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打不过就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守正挽了一个鞭花,一条九节鞭在他手里上下翻飞、可收可放,耍的如同一条银蛇“活”了一样。叶舒是看明白了,他们师兄弟都是和蛇有关,他师弟玩的是活蛇,他玩的是条金属蛇,软硬不同,但同样的狠毒。秦守正舞着舞着,突然一抖手,手里的九节鞭如灵蛇出洞般打向叶舒面门,出手角度刁钻,手法迅猛快捷。
  “啊!”
  叶舒一声惊呼,一拧身躲了过去,心里一阵后怕,想不到这玩意儿打出来这么快。
  接着又是一声尖叫,这次喊的不是叶舒,而是谭笑,此时她已经趴在了地上,原来秦守正也向她打了一鞭,她没叶舒躲的迅速,直接就势趴在了地上,看着很狼狈,不管怎么说,都是躲过去了。
  两招都落空,秦守正没有生气,好像都在他意料之中,本来就是投石问路,手握着九节鞭,依旧保持着那一脸的阴笑,问二人,“你们是束手就擒,还是非要吃些苦?到时候伤了,残了,你们可别怨我。”
  “都要杀人了,还装什么好人?”
  说话的是谭笑,她早就看着老头不顺眼了,明明一肚子心狠手辣,还非要装的一副为人着想。
  秦守正看了看谭笑,发出“啧啧”两声,“小妞还是个暴脾气,可惜我答应老三要把你们‘点天灯’,你们正好男左女右凑齐两盏,不然我非好好收拾收拾你,让你尝尝我的手段,白瞎了。”
  “你个混蛋。”谭笑听出了话里的不良,上前就要动手。
  “小心。”谭笑哪是秦守正的对手,和他动手就是羊入虎口,叶舒想阻拦也晚了,只能同样向前进身,一拳轰出,与谭笑从两侧同时向秦守正打去。
  秦守正嘿嘿一笑,手腕一抖,鞭身向外横扫出去,逼回了谭笑,接着,脚下一挪,让开了叶舒的一拳。
  “好一对同命鸳鸯,还打算共进退。”
  秦守正将九节鞭挥舞开,瞬间将身边笼罩出一个圆形,叶舒和谭笑想近身都找不到机会,而他则找机会偷袭两下。秦守正这九节鞭用的厉害,汇聚了“阴狠毒辣”多个特点,出手刁钻又威力巨大,几鞭子下去就将叶舒家小院铺的红砖敲碎了不少。叶舒还好,脚步灵活,躲避他的攻击不再话下,但谭笑就不一样了,她会擒拿,会散打,可学校和警队里没教过这种传统武术,更没遇到过这种使用软兵器的对手,几鞭子下来就相形见绌了,连滚带爬的,躲得很狼狈。
  几个照面后,叶舒和谭笑的经验不足就体现出来了,配合没有章法,后来更是完全没有配合,谁觉得有机会就偷袭一下。而谭笑的弱点一提现出来,秦守正就找准了目标,防叶舒,打谭笑,趁谭笑不备就偷袭她一下,如果不是叶舒协助,她早被那鞭头穿过几个窟窿了。
  “这还怎么打呀。”叶舒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为了救谭笑还挨了好几鞭,身上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再这么下去,自己早晚被这老家伙耗死。而且自己最强的“靠山”用在这老头身上都不能一击制胜,想打败他,可能性不大,为了不被点天灯,今天即便死也不能落入那人之手,叶舒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
  叶舒作势佯攻两下,做出不要命,殊死一搏的气势,秦守正忙向后撤去,他还是很忌惮叶舒那几下的,自己的斤两自己知道,再来两回,他也受不了,何况对方是两个人,那女的长得好看,手段一般,但她动起手来净下死手,稍不注意着了道,那样谁点谁的挑灯就不可而知了。
  秦守正后退,叶舒并没有趁势追赶,而是拉着谭笑往西边的院墙跑去,到了墙下一把将谭笑抱了起来推到墙上,催促道:“跑!”
  “你干什么?”
  谭笑傻了,他没想到叶舒会让自己跑,自己即便有点拖后腿,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有威胁呀,谭笑又从墙上跳了下来。结果谭笑更傻眼了,她刚跳下来后又被叶舒抱了起来,这次没有往墙上推,而是直接扔出墙了。
  “快跑。”
  看着叶舒的举动,墙外又没了动静,秦守正也傻眼了,估计那个已经跑了,刚才动手时忘了这两个人都是毒入脏器的人,自己和他们耗也耗死他们了,现在院里就剩一个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跑了,而且要速战速决,万一那个再找来什么救兵就不好办了,抡起九节鞭就向叶舒笼罩过来。
  没了累赘,少了牵挂,叶舒踏实了,放松后,功夫也就施展开来,秦守正虽然鞭子舞的热闹,但丝毫打不到静下心来的叶舒。叶舒的脚步很特别,忽左忽右,又蹦又跳的,秦守正根本无法跟上他的速度,甚至不知道他下一步会落在哪。心一慌,他的鞭法也就跟着乱了,不管进攻还是防守,都没有起初的那样协调。而且,心里一乱,便急于求成,变得攻的多守的少。
  终于,趁着秦守正一招用老,鞭子还没撤回的功夫,叶舒凑到了秦守正的身前,脚步一错,肩膀一扭,聚集全身力气向秦守正胸口撞去,秦守正想防或是想躲都来不及了。
  “嘭……”
  两人都摔在了地上,一个是飞出去摔倒的,一个是跌倒的。两人又差不多同时喷出一口血,一个是被人伤的,一个是被毒伤的。
  “还没死?”看着挣扎着站起来的秦守正,叶舒心里一阵拔凉,自己刚才那一下已经用尽全力了,这一下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对身体损伤不小,估计现在不死也没几天活头了,可是就这样还是不能将其击杀,叶舒心里五味杂陈。看情形,估计想要杀这个老头至少还要这样的攻击来两次,可是自己哪有力气了。如果自己没有中毒,或许能有打败他的能力,现在看,除非自己能使出第六式,可惜,第六式自己根本没学会。不行,现在不能胡思乱想,谭笑还没逃远呢,叶舒坐在那默念“宽心咒”,使自己尽量静下来,抓紧时间恢复,能拖一会是一会。
  在叶舒内心翻江倒海的时候,秦守正终于扶着墙站起来了。他刚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结果又吐出一口血来,自己的伤势自己清楚,自己的内脏都受了不小的损伤,如果叶舒再来一下,自己就完了。他很庆幸叶舒中了紫袍相公的毒,现在叶舒的实力也就是以前的一半,不然就刚才那一下,自己就彻底交代在这了,还说什么给老三报仇,今天倒是要谢谢老三了。
  秦守正也不再擦嘴边的血了,用手按着胸口,刚才叶舒那一撞,他肋骨至少断了两根,他也就凭这才判定叶舒已经将近油尽灯枯了。秦守正捡起了他的九节鞭,团在手里,看着叶舒问道:“小子,你这招很强,奔又机会杀了我,可惜,天不助你……这招叫什么名字?”
  叶舒吐出一口浊气,两手拄地,坐直了身子,直视着秦守正的眼睛,缓缓说道:“开山六式第五式——靠山式。”
  “开山六式?”秦守正沉吟了一句,他没听说过这招式,“靠山,别人都指依靠,你这倒别出蹊径,竟然真的是靠。”
  叶舒哼笑了一声,只是笑的太刻意,体内又是一路疼痛,“不错,靠山山空。”
  “靠山山空,形容的很贴切。”秦守正笑了,他知道叶舒没有说谎,他那一靠就是要靠空对方的身体,山都能靠空,何况人了。自己能侥幸不死,还是要多亏叶舒中了陆守谦的蛇毒,而且没有追来的太早,如果来早了,蛇毒没有浸入脏器,叶舒身体没损伤到现在这种程度,恐怕自己还是凶多吉少。
  “呵呵呵……”想到老天都帮自己,秦守正很想仰天大笑,但嗓子眼发甜,他没敢尝试,只是看着叶舒狞笑起来,“小子,没想到你死到临头了还托大,竟然只用第五式,如果你直接最后一式,可能今天你就不用死了,但现在……”秦守正伸出了手里的九节鞭,“你那一招留着到地狱去用吧,我打断你的手脚,看你还怎么兴风作浪。”说着,手腕一抖,一招“白蛇吐信”,鞭头直奔叶舒肩膀。这个时候,他更不舍得直接将叶舒杀死了,他要抓回去慢慢折磨,最好逼他说出“开山六式”的功夫。
  叶舒早就料到秦守正会随时动手,一直注意着他的动作,见他腕子一抖,叶舒就横着滚了出去,然后一个懒驴打滚就势站了起来,然后向西边院墙跑去。
  “小子,你还想跑?”秦守正抡鞭就追了上去,但身上有伤,明显没有叶舒利索。
  “废话,傻子才不跑呢。”叶舒几步就到了墙角,这不到两米的院墙,以前很容易翻过去,但现在气力还没缓过来多少,竟然没有一次就翻过去。
  看着叶舒翻墙未果,秦守正笑的更得意了,都忘了身上的伤痛,对叶舒喊道:“小子,你倒是跑啊。”
  秦守正双手一送,鞭头又击向叶舒,叶舒往旁边一躲,躲进了墙角,墙角用塑料布苫了几袋子东西。
  看到这些袋子,叶舒心里一喜,一把揪下了上面的苫布抛向秦守正,秦守正用鞭子一扫,就将苫布打落在地。叶舒用力抱起一个袋子像秦守正砸去,秦守正再次甩出鞭头,直接打在那袋子上,袋子一下子变得四分五裂,见袋子裂开,叶舒忙将头埋到另一块苫布下。
  “啊!”秦守正一声惨叫,“你小子好阴险,竟然用石灰。”
  没错,叶舒扔的就是石灰袋子,他家离河边太近,为了防止蛇虫鼠蚁进院,他特意让丁峰买回来洒在墙根的,没想到剩下这几袋子今天还救了命了。
  见秦守正脸上并没落多少石灰,叶舒不敢怠慢,踩着袋子爬上了墙头,一翻身,落到了院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