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问风问雪问初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叶舒躺在地上,谭笑也学着他的样子在地上摆了个“大”字,感觉这洞内温度不低,穿了好几件衣服还湿乎乎的很不舒服,谭笑坐起来将叶舒那件还有自己的那件外套都脱了下来,只穿了一件T恤,然后又毫不在乎形象的躺在了地上。
  大蛇咬过的肩头有几个伤口,但不深,也不疼,如果不脱衣服,她都忘记了。谭笑侧过脸看了看叶舒,见他一动不动,轻声问道:“你睡着了吗?”
  “没睡,我怕我一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叶舒一直在望着上方透光的洞,此时光线转暗了一些,不知道那里的光源是来自哪里,为什么还会变化。
  “这就是我们的归宿了吗?”
  “是啊。”叶舒依旧看着那里,眼睛半天才眨一下。
  “你怕死吗?”
  “怕,也不怕,反正怕不怕都要死。”
  “我也以为我不怕死,但这里安静的要命,我又突然怕了。”
  “死了就不怕了。”
  安静了一会儿,谭笑挪到了叶舒的身边,躺在了他的身侧,接着问:“这样死了,你有什么遗憾吗?”
  叶舒看了上方半天才回答:“有,没能看到害死我父母的死去……如果昨天一见面,我杀了他就好了,我就可以安心的去见我的父母了。”
  “不。”谭笑坐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叶舒,“如果你杀了张玉溪,你死后更没颜面去见你父母了,他们不会希望他们的孩子变成一个杀人犯。”
  叶舒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吧。”叶舒突然苦笑了起来,“老头子骗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自认问心无愧,不求什么善报,但却没等来恶人的恶报。”
  “凡事不可能事事遂心的。”
  叶舒望了眼谭笑,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对她问道:“你呢?有什么遗憾吗?”
  谭笑摇了摇头,“我没什么遗憾。”
  叶舒才不相信她的话,明显的言不由衷,接着问道:“那有什么不舍吗?”
  “没有。”谭笑回答的还是很干脆。
  叶舒看了看谭笑,她居高临下背光坐着,虽然近在迟尺却看不清她的脸,“可以说说你的家人吗?我知道你不爱提他们,这个时候应该没什么不能说的了吧。”
  “家人。”谭笑哼了一声,“没什么不能说的,就是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我跟了我父亲,我妹妹跟了我母亲,我父亲重新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又有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什么都跟我抢,他抢我就打他,后来他们嫌我碍事,把我送到了我爷爷那里,我一直跟着我爷爷生活,直到前两年我爷爷去世,我恨他们,他们太自私……”
  见到谭笑频繁擦脸,叶舒知道她现在是真情流露,很想安慰她,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最终只挤出一句,“可能他们也有他们的苦衷吧。”
  “苦衷,可能有吧,谁管他呢。”谭笑故作洒脱的抻了抻腰,掩饰刚才自己的失态,叶舒也就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实际上他也确实没看见什么。
  谭笑捅了捅叶舒的肩膀,“哎,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怎么不记得。”叶舒推开了谭笑的手指,“倒是你,迷迷糊糊的不可能有印象。”
  “你和我说说,你见到我时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叶舒朝着谭笑撇了撇嘴,自己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看得清自己的表情,“你打扮和失足女似的,我能有什么反应。”
  “那你为什么还带回我你那里?”谭笑才不信叶舒这回答。
  “废话,我不带你回去,夜黑风高的,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切,借口,不信你那时对我没想法,我打扮的那么……那么性感,漂亮。”
  叶舒伸手了挑起了谭笑的刘海,“傻妞儿,你那是性感?漂亮?你是不是对那俩词有什么误解啊?你那身打扮,充其量偷着一股子骚气。”叶舒没敢继续说,因为他看到谭笑又把手抬起来了。
  谭笑又把手放下了,“我那是化妆办案好不好,不打扮那样怎么引出嫌疑人”
  “啧啧,你那品味呀。”
  “我品味怎么了,那可是按照我扫黄时查访那些女子的装扮画的,怎么的,至少嫌疑人就范了。”
  “照那些人画的?呵呵……”叶舒快笑抽了,“是,嫌疑人就范了,然后你就中招了,再然后就被捡回去了,呵呵……”想到那天谭笑的样子,叶舒又笑了起来。
  “别笑。”谭笑凶了叶舒一下,不让他继续讲,后面的事情就是她知道的了,她在叶舒的手机里看到了,现在那个手机还扔在叶舒家,如果被别看到那两段录像,那应该更会被人误会自己的身份了,只是,现在想删除也来不及了。
  两个人又沉默了,望天的接着望天,发呆的继续发呆。过了很久,谭笑又低头看向叶舒,“我们快要去见白雪了,你是不是很期待?想好怎么和她表白了吗?”
  “你个警察还信鬼神这一说?”叶舒瞄了眼谭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她不做声,就是听自己给个明确的答复,于是苦笑了起来,“即便遇到了,也不会有什么表白,我对她只是喜欢,不是爱。”
  “因为你没家世背景不同,所以不敢承认?那你太让我瞧不起了,又不是吃软饭,你心虚个什么。”
  “我真的对她不是爱,如果是爱,差距再大都不是问题,牛郎娶织女,癞蛤蟆想天鹅,都是很正常的。问题是那不是爱,所以差距就体现出来了,做朋友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其实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也想了很多次,我更觉得确实不是爱,或者严格说的话,也算不上喜欢,只是有点心动,毕竟我和她才认识几天。”
  “切,骗人,都要死了,还不说实话,就不能一见钟情?”谭笑很不相信叶舒的回答。
  “一见钟情?那不过是见色起意的文明说法。”叶舒笑了,伸手拉了拉谭笑的头发,“就因为我拼命救她,你就认定我爱她,那我救你几回了?现在身子都拼成这样了,那还不得爱你爱个死去活来呀。”
  “讨厌。”谭笑拉下来叶舒摆弄她头发的手,放在手里。沉默半天后又问:“那你有过喜欢的人吗?别说你太单纯,连恋爱都没谈过。”
  叶舒哈哈一笑,从谭笑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哥又不是什么纯情少年,装什么单纯,我处过一个对象,黄了。”
  “因为什么?”
  “因为我进了监狱,就黄了。”叶舒揉了揉鼻子,发现自己还是有遗憾,这个说到那个人,鼻子竟然还有点酸。
  “你们处了多久?发展到什么程度?”
  “她是我校友,处了三年,一起吃过饭,一起包过宿。”
  “就没点其它的?”
  “拉过手。”
  “三年就拉过手?就没点别的?别害羞啊,说说嘛。”谭笑低着头眼巴巴的看着叶舒,打算问点劲爆的。
  叶舒看着谭笑,苦笑着说道:“她说她要把那些留到婚后,我也以为她是能和我厮守一生的人,也不急于一时,等等就是了,只是没想到,我进了监狱,她也为我关上了大门。”
  “你出来后没去找她?”
  “她搬家了,也换了号码,通过其他人问到她时,她说都过去了,让我不要再打扰她。她都这么说了,我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还和人家纠缠个没完没了吧。感情没了,咱不能输了素质,咱是个有素质的人。”
  “这么破情寡义的人,你还不如先把她睡了呢,至少没吃亏。”
  谭笑恨恨的一句话,说的叶舒很无语,但这话在这虎妞嘴里说出来他一点都觉得奇怪。被审问了半天,叶舒也反客为主,看着谭笑笑着问道:“哎!你呢?处过几个对象?”
  谭笑一咧嘴,“还几个,我一个都没处过,上学的时候我爷爷不让,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处对象都是耍流氓。等我工作了以后,忙起来就没那功夫了。”
  “你们单位那么多男的,还用去别处挑?”
  “那些人?一天都黑着个脸,看着都没那心情。”
  “我看你们那个小董对你就不错。”
  “你可得了吧,娘们唧唧的,做姐妹我都嫌他墨迹。”
  “说半天,你连个看上眼的都没有,你是不是因为你父母离异,受了影响啊?怎么连个喜欢的都没有,唉,你不会是取向有问题吧?”
  “你说谁取向有问题?”谭笑狠狠的掐了叶舒的手臂一下,愤怒的说道:“我有喜欢的人,怎么了?”
  “谁啊?长啥样?帅不帅?”叶舒这个大男人八卦起来,更是忘了疼,直接坐了起来,起来的太猛,差点撞到谭笑。
  谭笑没好气的瞪了叶舒一眼,“帅个屁,长的跟个鬼似的。”
  “谁呀,这人我见过吗?”
  “你!”
  “啥?”叶舒愣了一下,然后嘿嘿一笑,“你可别扯了,到底是谁啊?”
  谭笑身子往前一探,与叶舒四目相对,脸差点贴到一起,“你,就是你。”
  叶舒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要往后躲,结果被谭笑直接给拉了回来。
  “我见过的人里面就你还算可以,不爷们但也不娘们,又有情有义的。”
  “这是什么评价呀,不爷们,不娘们,那不二椅子吗?”叶舒伸手摸了摸谭笑的脑门,又摸了摸自己的,“这也不热呀,怎么还胡言乱语了呢。”
  谭笑一把拍下了叶舒的手,“你干嘛?我喜欢你怎么了?反正咱们也要死了,我可不想带到坟里,你也不想想,如果我对你没意思,我能跟你回来,能陪着你满山跑?”
  叶舒看着谭笑,发现她说的很认真,不像在开玩笑,两人离的很近,能看到她眼睛里还闪着泪花,这算表白吗?他说不清。
  “秦守正说被怨妇青咬过的人会对被紫面郎君咬过的人产生好感,会不会……”
  叶舒没有说的太清楚,他怕伤害到谭笑。果然,谭笑听到后便变的咬牙切齿,又一把掐在叶舒腰上,“我是被蛇咬了,但对你说话的是我,不是蛇。这两天你一直拼死保护的是我,更不是别人,我喜欢你不可以吗?别说你的命那么不值钱,可以随便就去为别人拼命。”谭笑直勾勾的盯着叶舒的眼睛,眼泪渐渐溢了出来。
  “我说完了,你什么态度我不想知道,反正都要死了,该说的也说了,不留遗憾。”说完,谭笑把手一撒,转过头去,也不看叶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