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拦路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舒借水路逃跑的想法是好的,可以节省脚力,但他忽略了一点,河里水势湍急,入水后根本由不得他们掌控,几个浪下来,他和谭笑就被打蒙了,顺水直下又被呛了不少水,果然是省力了,他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是用绳子套住了身子,他们就直接沉尸水底了。他们能在浅滩停下,还要多亏被水流冲了到那里,不然再过不远,他们就随着瀑布下去了。
  爬上岸后,两人一阵后怕,在这水里能活下来和会不会游泳没有一毛钱关系,听着不远处震耳欲聋的水声,两人直呼命大。
  水中虽然惊险,但叶舒多少攒了些力气,和谭笑互相搀扶着,一头扎加了山里,他们清楚,这里不安全,秦守正随时能追上来,山上有小路他们也不敢走,专挑树密林深的地方钻。
  叶舒和谭笑逃得很狼狈,山势陡峭,树高叶密的,黑乎乎的,想跑都跑不快。二人浑身湿漉漉的,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汗,衣服也被树枝刮的破破烂烂。
  一路跋山涉水,终于,在淌过一条小河后,两人都瘫倒在地。
  “跑不动了,咱们歇会儿吧。”
  “歇会儿吧,那老家伙想追,估计一时半会也追不到这儿。”
  不仅谭笑累坏了,叶舒也没好到哪去,两人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而且体内的疼痛一点也没有减轻。这处溪边树木稀疏些,月光照下来,多少看清点东西。两人歇了一会对视一眼,都笑了,不是因为劫后余生,而是现在两人浑身破破烂烂的还一身泥土,弄的跟个野人似的。山风刮起来有些凉,叶舒见谭笑身子微蜷,在那发抖,坐起身子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
  谭笑看了眼只穿着一件短袖的叶舒,知道他也冷,便要将衣服取下来,结果刚一动就被叶舒捂住了。
  “你穿好,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
  “你不冷吗?”谭笑关心的问。
  叶舒微微一笑,说:“我不怕冷,这点温度对我来说就是小意思,即便再冷点,我也有办法。”说着,后伸手搓了胳膊,打算和谭笑演示下摩擦起热。结果,搓了两下,热没出来,泥出来了。
  “尴尬了。”叶舒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哈哈……傻样。”谭笑被叶舒的表情逗乐了,知道叶舒的一片好心,这个时候还能苦中作乐,没有再和他客气,拉了拉衣服,将身子捂的更严实些。身上湿乎乎的,山风一吹,冷的很难受。
  叶舒站起身来往四周看看,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再看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辨别了一下位置和方向,和谭笑说道:“这里还是这片大山的边缘,我们当地人管这儿叫狼沟子,据说以前有狼,我们还要往西走,那边人迹罕至,咱们即使死在那,估计那老家伙也找不到。”
  “我们走吧。”谭笑听到说这里有狼,心里一激灵便站了起来,她可不想没被点天灯,结果葬身狼腹了。“我就想安安静静的死去,怎么还这么难呢。”
  “哈哈……”叶舒见谭笑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就是一阵笑,然后给她解释:“有狼也是以前了现在早没了,这地儿我小时候就来过。”
  “有没有狼咱们都要走了。”谭笑活动下手脚,现在还不是多做休息的时候,跳河前看到秦守正那气急败坏的样子,知道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追过来。
  “咕噜噜……”谭笑肚子里突然一阵打鼓。
  叶舒笑着问谭笑,“饿了?”
  “嗯。”谭笑脸一下子就红了,肚子里的声音在这宁静的夜里格外清洗,她没好意思抬头,从中午到现在,她们什么都没吃,而且这一路逃亡,很耗体力。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等着,我去看看,山里面就吃的多。”
  叶舒钻进了林子,不一会儿,扛着一些枝条回来了。
  谭笑看叶舒扔在地上那些枝条上有些个头不大圆圆的东西,一串一串的,像葡萄又没有葡萄大,她连见都没见过,谭笑拿着那些东西问:“这是什么?”
  “我们这儿管这玩意叫黑星星,具体叫啥我也不知道。”叶舒揪了一串塞到嘴里,吧唧了两下,把枝茎吐了出来,“吃吧,挺甜的。”
  谭笑从枝上揪下一个放到嘴里,嚼了一下,一股甜浆爆了出来,确实很好吃,然后也学着叶舒那样,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这个时候用不着装淑女,何况她本来就不是。
  吃完后,虽然没有吃饱,但肚子里至少有东西了,二人继续上路,反正山里野果多,饿了就吃点,好在叶舒对这些能吃的果子还认识几种,没吃到带毒的。其实即便吃到带毒的他们也不怕,只要不落在秦守正手里,不被抓去点天灯。累死,毒死,他们都不在乎。
  山越来越陡峭,林子也越来越密,黑灯瞎火的,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试探着往前走,有些地方树枝太密,他们还要自己开路,磕磕碰碰的,弄的遍体鳞伤。反正就是累了就歇,歇够了就走,管他哪里呢,死哪儿埋哪儿,反正脚下的落叶够厚。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黑漆漆的,认准了一个方向就是不停的走,突然,谭笑一把拉住了叶舒,“你听到什么声音了么?”
  “声音?没听到啊。”叶舒停下脚步侧耳听了听,除了两人的呼吸声,没听到别的声音。
  谭笑摇了摇头,坚持自己的话,“有声音,咱们爬这座山的时候,我刚才就听到了,一直跟在咱们后面。而且我感觉的到,有什么东西就在离咱们不远的地方,正在暗处观望着咱们。”
  叶舒相信谭笑不是在危言耸听,女人的感官就是比男人敏锐的,“难道那老家伙追上来了?”叶舒觉得不太可能,自己一路没太耽误时间,这深山老林的,秦守正不能追的这么快呀。
  “不是人走路的声音。”谭笑再次说道。
  “不是人走路的声音?”叶舒跟纳闷了,难道这荒山野岭的,遇到什么觅食的猛兽了?这个很有可能,现在距离天亮不算了,这位置距离上岸的地方至少有几十里了,没人会平白无故来这里,即便是鬼,都嫌这里偏远。
  “对,就是那种嘶嘶的动静。”
  “嘶嘶的声音?蛇?”叶舒突然想到了那种东西,在这山里,蛇还是很多的,不过东北这山里的蛇种类不多,大多都是无毒的,倒不是太害怕。
  叶舒一提醒,谭笑终于对上号了,低声叫道:“好像真的就是蛇。”她怕的就是这种打洞的东西。
  叶舒拍了拍谭笑,“别怕,别怕,蛇很少攻击人的,一定是咱们进入人家的地界了,只要咱们不招惹它就没事。”
  “真的?”谭笑才不相信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动物。
  “真的,别怕。”
  叶舒将开路用的树枝转了过来,一边走路一边敲打地面,打算来个打草惊蛇。还别说,这招还真有用,走到山顶了,谭笑再也没说听到那种“嘶嘶”的声音,而且现在天色渐亮,能看见东西了,二人心里也更踏实了些。
  “哎呀!”谭笑一声惊呼,跌倒在地,顺着山坡滚出去老远。
  叶舒以为谭笑是脚下踩空才跌倒的,忙跑过去将谭笑扶了起来,询问道:“怎么了?伤到没有?”
  谭笑揉了揉身子,一把搂住了叶舒的胳膊,颤颤巍巍的说道:“我,我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软软的。”
  “在哪儿?”
  “在那。”
  谭笑往坡上一指,抬头一看,吓的“妈呀”一声尖叫。叶舒扭头看去,心里也是一激灵,只见山坡上有一条白蛇,身子直挺起一部分就比自己高了,身子比自己胳膊还粗,快赶上谭笑的腰了,脑袋有篮球大小,此时正吐着蛇信子看着自己和谭笑。不用想也知道,谭笑刚才是踩到这位“大爷”了。这位是“白娘子”还是“白老爷”啊?没听说东北山里还有这么大个的蛇呀,不是说蟒蛇都是在南方热带地区的么?
  “跑啊。”管它是什么来头呢,看它样子好像在酝酿情绪,再耽搁就成它送上门的早餐了,管它能不能跑过蛇呢,跑不过也不能坐以待毙,叶舒拉着谭笑顺着山坡就往下跑。
  白蛇似乎没料到面前那两个“东西”说跑就跑,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去追。
  “嘶嘶嘶……”
  听到身后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叶舒扭头看了一下,差点吓的摔在地上,山坡上那条白蛇身子展开,至少有七八米长,而且移动速度一点都不慢,在那草地上滑行,跟腾云驾雾了一样。好家伙,叶舒拉着谭笑急忙加速,将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不顾一切的撒开了跑,下坡还好,一口气就跑到山下了,但再往对面山上跑,就废了劲了,刚跑到半山腰,谭笑就跑不动了,已经怕了一夜了,哪还有那么多力气,此时两腿就跟灌了铅似的,看那白蛇已经到了山下,谭笑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快跑吧,我不跑了,估计它吃了我也就饱了。”
  “你说什么呢,不是都说好了要跑一起跑,不再分开了吗。”叶舒用力去啦谭笑,结果谭笑说什么也不起来,还用力的捶打叶舒的手。
  “松开,我不跑了,反正咱们早晚是死,只要没被那老家伙抓去点天灯,葬身蛇腹我也愿意。”
  叶舒拉了谭笑几下她都不动,知道她现在心灰意凉,甘心赴死了,也不再拉她,直接挡在她面前,“既然拉钩了就不能反悔,你不跑,我也不跑了,大不了一起死,我看这大蛇个头不小,胃口应该也不差,能一顿吃俩。”
  “你……”谭笑看着面前愿意陪着自己去死的叶舒,突然哭了。
  叶舒用他那脏手帮着谭笑擦了擦,结果擦得她一脸泥,“哭啥?一会儿咱们就化身蛇粪,就彻底分不开了。”
  “蛇粪?”看着已经开始往坡上爬的白蛇,谭笑心里一阵恶心。
  “你不想做蛇粪?我也不想啊。”叶舒嘿嘿一笑,转过了身子,直勾勾的盯着那白蛇。就在白蛇里他们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叶舒猛地冲了上去。
  “你又骗我。”
  看出了叶舒的打算,谭笑大声哭喊着,可叶舒连头都没回,只是回应了一句,“你是鲜花,我怎么能让你去做蛇粪。”便毅然决然的冲到了大蛇跟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