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红颜薄命(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十多米外的山坡上,白雪将一把美工刀架在谭笑的脖子上,叶舒蒙了。
  愣了半天,叶舒才开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白雪比划着手里的刀对着叶舒大喊:“离开那里,躲开谦师父。”
  “谦师父?”叶舒看了眼脚下的“不倒翁”,对白雪问道:“你说的是他?”
  “不错。”白雪点了点头。
  “你和他是一起的?”叶舒感觉天好像都塌了,有些接受不了这种事实,自己拼了命来救她,结果她和劫持他的人是一伙的。
  “他是我的谦师父,你放了他吧。”白雪哭了起来,面对一心救她的叶舒,她实在狠不起来,哀求道:“叶舒,我知道你是好人,为了救我特意追到这里,但我现在没危险了,你就放了他吧。”
  看着苦苦哀求的白雪,叶舒心里翻天覆地,渐渐皱起了眉头,“可是他杀了孙爽,而且他还杀了其他人,他这种人死不足惜。”
  “是吗?”白雪冷笑了起来,“我也参与了杀孙爽,是不是你也要杀了我,替孙爽报仇?还是打算把我抓起来,交给警察?”
  “什么?”又一个大霹雳,惊的叶舒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孙爽是你的朋友,你们是发小啊?”
  白雪冷哼一声,“什么发小?从小到大她处处想和我比,却比不过我,费劲心思的想看我出丑。”
  “那你也不至于杀了她吧?”
  见“不倒翁”在那一动不动,白雪担心他的安危,没有回答叶舒我话,而是苦笑着说道:“如果有机会,我在和你说。”白雪将美工刀重新架到谭笑脖子上,命令叶舒,“赶快让开,不许对谦师父无理,你朋友中毒了,也只有谦师父能解,你不想她有事就赶紧让开。”
  经他一说,叶舒才发现谭笑不对,被蛇咬了以后就开始默不做声,只是呆呆的坐着,开始以为她是被吓的,现在越看越不对,明明是个暴利女,却这么容易就被文弱的白雪控制住了。
  “她怎么了?”叶舒问到。
  “她被怨女青妇蛇咬了,毒已入体,开始会浑身无力。你躲开,只要你不为难我们,我一定让谦师父给她解毒。”白雪盯着叶舒,她没想到叶舒会打败自己的师父,现在只希望叶舒不再继续为难他们。
  叶舒没敢说“不倒翁”都已经死透了,他怕白雪一激动再把谭笑给杀了,往一旁撤了几步,试探着和白雪商量,“我离得远远的,你能把她交给我吗?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
  白雪看了看叶舒,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不会对我动手,搀她去一边吧,她一时半会不会恢复力气。”
  叶舒慢慢走过去,从白雪手里扶过谭笑时,眼神复杂的看着白雪,他实在无法相信她是“不倒翁”的徒弟,还帮他害过人,叶舒觉得她一定有苦衷,或者是被胁迫才那样做的。
  白雪见到叶舒看着自己,就将目光移开了,然后一路小跑跑到了坡下“不倒翁”的位置。不一会儿,坡下便传来痛不欲生的哭声。叶舒知道,她是发现“不倒翁”已经死了,自己没用再次出手,他就已经死了。
  哭声持续了很久,而且哭声越来越悲伤。叶舒担心她再哭下去会有好歹,于是将谭笑扶到一块石头上坐下,自己来到了白雪的身后。
  “他死了,你节哀吧。人已经死了,哭也哭不活。如果你对我有怨恨,那就对我来吧,我知道你有怨恨要发泄,不要憋在心里。打我也好,拿那小刀捅我也好,我不会反抗。”
  白雪止住哭声,缓缓抬起头,她的双眼已经哭得宣红,看着还和自己努力挤出笑脸的叶舒,问:“你不怕我杀了你?孙爽的死可和我有很大关系,如果你要杀我,或者抓我,现在就可以。”
  叶舒摇了摇头,“抓人是警察的事,和我无关。我一路追来就是为了救你回去,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白雪再次哭了,抬起拳头打了叶舒两下,然后直接扑到叶舒怀里,“你为什么要追来呀?你不追来,谦师父就不会死了……”拳头还不住的拍打叶舒的胸口,说是泄愤,更像是撒娇。
  “我怕他害你。”
  叶舒只说了一句,然后便挺着胸膛让她抱着,打着,直到她哭累了,打累了,没了力气,停了下来。
  两人坐在石头上,旁边就是不倒的“不倒翁”,沉默了半天,叶舒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为什么会和他有牵连呢?”
  “因为只有他能救我。”
  “什么?”叶舒不知道她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白雪看着叶舒,露出一丝苦笑,问:“你记得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叶舒点了点头,“记得,就是在孙爽家,她办的泳池派对,说是欢迎你。”
  “你还记得我当时穿的什么衣服吗?”白雪盯着叶舒的眼睛问。
  “你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裙。”叶舒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这个记忆太深刻了,梦里还经常出现。
  白雪笑了,笑容渐渐由甜变苦,“那你见过我穿长裙以外的衣服吗?”
  叶舒回忆了一下,接触这么长时间,白雪好像真的只见过她穿长裙,从没见过她露过大腿露个腰什么的,摇了摇头答道:“没有。”
  白雪也微微摇头,给他纠正道:“不,你还见过我穿泳装。”
  想起白雪的那身泳装,叶舒笑了,没见过有人穿泳装会穿成她那样子。
  白雪知道叶舒想起那天的情形,她没有笑,而是接着问叶舒,“知道我为什么穿成那样吗?”
  叶舒摇摇头。
  白雪叹了口气,“我也爱美,却不能。”说着,突然当着叶舒的面解开了她的裙子,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和下面的饱满。
  叶舒吓了一跳,眼睛不自觉的向她那里看去,接着就愣住了。不是因为见到什么引人入胜的景色,而是见到的太过惊人,白雪的胸口有一道长长的疤,从胸口直到小腹,就像经历过开膛破肚一样。
  白雪重新穿好衣服,轻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穿暴露的衣服了吧?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治了好多年没效果又弄的肾衰竭。去年在国外做了手术,移植了心脏和肾脏……”
  叶舒静静的听着她的诉说,心里感慨老天不是只对自己不公,对身边这个女孩更是残忍。
  “手术的效果不是太好,渐渐有了排斥反应,家里四处寻医问药,最后听说谦师父他有秘药可以治疗这类病。多方打听知道他在燕京,家里费尽心思求得他老同意,使我拜入他的门下,做了他的弟子,我这次回国其实就是为了让他治病。”
  “那这和孙爽有什么关系呢?只是因为她处处针对你?”
  听到叶舒的话,白雪脸上没了笑意,“她的死和我有关,但不是因为那些。”
  “那是因为什么?”
  “谦师父说让做秘药需要寻找风流成性的男子和水性杨花的女子,那些人有那样的性格是因为他们有异于常人的体质,从他们身上借来一样东西才能发挥药效……我知道孙爽是那样的人,所以和谦师父说了,只是没想到……”说到这,白雪说不下去了,应该是想到了那些,表情很是痛快。
  “孙爽出事那天你在现场?”问话的不是叶舒,而是谭笑,不知道什么时候经常到了两人跟前,看她那都是泥土的裤子,知道她是爬过来的,现在看情形比刚才强点儿。
  白雪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当时我在河边画画,孙爽和一个男子将车停到河边暗处媾和,那个男子见过几次,是孙爽的一个X伴侣,我打电话告诉了谦师父。谦师父让我拍下他们媾和的情形发给他,然后让我离开。”
  “你离开了?你没参与杀害孙爽他们?”叶舒很是兴奋,自己的女神怎么能做那么心狠手辣的事呢,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
  “不,孙爽虽然不是我杀害的,却是因为而死。”“事后我知道孙爽遇害,我特意去问过谦师父,他说只有水性杨花女子的Z宫才适合入药,那里混合过多个男人的精气,尤其是必须刚刚经历过人事后,更能激发药效。”
  谭笑插话道:“所以你师父将孙爽先J后杀?那为什么不在‘松竹堂’动手,还特意跑到河边呢?”
  “不,谦师父没有J杀孙爽,他最痛恨水性杨花用情不一的女人,他说那样的女人最脏。”白雪对“不倒翁”很崇拜,很认可他师父的人品,不容他人质疑,“后来听谦师父说,之所以没有在‘松竹堂’动手,是因为谦师父养的那两条灵蛇嫌孙爽的身体过于肮脏,所以才将她迷倒带到河边……而且‘松竹堂’是谦师父炼药的地方,不是用来杀人的……”
  “松竹堂”是炼药的地方,这可能不假,但说不是用来杀人的,叶舒心里死一万个不信,那里可还有好几个泡在罐子里的呢。
  “灵蛇?”叶舒想到了刚才咬伤谭笑的那条绿色小蛇,忙问:“是做什么用的?‘不倒翁’还听它们的?”
  “它们是谦师父的宝贝,听说已经养了几十年了,给我配药需要它们的毒液。”白雪看了看叶舒,“刚才我不让你替她吸出蛇毒,是因为那两条蛇是吃动物内脏长大的,蛇毒怪异,非同一般。”
  “动物内脏?明明是人的。”叶舒见白雪好像真不知道她那该千刀万剐的师父是拿什么喂蛇的,便没有挑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