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抢功也需实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急归急,叶舒并没有慌,从地下室上来后没忘将一切恢复原样,连那个拉扣都按原来的位置放到了砖缝里。而且他没敢走门,怕被人撞上,到了楼上打开一扇背街的窗子,趁着没人跳到了楼下。
  回到车里,叶舒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将看到的一切一股脑的告诉了谭笑,又将拍到的照片和视频都拿给谭笑看。
  刚听叶舒信誓旦旦的说“不倒翁”就是凶手时,谭笑还有点诧异,不太相信他进去这么一会儿就能得到如此肯定的答案。但当看到叶舒拍到的那些东西时,她先是震惊,接着忙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只是身子刚探出车门就开始吐了。
  吐了一会儿,谭笑重新关好车门,谭笑指着手机问叶舒,神情不断变化,有震惊,有兴奋,更有愤怒,“你这些都是在里面拍到的?”
  “废话,当然是在里面拍的,我说以前怎么没找到位置呢,他自己弄了地下室,这些都是在地下室拍的。我现在才知道那股臭味是怎么来的了,他煮的就是那些人的内脏,楼上用檀香遮掩,什么他爱吃卤煮,他是在吃人……”
  “哇……”没等叶舒说完,谭笑又开始呕,这次连车门都没来得及打开,好在刚才吐得彻底,她呕了两声也没见她真吐出什么来。
  叶舒在一旁继续说:“那里光线太暗,还有热气遮着,手机没拍下来,你没看到里面煮的……”
  “闭嘴!”
  叶舒还想讲的详细些,结果被谭笑的恶狠狠的眼神瞪回去了,沉光线本来就不足,此时她脸色煞白,再配上她那吃人般的眼神,对叶舒来说不必再看到地下室那些来的惊吓少,再看看她的手,如果不是手正扶在胸口,估计早就掐在自己身上了,叶舒老实了,坐在那沉默了半天,见她没有下一步动作,才讷讷的询问接下来怎么做。
  “你下车。”谭笑面无表情的说到。
  “你说啥?”叶舒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感觉有点蒙,这卸磨杀驴来的也太快了吧。
  谭笑看了看叶舒,深呼一口气,缓和下胃里的躁动,然后直接发动了车子,一边驾驶一边解释:“事态比我们预计的还要严重,我必须要上报队里,你也不能再参与了,我送你回去,然后我马上去队里报告,你把你照的那些给我,算了,你手机给我吧……”一把抢过叶舒的手机,根本不给他反对的余地。
  谭笑的话都是说到做到,没有商量的余地。将叶舒扔在公寓门口,谭笑一脚油门绝尘而去。车开的很快,一辆即将报废的面包车竟然让她开出炸街的感觉,估计经过这一折腾,那破车也算“车生无憾”了。
  老才听到声音出来看了看,只看到一股子黑烟,和黑烟缭绕下的叶舒,再想想驾车的那位,老才心里直叫苦,“我怎么和和车主交代呀?”朝着叶舒一通抱怨,反正那个姑奶奶他不敢惹,这钱必须从叶舒这里出。
  叶舒没理会老才的喋喋不休,站在路边想想还是不放心,觉得这事他不能视而不见,尤其现在又有白雪的影子,他更不能不管,“你们想把我踢出在外,我自己来……”于是推出他的“一阵风”又绕了回去。
  窄街上的情形和他刚才离开时区别不大,那几家饭馆屋里没什么人,客人都坐在了门口,都是附近的住户或棚户区住的工人,在那有说有笑,喝酒打屁。
  “松竹堂”的大门还紧关着,“不倒翁”还没回来,也没人关注那边。叶舒想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结果一掏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又被那姑奶奶充公了。现在那位姑奶奶还没带着大部队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还要层层上报,还要经历开会研究。
  叶舒没敢招摇,看了看街面上的情形,然后将摩托推到公园边上的树丛中藏了起来,毕竟他曾经骑着“一阵风”高调的在街上出现过,现在这时候,他可不敢给谭笑添麻烦。然后他又爬上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下面的人仔细看都很难看到他,打算看看凶手是怎么落网的。
  不一会儿功夫,街上开来两辆警车,车开到“松竹堂”门口停下,从车上蹦下来七八个人,人下来后,车又开走了。
  看着车上下来的人,叶舒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那几个人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往后面看了看,没有别的车过来,更没看到二队队员的身影,就连那位小姑奶奶都没跟来,这让他觉得很意外。
  那几个人分作两队,一队人在街上混进了人群中,挤到街上的餐桌做起了不速之客,原本不明所以有些惊慌的人群瞬间静了下来,离得太远,叶舒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但不大会儿,街上又恢复了刚才吃吃喝喝的场景。另一队人则开门进了“松竹堂”,并将门重新关好,屋里没有开灯,叶舒明白,他们是打算来个“瓮中捉鳖”,估计就等“不倒翁”落网呢。
  又过了一会儿,叶舒看见谭笑闷闷不乐的进了街边那家饭馆,直接坐到靠窗的桌子,也没人招呼她,她也不吱声,就气呼呼的坐在那一动不动。饭馆里的老板娘自从警察进去就没有再出现过,看来已经被控制住了。叶舒往脚下看去,怎么找也没发现谭笑把车放到了什么地方。
  夜渐渐深了,叶舒坐在树上有些瞌睡,抬头望望天,今晚月亮很大,很圆,估计快到农历十五了。再往街上看看,有些人得到同桌警察的允许,已经散去了,剩下的几个,坐在那虽然有说有笑,但明显笑的不自然,神态中带些勉强。
  街尾人影晃动,“不倒翁”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街上的人都精神一震,当然,也包括树上那位,好戏终于要开场了,这些“观众”都有些急不可耐了。好在前面交代的充分,“不倒翁”也没有注意人群,那几个吃客并没有暴露什么。
  “不倒翁”停好车子,掏出钥匙去开房门。这门今天已经经历过两波璀璨,明显有些经受不起了,“不倒翁”插了好几次才将门锁打开。
  按动门把手刚拉房门,房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紧接着从屋内蹿出一个人,伸手就去抓“不倒翁”的手臂。
  不料“不倒翁”手一缩,躲了过去,接着,“不倒翁”脚下一滑,向后推出两步,看着门里那位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门里那位将门彻底推开,从门内走了出来,“不倒翁”小碎步往后撤。感觉周围气氛不对,“不倒翁”用余光扫了一下身侧,只见街上原本吃喝的客人现在分成了两种,一种已经趴到了桌子底下,而另一种则站起来向自己这边围了过来,但明显都是帮手,也没必要放在心上。
  “不倒翁”目视门口那人,再次问道:“阁下到底什么来路?不至于鬼鬼祟祟,连个名号都怕人知道吧?”
  这次声音比刚才还要洪亮,而且中气十足,叶舒在树上都听得清清楚楚。叶舒发现,“不倒翁”说话的时候膝下微弓,似乎做好了动手或者逃跑的打算。
  门口那人哈哈一笑,“名号我有,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汤城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一队副队长,姚成功。”
  听到对方是警察,“不倒翁”身子一抖,然后接着问道:“那你来我这小店有何贵干?偷税也归你们管吗?”
  姚成功哼了一声,“偷不偷税我不管,但人命关天,我就必须管。”接着,面露不屑的看着“不倒翁”,“怎么的?是想让我动手抓你回去,还是自己识趣点儿自己把自己铐起来?”
  知道事情已经暴露,但“不倒翁”一点也没慌张,冷笑道:“抓我?你有那能耐吗?”
  “哎呀!”姚成功没想到面前这老头竟然会质疑自己,还当着自己手下的面,这哪能忍得了,大叫一声,便一记勾拳打向“不倒翁”。
  见他动手,“不倒翁”脸上的笑意更是不屑,脚下不退反进,左脚迈进一步,左手一搭姚成功的右拳,右掌砍在姚成华的右肘关节上,同时右脚跟上,在他脚下一划,姚成功直接跌倒在地,但右手还被“不倒翁”抓在手里。“不倒翁”向后一拉,直接将姚成功拉的趴在地上,“不倒翁”抬起右脚就向姚成功颈部踩去。
  突然,门内冲出两个人向“不倒翁”扑来,“不倒翁”撒开姚成功,侧身躲过了两人的攻击,站定身子后一扒拉一个,将那二人都推倒在地。不等再下杀手,后面包抄上来的四人已经身侧。“不倒翁”返身冲进“松竹堂”。
  姚成功一经解脱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松竹堂”大大声命令手下的人,“把这里围起来,我看他能躲到哪里去。”伸手从腰里拔出配枪就要追进去。
  姚成功刚到门口,只见门内飞出一个黑影,实实在在的砸在他的怀里。
  “啊!”姚成功一声惨叫,又倒在了地上。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刚才砸在姚成功身上的是一口鼎状的东西,里面原本煮着的东西现在洒落一地,还有一部分挂在姚成功身上,冒着热气,随着热气散发出来的恶臭味熏得众人一通作呕。
  等看清洒落的东西,同姚成功一起进屋屋子的那两人还好些,一直在外面那四位直接就吐了。那些东西他们多多少少都见过,但这种“一锅出”的,他们实在不敢想象。
  没等几个人回过神来,“不倒翁”从屋内窜了出来。姚成功顾不得身上的烫伤,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举枪瞄着“不倒翁”,高声大喊:“不许动。”他这一嗓子也给手下提了醒,都摸向自己腰里。
  可惜“不倒翁”没给他们机会,一闪身到了一个警察身后,双手一用力将那个警察推到姚成功跟前,趁着姚成功躲避的时候,他脚下一滑,已经冲进了那边围观的人群中。就像虎入羊群一样,人群一下就四下散开,慌乱中,往哪里里跑的都有,几个警察举着枪也不敢开火,眨眼之间“不倒翁”便冲到了街尾,警察想开枪也打不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