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同病相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喜欢白雪吗?”
  在叶舒发呆半天以后,一直看着他的谭笑突然说话了。
  叶舒没有说话,只是半天后才眨巴了一下眼睛算是回答。
  “那你爱她吗?”谭笑接着问。
  叶舒依旧没有说话,这次没有经过多少思考就轻轻的摇了摇头。
  谭笑笑了,满脸的不相信,“爱就爱呗,你不用逃避,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如果不爱她,你会那么拼命的去保护她?如果你不爱她,那你为什么在白雪被劫持的时候就像疯了一样,还不顾一切的追到山里?”
  叶舒看了谭笑一眼,眼睛里回复了些神采,问道:“你爱我吗?”叶舒的声音此时生涩沙哑,咽了几口口水才略感觉舒服些,只是那个问题连上这咽口水的动作,怎么看都是一副猪哥恶心的嘴脸。
  “什么?”谭笑被叶舒这突然的一句给问愣住了,原本打算惩罚叶舒不说实话要去掐他的手也忘了动作,手铐铐住的两只手落在了一起。
  等谭笑愣了一会儿,看清叶舒眼神里有些玩味后,知道自己被耍了,直接在叶舒手背上掐了一下,“你有病啊?”她没大声喊叫,毕竟前面还有别人,手上也没用太大的力,至少叶舒没感到疼。
  “那你为什么挡着那些人,不让他们开枪?”叶舒接着问。
  “我怕他们把你当坏人毙了。”谭笑居高临下咬牙切齿的瞪了叶舒一眼,同时举起自由的左手,攥成拳头在叶舒头上挥舞两下,示意他再瞎说的后果。
  “我也一样。”叶舒对她的威胁视若无睹,挤出一丝笑容接着说道:“因为她是我朋友。我不能置她与危险之中而视若无睹。”
  “那你为什么在白雪中枪后你又像变了个人似的,为什么会反应那么强烈呢?像个恶魔一样,差点杀了小董……不是因为你爱她吗?”谭笑不太相信叶舒的解释,毕竟刚才叶舒的表现太吓人了。
  “我变得激动,是因为我见不得熟悉的人死去,还是以那种形式在我面前离开的,你没看到她当时的眼神,有不舍、有不甘,有遗憾、有解脱,很复杂,还有许多我理解不了的含义,我当时特别恨自己无能救不了她,如果能将我的命换给她我都不会犹豫……”
  谭笑沉默了,她知道叶舒说的没有夸张,她能理解当时叶舒的心情,因为当时她在叶舒身上看到了一种凄凉,就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跪在地上犹如一片落叶,似乎随时都可能被一阵风卷走,在他两眼中看到的不是绝望,而是根本就没有希望。如果非要形容,他那时更像一具行尸走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那种神情,所以她以为叶舒爱白雪,以为她死了,他的世界毁了。但现在看叶舒的情形,虽然不太好,但至少离世界毁灭远着呢。
  叶舒看了眼愣神的谭笑,接着说道:“如果当时死的是你,我也会那样。”
  谭笑突然从思绪中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在叶舒头上,“你就不能咒我点儿好?”打归打,眼睛里却多了丝喜悦,可惜叶舒没看到。
  谭笑帮叶舒揉了揉被她打过的额头,看着车外轻声说:“你知道你当时多吓人吗?我担心死了,白雪死了,如果你因为她再做些啥事,我真不敢想象,你想过你的家人吗……”
  叶舒没听谭笑后面的话,而是问了一句,“白雪现在在哪?”
  “她和‘不倒翁’在后面的车里,回去后会有专人处理。”谭笑没有隐瞒,也没必要隐瞒。
  叶舒没再言语,他明白谭笑的言外之意,知道他已经在晕倒前见过白雪的最后一面了。
  沉默了一会儿,叶舒缓缓说道:“其实‘不倒翁’死了后,没有今天的事情,白雪也活不长了,她哭的伤心不只是因为她的师父,她也在哭她自己……”
  叶舒想坐起来,现在这个姿势让他很不习惯,上一次躺在女人怀里,还是小时候躺在老妈腿上,现在躺在女人怀里虽然躺你舒服,但是真别扭。试探动了两下,没起来不说,还被谭笑按的更用力了。叶舒没敢太挣扎,怕碰到不该碰的,好在这警车前后有栏杆,不管能不能遮住什么,至少没看到司机的脸,没有让叶舒无地自容。
  谭笑看着车外,不知道外面有什么景色吸引着她,叶舒不知道,更看不见。过了一会儿,谭笑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我挺羡慕白雪的,至少她为自己哭过,也有你为她哭过,还为她愤怒过……等我死了,你会为我哭么?”谭笑低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舒,没等他回答,自己又摇摇头,“你一定不会的,按照白雪说的,到时候我会器官衰竭,一定变得又丑又臭的,你躲都来不及。等我要死的时候我一定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说着说着,她沉默了,好像在计划躲到哪里才不会被发现。
  见她无限伤感,叶舒没有安慰,反而呵呵一笑,“等你死了,我一定不会哭。”
  谭笑脸色一沉,在叶舒脸上掐了一把,“我就知道你个没良心的不会哭,你就不能骗骗我,让我高兴高兴吗?还说你不爱白雪?你能为她哭为她拼命,换了我,什么都没了。”
  叶舒笑着看谭笑发脾气,脸被气的更白了,配上那艳丽的嘴唇,煞是好看,还有她那不断起伏的胸口,此时更显得壮观,只是叶舒的眼神中没有丝毫杂念。等谭笑骂够了,他才轻声说道:“等那时候,我也死了,还怎么为你哭。”
  谭笑愣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说道:“你打算为我殉情吗?美得你,那也得看姑奶奶需不需要。”
  叶舒没有说话,轻轻将左腿翘了起来,指着脚问谭笑,“看到什么了?”
  叶舒脚踝处的袜子上有两点不细看都看不到的血迹,看到血迹,谭笑撇了撇嘴,“就有点血呗,你身上的血还少啊?有白雪的,有‘不倒翁’的,还有那条死蛇的……”说到蛇,谭笑愣住了,因为那两点血迹好像似曾相识,她抬起右手看了看,虎口处淡淡的两点和叶舒脚踝处的相仿,距离都差不多。谭笑一下扑到叶舒伸手,伸手将叶舒的脚搬了过来,褪下袜子,脚踝处只有淡淡的两个点,谭笑傻眼了。
  叶舒小心翼翼的抽出左手,拍了拍谭笑的胳膊,“咳……咳……能先起来吗?我被你压的快喘不过气了。”
  谭笑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姿势有些尴尬,但坐直了身子后也没太在乎这些,而是关心的问叶舒,“你什么时候也被那蛇咬了?”
  叶舒本来脸就红,现在被憋的更红了,仰望这谭笑嘿嘿一笑,“什么叫也被那蛇咬了,咬我的和咬你的可不是一条,你是被你绿的咬了,我是被那红蛇咬了,不然你以为怎么抓到的那条蛇?”
  谭笑苦着脸等着叶舒,“你还笑的出来?”
  不说还好,这回叶舒直接笑出声来,“我不笑怎么办?如果要死,不管是哭是笑都得死,为啥不笑呢?至少比哭好看。”
  见叶舒嬉皮笑脸的,谭笑下意识的就想收拾叶舒,只是手举起来又放了下去,“你心可真大。”
  “回去去医院看看,万一白雪说的不对,有能解蛇毒的呢,那不白难过了。”叶舒朝着谭笑吐了吐舌头,“哎,你被蛇咬了,是人变白了,嘴变红了,我有啥变化?你帮我看看。”
  谭笑白了叶舒一眼,装模作样看了一圈,“你喉结怎么不见了。”
  “啥?”叶舒身子一停就要坐起来,结果刚一抬头就撞到一处柔软,马上躺了回去。
  “对不起,对不起。”
  谭笑难得的大度一回,没有追究,“没事的,以后咱们都是好姐妹。”说完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我才……”叶舒摸了摸脖子,发现东西还在,知道被耍了,怒骂道:“你个混蛋。”一挺身,也不管撞到什么,直接坐了起来。
  “咯咯咯……”谭笑依然笑个不停。
  叶舒瞪了谭笑一会儿就不瞪了,她现在笑的这么开心,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吗?不管身上的毒能不能解,至少高兴一天是一天,别没被毒死,反而被吓死了。
  路途不近,尤其警车现在的速度明显比不上他们来的时候。这一路可是苦了叶舒了,坐起来后就不断承受来自谭笑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打击。
  到了刑侦支队,叶舒和谭笑分开了,他被秦川带走了,而谭笑则跟着一队的姚成功走了。
  叶舒没用秦川问,直接将这些天的时都说了一遍,反正他现在这时候也没什么要隐瞒的了,命都要没了,更不在乎什么嘉奖,奖金的事了,直接从上街找小偷到发现孙爽的“星空宝石”,再到怎么发现“不倒翁”的秘密,如何去跟踪,怎么去店里打探,所有的经过一点不落的说了出来,包括他和谭笑假装办案,通过“猴子”找到小偷都说的一清二楚,反而他被蛇咬的事被他略过了。
  交代完经过,叶舒以为自己要被关起来,毕竟“不倒翁”是死在自己手里的。结果秦川拿着笔录让叶舒签过字就出去了,过了半天再进来时就已经放叶舒出去了,根本没提什么拘留不拘留的事儿,而且出了门还给安排了车。
  上车后,叶舒发现谭笑也在,两人相视一笑,但很快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他们发现给他们当司机的竟然是秦川。而且车去的方向也不是去公寓的,无论叶舒怎么问,秦川都不说去哪儿,就连叶舒拿跳车威胁都不行,秦川甚至还鼓励他跳着试试看。
  车子拐进一家看起来有点破旧的医院,秦川将二人带了进去,很快就围上来一堆天使。将他俩先带到房间里,先沐浴后更衣,然后再领进了其它房间,抽血的,验尿的,从头到脚做了一遍检查,尤其被蛇咬过的地方,还被别特意提取了创口组织。
  这时二人才知道,他们的在车上的对话早被人听到一清二楚,特意被安排到这里为他们做检查,别看这破,但却是系统的专属医院,有专家坐阵,更不对外。忙活完这些,二人又被带到了一间病房。
  “结果出来前你们住这里,叶舒住这间,谭笑住隔壁。”
  叶舒往病房内一看,里面类似一个标准间,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此时那人也正扭头再看自己。看到那人叶舒乐了,而那人却快哭了。
  “医生,我不和他一个病房,快带他走,他会杀了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