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乡村惨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舒没有忽悠人,第二天真的去了坟地,不但他去了,谭笑也去了。不过,叶舒是为了去看父母,而谭笑是为了给自己找个长眠之地。
  进了山,谭笑才知道叶舒他们这儿确实是爱埋哪埋哪,这都是荒山,既不是林场又不是田地的,谁也不会没事跑这大山里刨坟来,叶舒的先人在这埋了百年了,也没人来找叶家收什么二十年产权费用,估计再过一百年,开发商也开发不到这里,风景虽好,但实在是太偏了。转了一会儿,谭笑就给自己选了好几个地方,并一一标号,打算好好甄选一下,毕竟要“扎根”于此,这可是大事。
  叶舒坐在父母的坟前小声的说了会话,有哭有笑的,像是个在外受了欺负的孩子,回家了,和父母撒撒娇,诉诉苦。坐在地上自言自语了半天,说的差不多了,叶舒起身将坟头的草拔了一下,不仅是他父母的,还有他祖父母的,叶舒不在家,这里没人打理,已经荒的不成样子了。
  谭笑通过墓碑的标示发现,原来叶家是五代单传。可惜,五代以后就失传了。到了叶舒这代,还没等开枝散叶呢,就出了这档子事,再看看叶家的祖坟,谭笑替他们惋惜,估计以后就没人给打理了。不过没过一会儿,谭笑就开始为自己伤心了,不管这里以后有没有人打理,叶家也都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而自己呢,不过是一个即将在这漫山遍野飘荡的游魂野鬼。
  可能是叶舒和父母倒完苦水了,心情好了不少,指着下面的一块儿地方笑着和谭笑说:“以后我死了,你帮我把我埋在这儿吧,离我爸我妈近,抬头就能看见。”
  谭笑本来就心情不好,听到后白了叶舒一眼,哼了一声,“这话你别和我说,咱俩谁先死还不一定呢,不说那时候我是什么样,你就说到时候你死了,我怎么给你扛这山里来,你认为我有那力气吗?又翻山越岭,又淌水跨河的。”
  叶舒听她说的在理,她是先被蛇咬的,估计死也死自己前边,问道:“那咋办?我不想惊动别人,难道我就暴尸家里了?”
  “咋办?好办。”谭笑惨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呀,既然不想麻烦别人,不如咱俩儿先挖个坑,等咱家觉得要不行了,直接过来往坑里一躺,既入土为安,有了长眠之地了,也省的麻烦别人了……”
  “你真聪明。”叶舒头一回发现谭笑比自己聪明。
  叶舒和谭笑返回村里拿了铁锹和镐,回到山里选好地方开始“自掘坟墓”,山里的土不太硬,叶舒很快就挖出了符合自己身材的土坑,然后又助人为乐,帮谭笑同样挖了一个坑。谭笑则在一旁帮着叶舒设计墓碑,幻想着到时候往坑里一趟,将坑边的土往身上一扒,自己捧着自己的墓碑,也算没有暴尸荒野,而且这大山里面,也不用考虑二十年后有人来找他们续费。
  刨完坑,二人心满意足的回家了,以为一切都准备就绪,可以安心等死了。可惜,天不遂人愿,下午下了一场大雨,雨水夹带着泥沙没用多大功夫就把二人挖好的坑掩埋了。雨后二人去山上看了看,觉得自己白做了一场傻事,后来二人才吸取到教训,“都是自己心急了,凡事不要慌,一切都要等时机,时机成熟了才行。”
  二人在家打算混吃等死,结果他们还没准备好,村里就已经有人超过了他们,死在了他们前面。丁峰和张亚楠回门依旧开的谭笑的车,等丁峰回来送车的时候,告诉了叶舒一个在村里来说已经算上新闻的事件。小雷他妈死了,在村东头的小树林里自挂东南枝了。今天早上有人路过树林时候发现的,人都凉透了,估计是昨晚就出来了。他们回来的时候听到老耿家里很热闹,小雷正在家哭的死去活来的。
  叶舒都不知道小雷他妈长什么模样,两家没什么来往,不知道她为什么想不开,虽然替她惋惜,但自己都命不久矣,也没什么替她难过的,更用不着去吊唁,这事也就当个新闻听听。
  谭笑已经适应了农村的环境,渴了就喝井里刚打上来的凉水,管它微生物、矿物质超不超标,喝着比矿泉水甜。饿了就吃饭,每天三顿饭就是叶舒伺候着,其它时候饿了就自己去园子里找,园子里虽然是丁家种的菜,但产权是叶家的,吃着也不亏心,相中哪个摘哪个,有时候懒得洗,直接从秧上揪下来用手擦擦就吃。谭笑甚至觉得,如果不死的话,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也不错,每天无忧无虑的活着一定很不错,当然,园子里可以种些其它的果蔬,想自己爱吃的草莓呀,葡萄啊……但她清楚,这也只能想想,自己的生命还没那一季的水果长呢。
  晚上,二人摘了几根黄瓜,用葱一拌,配上米饭就是一顿晚饭。饭后跟叶舒去东院串串门,坐一会儿,然后回来看会儿电视就睡觉了。他们不会在东院坐太久,因为隔壁的小两口新婚燕尔,整日里如胶似漆的,怕耽误人家的好事。
  清早,熟睡的二人被一震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了。而且敲的还不是院子的院门,而是房子的正门。
  “谁呀?”叶舒迷迷糊糊的出了屋门,又拔出房门的插销,推开了门。
  “树叶,出事了。”丁峰呼哧带喘的站在门外,满头大汗,也不知道他是从哪跑来的,还是和谁刚动完手,竟然累这样。
  “怎么了?”叶舒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以为他家出了什么大事。
  “呼……呼……”丁峰又喘了两口气,才将气喘匀,“东头儿……耿三儿家……出事了……”
  叶舒长出了一口气,“他家出事你喘成这样,我以为你家有什么事呢,咋的?他家房子着了?”叶舒出门往东边看看,别说火光了,就连烟都没看到。
  “啥着火了。”丁峰拍了叶舒一下,“耿三儿一家都死了,老惨了,你看看去吗?我特意跑回来告诉你一声。”
  “全家都死了?”叶舒除了惊讶就是感到不可思议,“耿二媳妇昨天才埋了,今天他们家又都死了,咋的?地府搞活动,他家都报名了?”
  “你少扯犊子了,看看去不?”
  看着丁峰满头大汗的样子,叶舒笑了,“让我看热闹,你还特意跑回来,你不能给我打给电话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杀了人跑了呢。”
  闻言丁峰脸色一沉,“你滚犊子吧,能打通我还跑回来告诉你呀?你手机关机了,想去快去。还有,你家那位不是警察么,让她看看帮着维持一下现场呗,现在报了警了,警察不知道啥时候来呢,别一会儿看热闹人多把现场破坏了啊。”
  “靠,感情不是找我,是找谭笑啊。”叶舒一下子兴趣全无了,死人有啥好看的,自己过几天也是死人,难道也让人来参观参观?看了眼丁峰,叶舒突然皱起眉头问道:“还知道保护现场,你啥时候有在这能耐了?你想到找谭笑过去看看的?”
  丁峰不敢和叶舒直视,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哪有那能耐呀,村支书在那呢,说警察来以前要保护好现场,我就想到你家这位了……”
  “原来是李强那龟孙子。”叶舒冷笑了起来,当初叶舒父母去世的时候,就是李强帮着肇事者“劝”的叶舒,虽然现在好几年过去了,知道怨不到人家,但现在看到丁峰给他跑腿,叶舒心里很别扭。
  “怎么的?你给李强那孙子当狗腿子了?”
  丁峰知道叶舒误会了,嘿嘿一笑,赶忙解释:“我给那孙子当什么狗腿子,这不,今年要选队长么,亚楠非让我试试,说我守家带地的,当个干部也算有个出息,我现在有啥事都要表现积极点儿你帮我和你家那个说说呗,万一直接破案了,多给兄弟我长脸,哥哥我的前程啊……”丁峰向叶舒又抱拳又作揖,态度很恭维。
  看到哥们这么说话,叶舒也不好拿捏,即便有李强掺和,丁峰的忙,该帮还得帮,何况自己和李强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当初只不过给那肇事者带话而已,自己上学时村里帮着开了贫困证明,虽然没人说,叶舒也知道李强没有在其中使绊子,不然连章都盖不上。
  “行,我帮你问问吧。”
  叶舒刚要回屋去叫,结果谭笑已经穿戴整齐从东屋出来了,扒拉了一下挡在门口的叶舒,“快去穿衣服,我们马上去现场,越早找到线索越好。”
  “嗯。”
  叶舒返回东屋迅速套了衣服就出来了,本来两人睡一个房间睡觉时他就没怎么脱衣服,现在穿起来也迅速。
  这一切让丁峰惊呆了,丁峰拉住叶舒小声的问:“你不是说她不是你女朋友吗?怎么都睡一起了?”
  “少管些没用的。”叶舒出门,反手就将房门上了锁。
  “是就是呗,大方承认多好,还是说你们的关系见不得人……”
  到了耿三儿家大门口,大门紧闭,大门外站了四五几个人,都是跟前的邻居,都抻着脖子往里面看,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其中就有老五,不知道在哪得到的消息,也跑来凑热闹。丁峰推开人群,推开大门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后将谭笑请了进去,叶舒随后跟着,老五见状也挤了进去。
  门里站的是村支书李强和治保主任赵大国,两人见到进来一帮,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差劲了。
  “你们进来干什么?”
  叶舒斜了那二人一眼,哼了一声,“还那么威风,村子里发生凶杀案,也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再干下去了。”
  那二人听到“凶杀案”几个字一下子脸就白了,赵大国更是直接怒视丁峰,“你瞎说什么了?”
  丁峰很冤枉,苦着脸解释:“我啥也没说。”
  “没说他怎么知道?”这事他们没敢宣扬,知道人多了,将来想压也压不住。
  叶舒扭头看了赵大国一样,冷冷说道:“院子里这么重的血腥味,你闻不到?鼻子喂狗了?不是凶杀,谁没事放血玩呢?”
  “你闻的到?”
  吃惊的不仅是赵大国,还有李强,他们见到里面的景象时都吓坏了,跑出来就把房门关上了,至于味道,他们没在意,没想到叶舒在大门口就能闻到屋里的血腥味。
  谭笑没听他们斗嘴,率先走到房前,一把推开了房门,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门口的地面上有血迹,是从里面流出来的,往里望去,厨房地上的血泊中坐着两个“人”,分别被绑在身后装饲料的袋子上,桡动脉被割开,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现在流净了,血都干涸了,两个人嘴里都塞着东西,眼睛挣得老大,表情满是惊慌,真的诠释了什么叫“死不瞑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