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真凶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车里,叶舒有些心神不宁,开始胡思乱想,特别担心下一个半夜跑来敲“松竹堂”大门的会是白雪。
  “你怎么了?”见叶舒回来便不说话,神态也不对头,谭笑便关心的问道。
  “不行,我要再去查查‘不倒翁’,他一定有古怪。”叶舒神神叨叨的说到。
  “对呀,‘不倒翁’确实有古怪,你又不是才知道,你查,你怎么查呀?我还想查呢。”谭笑不知道叶舒突然是怎么了。
  “不行,在不差就晚了。”低着头,像是在对谭笑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的。
  谭笑意识到叶舒不对劲,问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不对劲?”说着抬起叶舒的下巴,像个资深流氓在打量即将到手的小姑娘似的。
  叶舒挣开了谭笑的手,没好气的说道:“别闹。”
  还敢和自己这种语气说话,谭笑暗自送了口气,“那你说说,你今天怎么了?”
  叶舒沉默了一会儿,和谭笑说出了担心,“刚才在河边我看到了白雪,就是送我画的那个。‘不倒翁’也看到白雪了,还在她身边站了半天,走的时候他还把一个瓶子给白雪了,我有点担心他要对白雪不利……”
  等叶舒将经过讲完,谭笑白了叶舒一眼,“给个瓶子怎么了?至于大惊小怪的吗?”
  叶舒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但还是努力辩解,“可是那个瓶子里有东西……”
  “废话,没东西谁要个空瓶子。”谭笑又白了叶舒一眼,没好气的说到。
  即便车里光线有限,但叶舒也注意到了谭笑眼中那道光里有些不满,摇摇头接着解释:“那个瓶子里有股檀香味,还有股别的味道,那天晚上我就是因为被那股味呛的恶心,脚下一滑才被发现的。对了,我能在檀香中察觉到那种味道,一定就是因为我被呛过,所以才记忆犹新。”叶舒感觉自己想通了,情绪有点兴奋,“还有,那晚我从饭馆楼上下来,到了‘松竹堂’又折回来就是因为那股味,我想起来了,那味道一定和‘不倒翁’抱的那个坛子有关。”
  谭笑看了看叶舒,问道:“你总说有股味,到底是什么味?”
  叶舒想了想,说:“具体什么味道我说不清楚,很丑,闻着很恶心,还有股腥味……”说着,叶舒就像下定了决心似的,语气变得异常坚决,“今天没机会了,等明天‘不倒翁’去叫福利院孩子写字的,我一定去他店里看看,看他那坛子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迷得有夫之妇三更半夜还往他那里跑。”
  叶舒信誓旦旦的说得铿锵有力,谭笑在一旁听的直哼哼,冷笑道:“你这是怕你那个梦中情人也往他店里跑吧?”
  叶舒脸一红,好在车里光线差,谭笑看不到,不然会很尴尬,嘿嘿傻笑遮掩一下,“你说啥呢,哪有的事儿,我这顶多是为别人着想一下。”
  “少给自己脸上贴彩。”谭笑的手又找准了叶舒腰上的位置,她是把叶舒拿捏的死死的,打他骂他,他都会还回来,唯有这招不行,他除了躲就只能忍着,不能也不敢反掐回来,如果掐了,那问题就大了,对于流氓,打死都不多,而且还要找帮手一起打才行。
  可惜,事与愿违,第二天“不倒翁”一天没离开“松竹堂”,不知道在里面忙活些什么,叶舒没找到一探究竟的机会,两人又在车里对付一晚,直到第三天晚上,“不倒翁”关上店门出去遛弯,叶舒才逮到机会。
  叶舒下车后混到了街上,为了行动方便,他特意穿了身黑衣服,拐到“松竹堂”门口,左右观望,趁没人注意这边,掏出工具迅速撬开大门,闪身进了“松竹堂”,并将门重新关好。
  屋内有很重的檀香味,不知道他家是不是原本做檀香买卖的,生意亏了,檀香都砸手里了?这一天要点多少檀香才能这么呛人。叶舒打开手电仔细观察,一楼就那么大的空间,除了一间堆满货物的库房,没有其它的暗室,二楼找了个遍也没见到那晚见到的那个坛子。叶舒又回到了一楼,那晚“不倒翁”是从一楼抱着坛子上来的,一定是藏在哪来自己没注意到。寻找到柜台附近,叶舒眉头皱了起来,他又闻到一丝令他不太舒服的腥臭味。
  “在这里面?”
  叶舒翻到柜台里面,还是没看到那个坛子。
  “他能藏在哪呢?”找了半天还没找到,叶舒有些着急,急的他直跺脚。
  “嗯?”听到脚下声音发空,叶舒恍然大悟,“原来下面还有玄机。”
  拿手电照在地上仔细一看,脚下的地砖与其它地砖间的缝隙确实更大,缝隙中还有一个类似戒指的铁环,往外一拉,地砖翘了起来,露出地下一处空间,随着地砖被抬起,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呛的叶舒差点栽倒。
  拿手电往里照了照,有个直梯,叶舒顺着梯子下到地面。紧挨梯子是一排货架,上面摆了不少药材,货架后的地面上砌了一个台子,台子上面有个鼎状的东西,分上下两层,下层有火光,里面烧着炭,上层正煮着东西,鼎内“咕嘟嘟”的冒着泡,里面煮的什么看不清,那股臭味就是从这个鼎内传出来的。往旁边看,台子边上有个东西,正是那个坛子,拿手电往里照了照,里面空无一物,在鼎内东西味道的遮掩下,坛子里没有什么味道了。再往边上看,台的四周都是货架,除了紧挨楼梯那个货架上摆的是药材,其它三面的货架上面摆了不少玻璃器皿,手电一照反光,里面泡了不少东西,叶舒拿着手电挨个看去。
  “啊!”
  看到第一个器皿里的东西,叶舒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呼,那个器皿里竟然泡着一挂肠子。叶舒忙把视线挪开,再第二个看时,叶舒更是心惊肉跳,里面竟然是一颗心。接着看,叶舒感觉胃里不断翻腾,每个器皿里泡的都是一个器官,心肝脾肺肾都有,即便叶舒以前没见过这些,现在也知道这些都是人身上的。等看到这排货架的最后一个,叶舒完全确定那些东西都是人身上的了,因为最后的罐子里装的是个人头,还是一个他认识的人的人头,在那天的泳池派对见过。
  再看其它两排货架,都是类似的摆设,虽然有的器皿里是空的,但看痕迹,里面都有装过东西,尤其是每排的最后一个器皿里面都有一个人头,而且都是男的。叶舒知道,那三个人头就是那三排东西的原主,再看看鼎里煮的东西,叶舒意识到,好像里面煮的就是那几个器皿里缺的。
  叶舒捂住嘴,不是防止自己叫出声来,而是防止自己吐出来。缓了一会儿,马上掏出手机将看到的都拍下来。然后转身上了楼梯,他要将这些发现马上告诉谭笑,现在一切都明朗了,“不倒翁”不仅是杀害孙爽的凶手,更有好几个命案在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