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分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发什么呆?快走!”谭笑差点撞到叶舒的身上,不满的催促道。
  “哦!”叶舒加快脚步向外走去,脸上看似波澜不惊,但心里却已经翻江倒海,那个星芒状的蓝色宝石不正是孙爽的那颗“星空宝石”吗?
  谭笑再次谢过了老院长,也谢过了中年女子,然后“押”着“猴子”离开了,将警车还给了同事,同时将鞋盒内其它的赃物也都交了上去,没敢说来路,直说是“偶遇”赃物。
  回到公寓,众人先是夸奖并感谢“猴子”的倾情演出,然后便提出了疑问,“你怎么知道哪个袋子底下有东西?”
  对于专业的东西,“猴子”避而不谈,只是说那里一看就知道刚有人动过了,所以才让叶舒将准备好的“赃物”放到那,再名正言顺的去翻看。他的专业性,叶舒他们不会质疑,不然也不会找他,更不指望他能当着谭笑这个警察的面抖底。
  玉环失而复得,小慧很是高兴,小慧高兴了,老才更是高兴。为了表达谢意,老才请众人去附近最高档的饭店也就是谭笑经常点外卖的那家饭店吃了一顿,和昨晚不同,今天老才很豪爽,一改往日的小扣性格,点的都是硬菜,喝的也都是好酒,叶舒帮他算了一下,这一顿饭下来,他公寓里这个月至少十几家的房租被吃没了。
  酒足饭饱后,老才还要带着大家去唱歌,对于那些娱乐场所,叶舒不想去,借口送小慧回去离开,谭笑见叶舒不去便也没了兴致,直接跟了回去。只有“猴子”还没玩够,打算先去唱歌再去做足疗,要让老才带他去好好放松放松。有谭笑在附近,他仗着酒劲虽然没明说,但他的意思也够明了。
  对于的今天功臣的要求,老才当然必须满足,既然叶舒他们不去,就直接让他们打车回去,有些地方确实不适合孩子和警察去。
  回到公寓,叶舒很自觉的回到房间,因为谭笑要去冲凉,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直到外面电视声响起,叶舒才从房间内出来,谭笑已经换了一身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叶舒也简单的冲了一下,换了身背心短裤,但他从洗手间出来后,谭笑却不看电视了,而是一直盯着他看,那种眼神,好像要将他看透看穿一样。
  “你这么看我干啥?我好看啊?”叶舒被看的很不自在,不爽的问道。
  谭笑哼了一声,冷笑道:“你出来时没照照镜子吗?”
  “呃……”叶舒返回洗手间又照了一下,都洗净了呀,又看看背心短裤,既没有穿反,也没有破洞,感觉自己被耍了,出来不耐烦的问:“你耍我呢?我没事照什么镜子。”
  谭笑撇了撇嘴又哼了一声,“我是说你那苦大仇深的脸和好看又一毛钱关系呀,还敢自诩好看?”
  “你……”叶舒怒视了谭笑一阵,坐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就换了个台,这个时间也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反正就是不看她以前看的。
  见到叶舒的举动,谭笑微微一笑,又盯着叶舒一个劲的看,也不说看什么,直到叶舒被看的不耐烦,脸色有了怒气,她才张嘴说话,“哎,你今天怎么回事?我发现从福利院出来就魂不守舍的?吃饭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是出了什么事吗?还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
  叶舒摇了摇头,“没有不愉快。”
  谭笑很不满意叶舒的随意应付,怒道:“你看你现在耷拉个脑袋,还说什么没有不愉快?”
  叶舒还是摇头,“你想多了。”见谭笑脸色又有些难看,叶舒知道她是好意关心自己,叹了口气说道:“我今天在福利院一个孩子发卡上发现了一个在别人那见过的东西,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东西出现在她身上。”
  谭笑撇了撇嘴,“一样的东西多了,凭什么一个人有,就不允许别人有。”
  叶舒摇头,“但这个东西不一样,孙爽将那东西宝贝的不得了,依她的性格,一定很珍贵或者少有,不是一个福利院的孩子该拥有的。”
  “嗯?”谭笑坐正了身子,表情变得很严肃,“你说那东西孙爽有。”
  叶舒点点头,“对,一个星芒状的蓝色宝石,孙爽她们叫它‘星空宝石’,镶在戒指上,上次她办那个泳池派对弄掉了,急的不得了……今天那个女孩发卡上戴的和她的那个一模一样,所以我道现在还一直疑惑,难道她和孙爽有什么关系,孙爽给她的?那她出现在福利院又解释不清,难道家道突然中落了……”
  谭笑照着叶舒脑袋就是一巴掌,叶舒下意识的一挡,不满的问道:“你打我干啥?”
  谭笑被气的哼哼了两声,拽住叶舒的胳膊就是一通掐,“你个猪脑子,你是不是傻?一个福利院的孩子和一个富二代能扯到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能让那孩子在福利院?那个孩子戴着,说明她是捡的。”
  “捡的?”叶舒愣住了。
  “你确定孙爽一直戴着那个?”谭笑突然问道。
  “是啊。”叶舒回答完,为了证实自己说的不假,又拿出那晚白雪画的画,虽然画的不完全真实,但也能看出画面中懒懒散散躺在躺椅上手拿酒杯的孙爽手上却是有个一镶宝石的戒指。
  谭笑看到画后站了起来,回到房间拿出手机,也就是从叶舒这里拿走一直没还的那个,以前是忙的没时间还,现在停职了是没钱还,叶舒不要,她就一直用着。谭笑在手机里翻出了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在电话里和对方问了半天,挂断电话不久后就收到了几张照片。
  谭笑将手机提给叶舒看,都是孙爽案件有关的图片,有孙爽出门时的监控拍下的图像,也要案发现场的照片,还好,没有孙爽遇害的特写。孙爽从会所出来时的截图显示手上的戒指上确实镶着东西,而现场孙爽的照片里,戒指上则是空的。
  “她们偷也不能去明目张胆的在孙爽手上往下扣宝石啊……”,联想起案发现场就在葫芦河河边,与福利院就隔了一个公园,叶舒愣住了,沉默了半天才说话,“难道那个女孩和孙爽的案子有关?或者是那几个孩子做的案?”他实在不敢往这方面上想,毕竟那几个还是孩子。
  谭笑摇了摇头同样的沉思了一会,“不可能是他们干的,凶手下手残忍又干净利落,不是几个孩子能做到的,凶手……从犯罪心理学上讲,如果他们参与其中,那现在他们……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别忘了,孙爽死前有过X行为,你认为那几个孩子可能么?”
  听到那几个孩子不可能是凶手,叶舒心里稍微好受些,接着又问:“那宝石怎么会落在那个女孩手里呢?还戴在了发卡上。”
  “正因为她敢戴在头上我才相信他们没有参与这个案子,甚至可以断定那颗宝石不是他们偷的,而是女孩捡的。”
  “为什么这么说?”叶舒更不解了。
  “他们偷的东西,除了钱,都被他们藏了起来,说明他们怕被发现,那个女孩能戴在发卡上,说明她不害怕别人认出来,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东西值钱,只当是别人遗弃的。我怀疑,孙爽是被人迷晕从别处转移到河边的,那颗宝石是在凶手转移过程中脱落的,后来才被女孩捡到。也就是说孙爽和别人不是在河边车Z,他们是在别的地方风流,事后凶手用孙爽的车将孙爽带到河边的杀害,宝石就是在上车前掉落的,那么就说明,捡到宝石的地方就是……”
  谭笑分析的头头是道,叶舒听得目瞪口呆,不住的感慨谭笑的专业,“你这也太牛了吧,通过这个就能分析出这么多?那快点报告给你们秦队长啊,让他派人跟进这个查下去,一定能有进展。”
  谭笑瞪了叶舒一眼,“你少说白痴的话,这些都是我的推断,我怎么能拿我没证实的推断去上报。而且,你让我怎么汇报发现那小女孩头上戴的宝石的过程?编个谎话吗?一问就被拆穿了。今天我是假公济私,回头露馅了我还能有好吗?你打算让我扒了这身警服啊?”
  被训斥了一顿,叶舒没敢反驳,等谭笑语气缓和了,叶舒才问:“那你分析这么半天,有什么打算哪?别说你就是说说而已。”
  谭笑闻言,没好气的白了叶舒一眼,“什么叫白分析,说说而已?反正我现在也是停职期间,姑奶奶我要亲自出马,直接将这案子破了,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个一脑子浆糊,只会惹麻烦的人。”
  “志气还不小。”夸奖的同时,叶舒又提出了疑问,“那你又要私自行动,不怕你们领导收拾你收拾的更狠?”
  谭笑哼了一声,“我被停职是因为我没破案。现在他们一筹莫展,我破案了,他们表彰还连来不及呢,哪有什么处分?”
  “你觉得没事就好。”叶舒嘿嘿一笑,没敢打扰谭警官的美好幻想,起身要回房间休息。
  “你等会儿?”谭笑叫住了叶舒。
  “什么事?”
  谭笑看着叶舒,露出了奸笑,“我需要你的配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