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阴魂不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舒还很虚弱,看状态更不如以前,脸色红的发紫,嘴唇灰里透着青。谭笑捡起一根树枝给他当作拐杖,然后搀着叶舒,一点点往山顶上爬,两个人气力都不足,爬一会儿,歇一会儿,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费劲巴力的到了山顶。
  站在山顶放眼望去,除了石头就是树的,连个遮风的地方都没有,没办法,不知道还要熬几天呢,怎么也要找个差不多的容身之所,两人又接着往山里走,终于,在日头已经偏西的时候,他们爬上了一座高峰,然后停了下来。
  当然,他们停下来,不是因为找到了合适的藏身之处,而是没路了,面前的山断开了,山顶像被刀切开了一样,他们的脚下就是一处断崖,几十米外才是另一边的山顶,不知道是地震还是什么原因形成的,长长的看不到尽头,很壮观,可惜现在却没心思去欣赏。叶舒探头往下看了看,底下有雾气,看不到底,更不知道有多深,而且崖边长了不少树,想换个角度看也不可能。唯一能确定就是,如果失足掉下去,一定是十死无生。
  山顶上树木不多,但石头很多,大小高低都有,谭笑找了一处荫凉坐了下去,看着叶舒问道:“往回走?还是绕过去?”这一路连渴又饿的,虽然沿路摘了点野果吃,但根本不够用,她现在已经是折腾的彻底没了力气。
  叶舒四下看了看,两处山顶间的深沟不知道有多长,绕要怎么绕过去?绕多远?都是问题。往回走,那更不现实了,不说那秦守正追没追来,就那条白蛇就要了命了,万一不止一条呢,叶舒可不认为他有再一次吓跑大蛇的能力。叶舒一时也是没了主意,在山顶来回踱步。
  “哈哈哈……”
  突然,山下传来一阵笑声。
  “可算让我追上了,你们倒是逃啊,怎么不逃了?”
  叶舒和谭笑听到声音都紧张了起来,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山坡下慢慢走上来一个人,同他们一样衣衫褴褛,但状态比他们可强多了,脚下生风,脸上笑意正浓,正是那阴魂不散的秦守正。
  “怎么还没完了呢?”谭笑看到秦守正,心里一个劲的叫苦,他真是阴魂不散啊,这深山老林的,估计阴魂都难找到一个,他却是“不离不弃”,竟然追到这里了,看样子也不像遇到大蛇攻击,轻松的很。
  看着秦守正上了山顶,叶舒反而不紧张了,拍了拍谭笑的手以作安慰,然后缓缓站起了身子,忍着疼痛笑着对秦守正说道:“你倒是真执着,穷追不舍啊,这深山老林的,不怕遇到什么猛兽?我就纳了闷了,你就非要抓我们回去点什么天灯?你们师兄弟感情就那么深?”
  秦守正一夜没做停留,也是累了,站在了叶舒面前十多米的地方倒了几口气,其实他一路上已经跟丢了好几次,只是每次都凑巧能找对方向,将要亮天的时候,谭笑那几声尖叫更是给他明确了方向,所以,经过一路紧追慢赶,终于在这里追上了。其实他也没强到哪去,翻山越岭,淌水钻林的,他唯一比叶舒和谭笑好的就是随身携带者干粮,一路上没饿着,而且他没中过毒。
  秦守正喘匀了气后看着叶舒笑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得意的说道:“小子……我刚开始还想抓你们点天灯,回去给老三守坟,现在,嘿嘿……”秦守正笑中透着一股阴邪,“我发现你小子那几招很厉害,在你那也埋没了,正好给我,我帮你扬名江湖。”
  “什么?”叶舒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挺贪心,还惦记上自己的功夫了,哈哈笑了起来,“传给你,再让你杀了我。你想啥呢?梦游没醒呢?”
  “嘿嘿……那可由不得你,我想知道的东西一定会知道,没有老夫撬不开的硬嘴。”秦守正一脸阴笑的看着叶舒,就跟流氓遇到一个衣不遮体的美女一样。
  “不怕我瞎说?”
  “不会的,倒是你只会盼着早点说完,好快点结束痛苦。”
  听他的意思,他倒是对自己的能力还很有信心,叶舒哼了一声,“是吗?那你可抓紧了,估计这蛇毒我也捱不了几天。”
  秦守正点了点头,“那确实不能耽误了,问完了,我还得趁你有口气,带回去给你点灯呢。”说着,抽出九节鞭抖了一下便向叶舒招呼过来。
  “你特么的还想着点我呢?”叶舒骂了一声便冲着秦守正冲了过去,不顾秦守正手上飞舞的九节鞭,一路横冲直撞,完全就是以命搏命的姿态。
  “啊!”
  秦守正没想到叶舒不按套路来,什么试探环节都没有,更不分虚招实招,甚至连防守都没有,直接就冲过来了,他怕叶舒再使出那什么“靠山式”,心里一慌,紧忙后退,与叶舒保持一定距离。
  见到秦守正不敢正面交锋,叶舒哈哈大笑,“就你这点能耐还想学爷爷的开山六式?你这鼠辈也配?痴心妄想。反正活不了了,爷爷今天让你见识见识第六式,开山,开山山崩天地惊。”
  叶舒是虚张声势,他会的话早就用了,何必等到现在,现在只不过是让秦守正分心,投鼠忌器,好寻找机会下手。他是随口一说,但秦守正当真了,他听叶舒说过‘靠山式’是第五式,第五式就差点要了自己命,那第六式不得更牛?听叶舒一说,他躲得与叶舒更远了。反正叶舒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下,只要不和叶舒硬钢,熬也能将叶舒熬趴下。
  听到叶舒还有后手,崖边石头上坐着的谭笑也是为之一振,慢慢站起了身子,从地上抄起一块石头,打算趁秦守正不注意来上一下,给叶舒创造个机会。而且,她也盘算好了,只要叶舒不行了,她就拉着叶舒一起跳崖,怎么也不可能让秦守正抓回去点天灯。
  就在三人互相打量的时候,一道白影顺着石头缝隙也到了崖边,观望了一下山顶的局势后,悄悄的溜到谭笑所在的石头处,猛地窜起来,张开它那血盆大口。
  “啊!”
  谭笑发现时已经来不及躲了,向旁边一侧身。结果,头躲过去了,肩膀却被大蛇咬住了。
  听到谭笑的惨叫,叶舒紧忙回头,只见被他打走的那条白蛇正咬着谭笑的肩膀,将谭笑拖倒在地,身子还在往谭笑的身上缠绕。
  “王八蛋,你放开她。”看到谭笑那痛苦的表情,叶舒眼睛都红了,也忘了身上的疼痛,直接使出“巡山式”蹿到大蛇近前,挥拳照着蛇头就是一拳。
  白蛇挨了一拳后身子一晃,但依旧没有松嘴,就连缠着谭笑的身子没有一点没松,反而越来越紧。
  “你松开她。”见谭笑脸色通红,再一会就被活活勒死了,叶舒纵身骑到大蛇身上,一边往出拉谭笑,一边不要命的挥拳击打大蛇的脑袋。
  接连的几拳下来,大蛇不断的扭动身子,终于松开了缠绕谭笑的身子,但不知道是不是疼的忘了张嘴,一直咬着谭笑不松嘴,而且还开始拼命的翻滚,打算将叶舒翻下去。
  “啊!”稍微恢复神智的谭笑,也不断扑打挣扎,打算逃出蛇口,可惜,她那几下只是让大蛇翻滚的更加卖力。
  一边的秦守正看傻了,怎么?老天这么帮忙,还派个帮手下来。
  二人一蛇扭打在一起,蛇身又大又重,叶舒根本不能阻止它活动,只能抱住蛇的身子,它翻滚他就翻滚,逮住机会就用力敲打,让它把谭笑松开。
  “啊!”叶舒突然觉得身下一空,大蛇竟跃了起来,这大蛇似乎疯了一样,翻滚的更加用力。叶舒暗道不好,现在是在崖边,一不留神就会掉下去的。怕什么就来什么,大蛇慌不择路竟然真的翻滚到了断崖边,然后直接带着两人掉了下去。
  “啊!”
  来不及多想,叶舒隔着白蛇紧紧的抱住谭笑,刚清醒过来的谭笑也用劲全力拉住叶舒。抱住对方不为了能够死里逃生,只求黄泉路上有个伴儿。这断崖的高度他们都打量过,说深不见底有点夸张,但摔个粉身碎骨却轻而易举。
  “啊……”
  “啊……”
  随着两声撕破喉咙的惨叫,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山顶上彻底没了声音。
  秦守正趴在断崖边探头往下张望,下方深不见底,但都没接住那二人一蛇,刚才那长达数秒的叫声,说明他们掉落的深度不低,断崖侧壁上虽然长了不少树,丝毫没有接住他们的可能。这么高摔下去,即便下面是水也会将人摔的稀巴烂。
  “哪里来的巨蟒,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再熬一会儿,我就将他们抓到了,在这山上我就能让他把他所学的原封不动的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呀?老三,是不是我食言了,你故意看我笑话呢……”
  到嘴的鸭子飞了,秦守正站在崖边忍不住顿足捶胸,确切的说,应该是只顿足,没有捶胸,因为胸口的肋骨被叶舒撞断了,刚捶了一下就疼的他龇牙咧嘴,不敢再捶第二下。
  在山顶骂天骂地骂老三,骂到天色将黑,将能骂的都骂了一遍,也没见或人或蛇的爬上来,想想山里应该还有别的野兽,秦守正唉声叹气的往回走去。这一次,既食言对不起师弟,又一无所获,受伤不轻对不起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