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生不同衾死同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谭笑的呐喊,叶舒愣了,紧接着,他的心里一下子又开始变得翻天覆地,坐在地上将两人认识到现在的情形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电影。车库,公寓,车里,家里,山里……过往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不到两个月,却觉得认识了至少二十年。
  叶舒知道,谭笑不是对自己的态度不感兴趣,而是怕自己的回答与她期待的不符。耳边还萦绕着她刚才的声音,看得出她应该是真的喜欢自己,但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日久生情?还是被自己什么打动了?叶舒先不清楚。而自己呢,以前对她没有感觉吗?也不是,开始见面的时候是彼此看着不对眼,自己还因为她的失职受了伤,但后来怎么就慢慢共处一室了呢?她明明是来照顾自己,怎么后来就变成了蹭吃蹭喝了呢?开始是一言不合就动手,什么时候她变得不打了,而是掐自己了?而且每次她掐自己,自己还乐滋滋的承受着,还挺享受,难得那不是有想法吗?而且被秦守正追赶还有面对大蛇的时候,自己都奋不顾身的往前冲,为她创造逃跑的机会,不是心里有她,一心想要保护她,还能是因为什么。只是身处其中,一点一滴的变化,自己没有察觉,而现在被谭笑说破了,自己才想到这些。如果自己回老家,谭笑没跟着,自己会想她吗?答案是唯一的,如果她没有跟来的话,自己躺在坑里等死的最后一刻想的是父母还是谭笑就不得而知了。
  发了一会呆后,该想的也想明白了,人在临死前就是这点好,不用顾忌什么,也没什么值得顾忌,命都没了,要脸还给谁看。叶舒看着谭笑萧索的背影,慢慢蹭到谭笑的身边,用肩膀撞了她一下,贱兮兮的说:“哎,不想听听我的想法?万一我也喜欢你呢。”
  “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谭笑将头又拧到了另一边。
  “怎么没关系,你不说,我差点就孤独终老了,现在知道我还不孤单,还有人喜欢我,我也能含笑九泉了。”
  “什么意思?”谭笑又扭回了头,直勾勾的看着叶舒。
  “没别的意思……”叶舒伸手帮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个傻妞竟然哭了,“我怕我女朋友这双大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谁是你女朋友?你个混蛋……”谭笑一把搂住了叶舒,放声大哭起来。
  脸皮厚就是好,不但说出了心里话,还直接定位了两人的关系,直接将喜欢升级为男女朋友,此时此刻,水到渠成,连拒绝都没有。
  “哎!别咬,疼!”
  “谁叫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咬我呢了?”
  女人是记仇的,虽然没有像叶舒当初咬自己那样咬的是难以启齿的位置,但现在有机会了,她名正言顺的拉起叶舒的胳膊,在他胳膊上咬出了一副渗出血丝的牙印。
  女人疯狂的时候是不管不顾的,尤其是这种彪悍的女人,叶舒叫的再大声她也不管,等她脾气发完了,又变得温柔起来,轻轻的抚摸着叶舒的胳膊,上面伤痕累累,现在又多了一处新伤,看着心疼,还帮他舔舔伤口,就像她的口水能修复伤口一样。
  ……
  叶舒搂着谭笑坐在地上坐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这个姿势的,但没人介意,女人俯在男人怀里再正常不过。他们说了很多,一切都重新回顾了一遍,尤其是谭笑,脸上洋溢着恋爱的笑容,讲了自己讨厌,欣赏,到喜欢的各个过程。女人就是种奇怪的动物,不管是彪悍的还是温柔的,都一样,说着不在乎,但细数起来,却将各个阶段说的有头有脑,叶舒稍有遗忘的,她就用手帮他想起来。
  突然,一连串的“咕噜”声打断了两人的情意绵绵,谭笑从叶舒怀里坐起来,摸了摸肚子,叫声更大了,现实终归要面对。抬头惨笑着问叶舒,“叶子,你说我们会饿死吗?那是不是更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管叶舒叫上了叶子。
  “没事。”叶舒搂着谭笑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如果你实在饿的受不了了,你可以把我吃了。”
  “滚蛋,我又不是螳螂。”谭笑又恢复了霸气的神色,照着叶舒的身子就是一通掐,而且现在更过分了,逮到哪儿掐哪,一点也不用顾忌碰到不该碰的。
  发泄了一会后,她又心疼叶舒,又帮着揉了一阵,弄的叶舒喊疼也不是,感谢也不是。闹了一阵,谭笑放下来手,肚子里叫的声音更大更频繁了,她神色黯淡起来,“叶子,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很高兴,也无怨无悔,但我不想饿死,想想要奄奄一息不知道要多久,过程太痛苦了,我怕。”
  “那你想怎么样?”叶舒搂住了谭笑,这个时候,他能给的也只有自己。
  “你还有力气吗?打死我吧,真的,我不会怨你的。”说着,拉起叶舒的手,让他打自己。
  “不行的,我没那力气了,而且……我做不到,你放心,我们死也会死在一起的,不要想其它的。”
  “可是我饿。”
  “笑笑,乖,不要想那些,不想就不饿了,我们再想想别的,你说如果咱们早点表白,我们会不会……”
  ……
  又过了好久,两个人都饿的没什么力气了,顶多喝两口水充充饥,想象也有些跟不上了,情意绵绵的幻想更想不出了。
  无意间,谭笑看到了那棵树,她笑了,摇了摇精神萎靡的叶舒,“叶子,那树上有两个毒果,咱们吃了吧,那条大蛇吃完马上就死了,咱们吃了估计死的更快,就不用做什么饿死鬼了。”
  “好办法。”叶舒眼睛一亮,他也饿坏了,再加上身上的伤,他现在就是硬挺,多活一会儿就要多遭一会的罪。
  没用叶舒说,谭笑走到到了石坛,这时她也忘了崴脚的事,“蹭蹭蹭……”上了树,很快就将两个果子摘了下来。在水边洗了洗,然后捧到叶舒跟前。
  “你吃哪一个?”
  “女士优先,你先挑。”
  “我吃这个,这个给你。”谭笑将一个果子递给了叶舒,其实两个果子没什么区别,个头差不多,颜色也相仿,红彤彤的,散发着一阵浓浓的果香,想必不会太难吃。
  叶舒看了看,张嘴就要去咬。
  “等一等。”谭笑叫住了叶舒。
  “怎么了?”叶舒看着谭笑,以为她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一说。
  “反正要死了,咱们再进一步吧,直接作对鬼夫妻,也算生不同衾死同穴了。”
  “你要和我结婚?可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叶舒往自己身上指了指,自己现在这情况,想做什么都是有心无力了。
  “你想什么呢?”谭笑嗔笑着打了叶舒一下,“我是让你和我求婚,我把女人该经历的都经历了。”
  “啊,呵呵……”叶舒讪讪一笑,是自己想歪了,但马上他又为难了,求婚要送信物,自己什么都没有。
  谭笑看出了叶舒的窘样,把手里的果子递给了他,“这不是有礼物吗。”
  “诶。”这是她最后一个愿望,叶舒当然要满足,接过果子半跪在谭笑面前,“笑笑,愿意嫁给我吗?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但我可以陪着你死。”说着,举起了手里的果子,望着谭笑,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别人求婚,都是送花送钻戒,还有送房送车的,而自己求婚确实要送心爱的女人上路。
  “我愿意。”谭笑喜滋滋的接过了果子,眼中流下了泪水,但表情很幸福。
  “老公……”
  “老婆……”
  两人叫的生疏但却自然,虽然一切都很草率,但却不搀半点虚假,他们此刻就是认定了对方是自己的伴侣,能够同生共死的人,更可以让彼此死到临头却不再孤单。他们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然后都开心的笑了,两个人搂在了一起,心更贴在了一起。
  “没有交杯酒,我们吃个交杯果吧。”
  谭笑与叶舒面对面的坐在了地上,将另一个果子放到叶舒右手里,拉到自己面前,然后自己也将自己的手臂伸出,与叶舒的手臂交叉在一起,将果子伸到嘴边,然后将叶舒的手扳向他的嘴边,
  “我们一起吃,一起死。”
  “嗯。”
  突然,谭笑探身亲了叶舒一口,蜻蜓点水般,没等叶舒回应,她就撤回去了。然后对着叶舒狡黠的笑了一下,“记住了,这是你老婆的味道。”
  “记住了。”叶舒舔了舔嘴唇,感觉有点甜,意犹未尽的说道:“能再来一遍吗?没尝够。”
  “不行。”谭笑回答的很干脆,“我怕一会我又舍不得死了。”这是她的初吻,现在给了自己的老公,她彻底没了遗憾,说完,张嘴照着果子大口咬了下去。
  在回味那一吻滋味的叶舒,见谭笑吃了,紧忙三两口将果子吞了下去,他怕吃的慢了,误了与佳人同死的约定。有爱与被爱的人不容易,虽然有些草率,但却是真心实意的,如果有下辈子,他希望可以将这段爱延续下去。
  生不同衾死同穴。
  果核落地,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果子很甜,但比不上爱人的那一吻,他们想把这一刻彻底的定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