛快的下楼去买酒,怕那位姑奶奶再找茬,高度的低度的都买了两瓶,还顺手拎上来一件啤酒。
  谭笑直接打开了一瓶56度的牛二倒了一杯,滋溜一口酒,很是豪爽,见叶舒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痛快的说道:“喝呀,别跟个娘们似的。”
  叶舒傻笑一声,“你要是这么喝,直接对瓶吹多好啊,我白忙活一上午干啥。”
  “别废话。”谭笑给叶舒倒了杯酒,和他碰了一下,“姑奶奶看得起你才让你陪着喝酒,喝。”二两白酒一口饮下,呛的他“嘶呵”一声,又马上装作无所谓,然后瞪着叶舒,看着他喝。
  “是,能陪你喝酒是我的荣幸。”叶舒也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了,咧了咧嘴,好久不喝白酒了,有点不适应。
  谭笑很满意叶舒的表现,脸上的冰气稍微化开些,接着又倒了一杯,刚要喝呗叶舒拦住了。
  “唉!你先等会儿,你心里不痛快我知道,虽然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一醉解千愁,但喝酒可不带你这样的,咱先说好了,你喝酒,我陪你,但咱不能喝的太急,酒要喝好,事要说开,心里痛快了才行,不然喝完难受一回更遭罪……”
  叶舒一通说教,谭笑烦了,一拍桌子,“我发现你怎么这么墨迹呢,答应陪我喝酒怎么还娘们唧唧的,能不能喝?”
  “你……好心当成驴肝肺,喝吧。”她就是头倔驴,既然她想醉一回,叶舒也不拦着,比她还喝的还痛快,然后夹口菜吃。
  “这才对嘛。”谭笑满意的笑了。
  两杯酒下肚,谭笑脸色通红,但气势依旧不减分毫,又与叶舒碰了一下干了一杯,两瓶白酒在不到两分钟时间内被消灭了。
  一口菜没吃,喝了三杯白酒,谭笑坐在那变得不自然了,也不说话,闭着嘴在那暗暗运气,眼睛紧盯着叶舒。而叶舒则和没事人似的,一句话也不多说,闷头在那“吧嗒、吧嗒”的吃菜,看他越自然,谭笑越生气。
  突然,谭笑嘴巴一鼓,忙伸手将嘴捂住,脖子一梗,接着站起来摇摇晃晃跑到洗手间,“哕……”
  叶舒坐在桌旁直皱眉,自言自语道:“这哪是喝酒,这就是为了吐啊。”
  过了一会儿,洗手间里安静了,再等了一会儿,谭笑才晃晃悠悠从里面出来,没了刚才那股子“爷们”气势,脸也洗了,只是脸色煞白,身子发抖,扶着墙坐回桌旁。
  叶舒头都每台,看也没看她一眼,咽下嘴里的菜才问道:“没事吧?还喝吗?”
  谭笑听到这话眉头一皱,“喝,为什么不喝?”伸手够了瓶42度的,刚打开,闻到酒味又是一通呕,如果不是刚才吐的干净,一桌子菜就直接被她毁了。
  “哪有你这样喝酒的,幸好喝的急,都吐出去了,不然我还得送你去医院洗胃。”叶舒用公筷给谭笑夹了点菜,“吃点东西垫吧垫吧。”
  这回谭笑老实了,叶舒说什么也不反驳了,吃了点东西,胃里感觉稍微舒服些,又缓了一会儿脸色才回复过来。
  “我就是想喝醉一回,发泄一下。”
  “切!”叶舒哼了一声,“醉就是发泄了,想不通喝醉就想通了,什么逻辑?心里没舒服,再把身体搭进去。”
  谭笑白了叶舒一眼,哼道:“装的像你多懂似的。”
  叶舒嘿嘿一笑,“我是不懂,但我不傻,我知道吃菜。”
  “你说谁傻呢?”谭笑一拍桌子要站起来,结果力不从心,脚下一软又坐了回去,好不容易攒的气势也消了,“白酒喝着难受,我喝啤酒。”
  叶舒拦住了谭笑,“如果你还想和就喝白的吧,别喝啤的,不然明天会脑袋疼。”
  “切,装什么行家?”谭笑说归说,但听劝了,倒了半杯酒,学着叶舒那样,抿了一口酒,吃一口菜。慢慢的,半杯酒下了肚,叶舒已经又喝了半瓶,现在脸色微红,头上略微见汗,没什么事,此时谭笑看叶舒的眼光不对了,“没看出来你还挺能喝呀,你不是说你不喝酒吗?能喝为什么不喝呀?”
  叶舒呵呵一笑,“能喝又不是爱喝。”倒了杯酒,透过酒杯看了看对面的谭笑,“你爱喝酒吗?”
  谭笑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你不爱喝酒,我只是想醉一回,醒来什么都忘了。”
  叶舒笑了,看着杯子里的人影入神,眼圈有点泛红,笑的有些发苦,“是啊,我不喝酒,只是没有酩酊大醉的借口。”说完,自顾自的喝下了杯中的酒。
  “什么意思?”谭笑没明白叶舒说的什么意思。
  “喝酒吧。”叶舒主动提了一杯,没有解释。
  “勾起你心事了?说说……”
  叶舒没想到谭笑也有八卦的一面,摇了摇头,“都是过去的事了。”
  谭笑知道叶舒的一些经历,撇了撇嘴,她也学起了知心大姐的模样,“过去的该忘就忘了吧,不要背着包袱生活,不然活的多累。”
  谭笑的嘴里能说出劝人的话,多少让叶舒有点意外,苦笑道:“以前放不下的包袱,现在更不舍得放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