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毒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路的距离不短,至少上百米,路的尽头是一个空场,等走到近前的时候二人傻眼了,确切的说是被震撼到了。
  面前是一个半球形的大广场,直径至少一百多米,最高处距离地面估计也不会少于五六十米,球顶上有九个洞,光就是从那里照下来的,将整个空场照的虽不明亮,但至少能够视物了。广场上没有什么怪兽盘踞,广场中央有一处石坛,四周有点反光,好像有水,石坛正中有一棵树,正与顶上正中最大的那个洞相对。树不高,也就四五米的样子,树上叶子不多,挂了几颗果子,果子不小,在光线之下,显得很神秘,因为顶上九个洞照进来的光线都聚集在那棵树上,有点“众星捧月”的意思,好像特意为它布置的一样。
  看到面前的景象,二人除了惊讶还是惊讶,谭笑嘎巴嘎巴嘴,不确定的说道:“这……这是哪位古人的墓穴?”
  叶舒白了叶舒一眼,很不赞同她的看法,“墓穴的话,这里怎么没有棺材?我估计是哪位仙人的洞府。”
  “你更能扯,还神仙洞府,神仙这么见不得光?可能棺椁就在那棵树底下……”谭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你是盗墓小说看多了吧,棺材上种树,植物人啊?你咋想的……”
  两个人犟了两句,都不认可别人的想法,打算走到近前一探究竟。
  突然,谭笑拉了拉叶舒,“你听,什么声音?”
  这次没有谭笑提醒,叶舒就已经听到身后有淅淅索索的声音,转过身去,只见黑漆漆的洞里闪了两点红光,待红光快到近前了才看清竟是那条大蛇,它的两个眼睛在黑暗里泛着红光,跟两个缺点的灯泡似的。
  “它怎么还追这来了?”叶舒拉着谭笑就往广场中央跑。
  “啊!”
  哪成想刚跑出两步脚下一空一空,两人都摔倒了,原来在洞口即将到达广场的地方有一道半米多深的沟,这里的光线暗,再加上刚才只注意眼前这一切,结果忘了看脚下了,没跑两步就掉在了这个沟里,沟底还不是平的,中间低,四周高,像个大号的铁锅一样。
  “哎呦……”
  两人跌在沟底,坐起来时见大蛇已经到了跟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都攥紧拳头打算再和它来次殊死搏斗。结果,大蛇到了沟边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从沟上爬了过去。
  大蛇没攻击他们,他们也没敢去主动招惹,叶舒这才发现这大蛇尾巴伤的不轻,有两三米是完全血肉模糊的,一路爬过去,地上都是血迹,怪不得醒来是发现水里有那么多血。看看大蛇的惨样,咱想想自己和谭笑,实在是太幸运了,他不怕一下子摔死,就怕摔个半死不死,那样实在太遭罪了。
  等大蛇完全爬过去,叶舒趴在沟边自言自语道:“怎么的?这大蛇是摔杀了还是被那群蜜蜂给蛰疯了,怎么对咱们视而不见了?”
  谭笑同样趴在叶舒身边,看着大蛇慢慢爬上了石坛,又爬上了那棵树,说道:“那蛇没疯也没傻,估计失血过多,改吃素了,它是奔着树上那几个果子去了。”
  叶舒想反驳两句,但话没出口便发现谭笑说的没错,那条大蛇确实是奔着那几个果子去的,它已经爬上了那个树,身子盘在树干上,正在伸头去向最上面那个果子。
  “我靠,那树禁得住它那分量吗?”叶舒都为那棵树捏了把汗,这环境下能长这么高不容易,何况还接了几个果子呢,如果被这打算给压折了,那可真是可惜了。
  叶舒正在为那树惋惜呢,谭笑捅了捅他,“那蛇怎么了?”
  叶舒收回心思,只见那蛇在树上不断翻滚,“扑通”一声,从树上掉了下来,然后在石坛上挺了继续便彻底“放挺儿”,没了动静。
  “它这是怎么了?”叶舒不解的问。
  “它就吃了一个果子,然后就那样了。”
  叶舒往树上看去,果然,最高的那个果子已经不见了。
  “难道那果子有毒?”
  “嗯。”谭笑用力的点了点头,这点她没异议,身子不自觉的开始发抖,她能想象得到大蛇刚才的痛苦。
  “我去看看。”叶舒从沟里爬起来就要过去看看。
  谭笑一把拉住了叶舒,“你别过去,万一它没死呢。”
  叶舒嘿嘿一笑,“死不死我也不怕它,大不了就把我吃了呗。”
  谭笑没有再阻拦,也从沟里爬了起来。
  “啊!”
  谭笑又坐到了沟里。
  “怎么了?”
  “刚才掉下来把脚崴了。”
  叶舒跳回沟里抓过谭笑的脚摸了摸,“还好,没伤到骨头。”
  “没事。”谭笑挣扎着站了起来,在叶舒的拉扯下从沟里上来了。
  “那你先在边上站会儿,我过去看看。”
  “嗯。”
  叶舒往石坛处走去,谭笑默默的看着,左脚还隐隐作痛。无意间,谭笑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块凸起,那里的石头比别的地方高了十多公分。
  “正好过去坐着。”
  谭笑一瘸一拐的到了凸起边缘,转身坐了下去。
  “啊!”
  那块石头并不牢靠,她一坐下去,那块石头就沉了下去,变的与地面一平,她没坐稳,直接倒了下去,紧接着,耳边响起一阵轰鸣。
  “轰隆隆……咕噜噜……”
  只见两个各有一个东西向自己这边过来,谭笑想躲,但一着急手脚好像都不听使唤,翻身都没有力气。
  “怎么了?”没走几步的叶舒听到声音猛然回头,只见洞口两边有两个高大的黑影正在向洞口移动,而谭笑好像吓傻了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紧忙回去,将谭笑抱起来往广场中间跑。
  那两团黑影还在向洞口移动,而且越来越快,现在叶舒看清那两团黑影是真容了,那是两个两米多高的石球,它们“咕噜噜”一前一后滚到洞口附近,然后重重落在刚才叶舒和谭笑跌倒的那个沟里,两个石球“咣当”撞在一起,将洞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叶舒放下谭笑来到洞口,石球和洞口是严丝合缝啊,“这是特意为这准备的啊。”
  谭笑一瘸一拐的走到叶舒身边,“这是堵死了呗?”
  叶舒同样一脸的苦笑,“是啊,堵上怕堵不严,还找个大石头敲敲。彻底堵死了,再有蛇也爬不进来了。”
  谭笑走到他刚才坐的那个位置,敲了敲地面,看看是否反应,结果那块石头和地面像长在了一起一样,根本没什么变化,又到别的地方看看,依旧没发现什么机关。
  “我们也出不去了。”谭笑跌坐在地上,光线暗,也看不出表情的悲喜。
  叶舒嘿嘿一笑,“正好,这下没有再追咱们的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也对,不用跑了。”
  两个人都是真的心大的主儿,没人来抓他们去“点天灯”,也不用进谁的肚子里最终化为肥料,这不就是他们想要的结局吗。
  “我们去看看那蛇是怎么回事。”叶舒搀起谭笑,两人晃晃悠悠的走到石坛处。
  刚才在洞口只是看到这边有个石坛,到了近前才发现石坛还不小,有三十多公分高,呈一个八边形,有一条巴掌宽的水流从不远的地面石缝处流出,在石坛处绕了个圈,然后又在另一边流到了地下,看样子应该是附近有条地下河。水很浅,但很清澈,叶舒用手捧着喝了一口,很凉,还很甜。
  见叶舒上来就喝水,谭笑生气的打了他一下,“你疯了,不怕水里有毒啊?”
  叶舒疼的一咧嘴,然后傻笑道:“有毒就有毒呗,咱俩就是来等死的,正好这里当坟,都省的埋了。”
  “也对。”谭笑蹲下洗了洗手,又洗了洗脸,然后在水的最上端接了一捧水喝了,“嘶呵,舒服。”
  叶舒看着谭笑那轻松又懒惰的表情嘿嘿一乐,跨过水流,迈上了石坛。
  “呦呵!”
  石坛除了那条已经挺尸了的大蛇,还有两副骸骨,看样子都是什么动物的,只是现在都剩骨头了,叶舒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动物。看看那条大蛇,嘴巴长得老大,表情很是狰狞,虽然死的透透的了,但看着还是挺恐怖。往它身子上看,前半截还好些,还是以前的姿态,脖子处有个包,应该是那还没完全吞下去的果子,再看它的后半截,那就是遍体鳞伤,刚才它在沟上面过去,没能看的真切,现在近距离看,那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已经完全是血肉模糊一片,尤其是尾巴,有一段已经快成泥了。
  看到大蛇的惨样,叶舒不由得下身一紧,后背发凉,如果没有大蛇给挡去了水面的冲击力,就凭自己,一定死的透透的,而且看样子还是被“灌肠”灌穿而死,那死的可就惨烈了。
  “你看什么呢?啊!”谭笑刚上了石坛也被大蛇的惨样吓了一跳,估计她也想象到了什么,手里拉着叶舒,身子有些哆嗦。
  叶舒抬头看了看,树上还有两个果子,每个都有婴儿脑袋大小,红彤彤的,很是馋人,但一想到刚才大蛇的惨样,叶舒立刻没有兴趣,能将这么大一条蛇瞬间毒死,这要多大的毒性。摇了摇头,叶舒下了石坛,将谭笑也扶了下来,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两个人将整个广场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其它的洞口,也没发现什么机关。没有什么发现更好,两个人直接坐到了地上,终于不用再跑了。
  “咕噜噜……”
  “咕噜噜……”
  两个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开始打起了鼓,两个人相视一通苦笑。
  叶舒从裤兜里掏出两个小野果,递给了谭笑,那是她们上午爬山时他吃剩下随手放兜里的,没想到还在。
  谭笑接过去吃了一个,另一个又递给叶舒,“这个给你。”
  “你吃吧,我这兜里还有。”叶舒没接,又去掏另一边的裤兜,结果掏出来的是他的手机,这个手机从他跳河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罢工了,现在湿哒哒的,还不如一块砖头。
  “吃吧。”谭笑将那个果子又递了过来。
  叶舒摇摇头,“我不吃了,我小学老师教过我,人饿到一定程度,喝凉水都解饿。我还不饿,还没等到喝凉水的时候。”往后一仰,叶舒躺在了地上,看着顶上那几个透进光来的洞。他的小学老师还教过他,“没食物的时候不要想着饿,心无杂念,饿着饿着就不知道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