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被同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谁都有过往,谁都有故事,有些能对人讲,可以作为佐酒的小菜,有些只能埋在心里,在没人的时候翻出来,回味一番。
  谭笑有了刚才的教训,现在酒喝的很慢,更多的是倾听,是抱怨,渐渐的,心里痛快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从中午喝到天黑,谭笑喝爽了,喝嗨了,更是喝高了,渐渐的,有说有笑有打有闹,如果不是行动不便,差点插上蚊香和叶舒结拜。
  谭笑醉倒了,倒在了叶舒房间的沙发上,倒下前还骂叶舒是个“混蛋”、“骗子”,因为她原本打算喝倒他,拿他解解气,结果失算了,自己先倒了。叶舒也倒下了,既然喝了,何不大醉一场,四瓶白酒,12瓶啤酒,谭笑喝了一小部分,其它的都进了他的肚子。
  第二天叶舒正常的醒了,这些酒还足以让他醉的昏天黑地,只是头有点疼,后腰也疼。头疼是喝酒喝的,腰疼是昨天被掐的。想到始作俑者,叶舒往沙发上一看,沙发上没人,用力晃了晃脑袋再看看,确实没人。
  “难道她先醒的?回去了?”叶舒挠了挠头,迷迷糊糊的下了床,“以后还是少喝酒吧,总也不喝,睡了一夜脚底下还发软呢。”
  “啊!”
  床下传来一声惨叫,吓得叶舒一蹦多高,立马清醒了不少。往床下一看,谭笑正捂着胸口,气势汹汹的看着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配上乱蓬蓬的头发,张个大嘴,跟个女鬼似的。
  叶舒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不是脚软,是踩到柔软所在了,心里一激灵,醉意全无,但马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故作关心的问:“你怎么睡这里了?地上多凉啊。”伸手就要扶谭笑起来。
  一搭手,叶舒知道坏了,清醒的不只是自己,谭笑双手一别将他拉到在地,然后翻身骑到了叶舒身上,“你个混蛋,竟敢踩我?”
  叶舒忙双手抱头,“我错了,我错了,我也不知道你睡床底下呀。”嘴上求饶,心里也清楚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两眼一闭,做好了挨揍不还手的准备。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拳头落下,叶舒睁开眼睛偷偷观瞧,谭笑正面露狞笑的看着自己,叶舒心里一凉,紧接着就见谭笑的手照着自己肋下招呼来了。
  “啊……啊……”
  一时间,整个公寓内都听到了叶舒那绝望又瘆人的惨叫,楼下该关窗的关窗,该关门的关门,耳不听不烦。只有老才乐呵呵的欣赏着叶舒的“独奏”,“呵呵,我还以为你早将她拿下了呢?八字没一撇就敢这么大胆,活该……”
  叶舒当然不会想到自己这惨状还会有人叫好,足足叫了五分钟,他才停止那惨绝人寰的叫喊,趴在地上老泪纵横的看着手累酸的谭笑,有气无力的和她哭诉,“你也太狠了吧?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至于下这么重的狠手吗?再说了,你睡床下又不怨我……”
  谭笑下手何止是手狠,简直就是残忍。叶舒昨晚就青了一片的后腰,现在已经变的紫黑了,腋下、肋下、大腿根,有嫩肉的地方无一幸免,不知道她这是从哪学来的方法,折磨人不是一般的狠。
  看着遍体鳞伤的叶舒,一条条、一檩檩,没个好地儿,谭笑有些后悔,自己睡在床下确实和叶舒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自己迷迷糊糊去完厕所,回来打算睡在床上将叶舒挤下去,结果不知道怎么一翻身就掉了下来,也没力气起来就睡在床下了。刚想帮叶舒揉揉,但感觉到胸口还有些闷痛,又变得气不打一处来,刚有的恻隐之心一扫而空。
  “去,给我煮点粥,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要养养胃,你灌我那么多久干嘛?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我对你有啥想法?”叶舒欲哭无泪,和这种女人讲不清道理,加她还虎视眈眈的模样,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去熬粥,还要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冷炙,他知道,那位姑奶奶挑的很,剩菜剩饭她是不吃的,自己吃她都不让。因为这事已经被叫好几回“清道夫”了。
  谭笑看着哆哆嗦嗦跟脑血栓后遗症似的叶舒,终是不忍,起来帮他将垃圾扔到了楼下,还顺便买回来几个酸菜馅的包子,因为叶舒爱吃这个,而且以她自己的饭量,那一锅粥不够两个人吃的。
  吃完早饭,再打扫完昨晚的战场就已经中午了,谭笑终于回了自己的房间,叶舒打扫好好再睡一觉。可是,事与愿违,叶舒刚睡着一会儿便听到了一阵重重的敲门声,楼下那个姑奶奶又杀上来了,为了门的安全着想,只能痛快去开门,嘴里禁不住的抱怨,“你不睡一会吗……”
  打开门后,叶舒愣住了,因为门口站着的不仅是谭笑,后面还有老才,老才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大皮箱。
  “你们,你们这是干啥呀?谁搬家呀?”
  “我搬家。”谭笑气呼呼的推开了叶舒直接进了屋子。
  叶舒拦住了要跟进来的老才,“啥情况啊?”
  老才冲着叶舒苦笑了一下,“一言难尽。”将皮箱抬进了屋里后才和叶舒解释:“是这么个情况,谭警官不是住在郝玉洁以前以前住的那间嘛。”
  叶舒“嗯”了一声,“我知道啊,怎么的,你又租给别人了?”
  老才再次苦笑道:“哪能呢?”
  叶舒更不明白了,“那这是闹哪出啊?”
  老才偷着瞄了眼谭笑,压低声音说:“郝玉洁回来了。”
  “郝妹妹回来了?”叶舒惊讶的叫了起来,想问问她不是和她男朋友走了吗,但屋里还有位姑奶奶,叶舒没好意思问出来。
  “啧,这不正是吗,郝玉洁原本定的一年的租期,她走了我以为不回来了呢,就把房间给了谭警官了,现在人家回来了,你看……”
  老才装的很为难,叶舒恨不得揍他一顿。
  “我看啥呀?谭笑住没给你房钱啊?你自己解决,再找个房间不就得了。”
  “关键是现在没空房啊。”
  叶舒盯着老才看了一会,“你啥意思啊?你没空房了,我有啊?让她们谁再找一家就得了,这条街上那么多家呢,能都住满了?”
  “你说的这是啥话?让她走还是她走?”老才朝屋里努了努嘴,哭丧个脸,声音压得更低,说道:“那个我不能惹,你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你要想想哥的幸福啊。这个我更惹不起啊,我刚有那意思,她就说她公安、税务、消防都有熟人,要约到我这儿来个联合大检查。小叶子,真要那样,你这屋都够呛还在呀……”
  “不,你到底啥意思啊?少和我整这些弯弯绕。”叶舒知道他保证没安好屁,不然不会来回兜圈子。
  老才嘿嘿的贱笑了一阵,“叶子,谭警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知道我的难处就说了,你这里不是地方大吗,她不嫌弃,就搬这来住,正好,她照顾你生活也方便。”
  “啥玩意?”叶舒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冷了下来,“她住这儿?那我住哪儿啊,你真讲究,把我舍出去了?”
  “唉,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老才指了指屋子,“你这屋子这么大,隔成两句居的没问题,下午弄,明天就能住进来,什么都不耽误。人家谭警官都没说话呢,你有什么不乐意的?再说了,哥是为你好。”同时递上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嘿!”叶舒一点也不领情,不高兴的看着老才问道:“你撵我呢?”
  老才背着谭笑向叶舒拱手,“叶子,叶哥,帮帮忙……”用口型示意叶舒自己也是逼不得已。
  “这……”
  正在叶舒犹豫的时候,谭笑来到了他的身后,照着他的腰就拍了一下,那里是叶舒伤的最重的地方,疼的叶舒差点一下子跳出去,刚要怒斥谭笑两句,结果看到谭笑那双发红的眼睛又不敢说话了。
  谭笑又换着地方捅了叶舒几下,“我搬上来你有意见啊?”
  “我还没嫌弃你呢,你还嫌弃我?”
  “这么大的屋子你住着不浪费吗?”
  ……
  “我没意见,没意见……”叶舒左躲右闪,一点犟嘴的都不敢说。
  叶舒不反对了,谭笑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拍了拍手,回头问老才,“隔成两间需要多久?”
  老才说话前不忘拍马,“谭警官就是厉害。”扫了眼屋子里情况说道:“这个屋子做隔断很快,就中间加板隔一下,安上门,再贴上壁纸,床和家具都现成的……下午弄,明天就能住进来。”
  “这么快?”谭笑不敢相信做个隔断竟然这么快。
  老才讨好一笑,“哪能让谭警官等,必须快。”这还是他慢着说呢,毕竟是叶舒她们住,不能太糊弄,不然,现在弄,一点儿都不耽误晚上睡觉。
  “那行,晚上我和叶舒出去找个地方对付一下,明天我就要住在我的新房间,我的房间要朝阳的……”
  “一定,一定。”
  谭笑满意的走了,叶舒收拾收拾东西也要走。
  老才拦住叶舒,“你干什么去?一会帮忙弄弄啊。”
  叶舒一把将老才推出老远,“你坑我,我还帮你?我屋里的东西别让人乱动,都有数,少一个,坏一个,我都找你算账。”说完,背包走了。
  “我怎么是坑你,我是在帮你,你个混小子……”不管老才怎么叫,叶舒都没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