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大难不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与爱人相拥死去,不离不弃,想法是好的,彼此也都在坚持,但很快便坚持不住了。
  果子下肚,肚子里如同打翻了油锅一样,立刻沸腾了,五腹六脏如同被救揪住了一样,完全的纠结在了一起。疼痛感快速蔓延,从小腹扩散到全身,头上,脚下,浑身从内到外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两个人开始还死死抱着不分开,但很快就被现实扯开了,疼痛难忍的手臂再也抱不住彼此的身体,两个人分别倒在地上翻滚,嘶嚎,如果还有一丝清醒,他们恨不得一头撞死来的干脆,可惜,他们疼的连一丝的清醒都没有。
  “啊……”谭笑蜷曲在地上不断的翻滚,体内犹如被火烧,被油烹一样,而头部和四肢却像被冰块冻住了一样,一冷一热,让她痛不欲生。
  “啊!啊……”叶舒比谭笑叫的还惨烈,一边翻滚一边撕扯自己的衣服,然后用力的抓自己的皮肤,像要把皮扯去一样,他不仅体内异常难受,身体外面也犹如什么东西在啃食一样,一把一道血印,几把下去,他变得跟个血葫芦似的,已经没了人样。
  “啊……”
  “啊……”
  地下广场里惨叫声不断,通过山石的缝隙以及那九个孔洞传到了外面,被山峰席卷着,如鬼哭,如狼嚎。如果地面上有人路过,听到他们的叫声,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即便吓死都有可能,因为这地下传上来的声音太过恐怖,就像在承受挖心剖腹一类的惨刑,估计这声音也就只能在地狱里出现,可能脚下就是十八层地狱。
  叫声终于停了,一切归于平静,山上除了风声就是鸟兽的鸣叫,一切恢复了正常,而地下的两个人都已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叶舒缓缓的挣开了双眼,抬手遮了遮眼睛,因为他感觉有点刺眼。
  “不是说阴间没有阳光吗?难道这边也通电了?”
  叶舒扭头望了望四周,身边有棵树,旁边“挺着”一条大白蛇。这个地方他熟悉,这不正是那地下广场吗。那刺眼的光是哪来的,抬头望去,只见几道光线从顶上落下,透过树荫,正照在他的位置。
  “我没死?那笑笑呢?笑笑……”叶舒动了动身子,原本一直疼痛难忍的身体此时一点不疼了,而且发现自己全身充满了力气,他一翻身站了起来。
  “笑笑……”
  此时的广场比他刚进来的时候要亮堂的多,他很快就发现了躺在不远处的人影,不用想,这里没有别人,那定是谭笑无疑。忙跑了过去。
  “笑笑。”只见谭笑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浑身上下,一身的黑泥,“你当时一定特别痛苦,出了这么多汗,还粘住了这么多的土。”
  “老婆……”叶舒跪坐在地上,将谭笑抱了起来,“说好的生不同衾死同穴,为什么我还没死啊,老婆……”想到了当初两人当初的话,叶舒哭了,哭的撕心裂肺,“你等等我,老公一会儿就追上来。”叶舒看了下四周,发现树下的石坛正适合自己一头撞死。
  叶舒将谭笑抱到了石坛上,他半跪在坛台边的水里,低头吻向了谭笑的满泥土的嘴,直到他感到快要窒息了才抬起头,然后挺起腰,照着石坛磕了下去,他算好了,这一下磕下去,自己一定必死无疑,等身子倒下后,正好倒在谭笑的怀里。
  “咳,咳……好热!”
  就在叶舒将要磕到石坛上的时候,他听到了谭笑的声音,想停已经停不下来,紧忙一拧身子,一下扑到水里,然后迅速起身,爬到了谭笑身侧。
  “笑笑,笑笑……”
  谭笑缓缓的睁开眼,迷茫的眼睛渐渐对好了焦距,等看到近在眼前的叶舒,惊叫了一声“鬼呀”,然后将叶舒推了出去,惊慌的喊道:“你不要过来。”
  叶舒被谭笑推得一屁股坐到了水里,爬起来对着谭笑喊:“笑笑,我是叶舒,你老公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叶舒?我老公?”谭笑心神未定的看了看面前的“鬼”,那含情炽热的眼神,确实是来自叶舒的眼睛,认出了他果然是叶舒,“你是叶子?怎么变成鬼就这么恐怖啊,是不是我也特别恐怖啊?”一下扑到叶舒怀里,紧紧的搂住叶舒,哭了起来,“好在我们没有分开。”
  “鬼?我很恐怖?”叶舒不解的念叨了一句,然后笑了,溺爱的拍打了谭笑的肩膀几下,“傻妞儿,我们没死,哪是什么鬼呀?”
  “没死?”谭笑从叶舒怀里坐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叶舒,“那你这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叶舒笑的更厉害了,“我们没死,真的,不信你摸摸我是不是热的,是不是有心跳?”抓着谭笑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这时叶舒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是光着的,低头看去,叶舒愣住了,因为他的身上结满了血痂,看着很吓人,也很恶心,现在他想到刚才谭笑看到自己喊自己鬼了,估计脸上也差不多。
  叶舒松开谭笑,蹲到水边往水里看去,只见水中的倒影是一个赤膊的人,下身虽然穿着裤子但也是一条条的,跟个拖布似的,满脸以致全身都是血痂,血痂还高低不平,如同沟壑一样。
  “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叶舒对着水中的倒影一阵大喊,怪不得谭笑说自己是鬼,自己没死,却成了这副模样,叶舒用力往下扣脸上的血痂。
  “不要。”谭笑一把拉住了叶舒,哭喊着劝道:“叶子,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老公……”但叶舒已经扣下了一大块血痂。
  看着叶舒的脸,谭笑突然止住了哭声,呆呆的望着叶舒,“怎么会这样?”
  “是不是更吓人了?”叶舒看着面前的女人,不再发疯,他怕伤到她,而是苦笑了起来。
  “不!”谭笑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叶舒揭去血痂的地方,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一扣旁边的地方,又揭去了更大一块血痂,血痂下露出了叶舒英俊白皙的脸。
  “太神奇了。”在叶舒不解的注视下,谭笑也不解释,一块又一块的将叶舒脸上,头上,脖子上,胳膊,以致上身的所有的血痂都揭了下去。直到揭到叶舒的小腹才停下来,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原本叶舒气海穴处的那个黑点现在竟然不见了。
  叶舒见到自己身上白皙细嫩的肉皮,再看看满地的血痂,心里一下子通透了,他知道,自己没有变成“鬼”。见谭笑揭的不亦乐乎,叶舒没有阻止,等她揭到腰腹时便停下了,马上要到隐私位置,她害羞才停的手。
  叶舒笑嘻嘻的和她调笑道:“继续啊,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害羞的。”
  谭笑蹲在叶舒身前,怼了怼谭笑的小腹,疑惑道:“你这个黑点没了。”
  “黑点没了?”叶舒剃头一看,那个黑点果然不见了,想到自己醒来身上不疼了,叶舒案子叫了一口气,内脏一点疼痛没有,不敢确信的说:“难道我们身上的毒解了?”
  谭笑点了点头,“很有可能。”
  叶舒脚下一动,蹿出了老远,在空地里打了一通拳,打得畅快淋漓,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不适,回来一把将谭笑抱了起来,喜出望外道:“笑笑,我没事了,一定是那红果将蛇毒解掉了,你也试试,看看你身体现在什么样。”
  “你放我下来。”谭笑拍打了叶舒两下,等叶舒将她放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很舒服,没有以前的那种窒息和刺痛感,“我好像也没事了。”
  “你看看你那个红点还在不在?”叶舒指了指谭笑的胸口说道,自己气海穴的黑点没了,她膻中穴那里应该也没事了。
  “嗯。”谭笑点了点头,然后一直叶舒,“你转过去,不许偷看。”
  “都两口子了,还怕个什么啊?”叶舒虽然不想转,但见到谭笑那喷火的眼神,他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身子。
  等叶舒转过身子,谭笑又盯了一会儿也转过身去,拉起T恤的领子往里面看去。
  “啊!”
  “怎么了?”听到叫声,叶舒立刻回过了头。
  “转过去!”叶舒刚转过来又被吼了回去。
  谭笑看着自己的身子直咧嘴,刚才注意力一直在叶舒身上,一直没关注自己的情况,现在一看她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自己身上一层厚厚的泥,有的地方已经板结了。照着水面看了看,脸上同样如此,就像把一盒的火山泥面膜扣在了脸上似的,至于其它位置不用想也知道好不到哪去。刚才还说叶舒是鬼,自己比鬼还吓人。用手一扣,还不如叶舒那血痂呢,至少他那是成片成块的,一抓一把,还偷着一股恶臭。
  谭笑走到叶舒身后,照着他白嫩的腰肋处狠狠的掐了一下,咆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现在是这个样子?”
  叶舒咧嘴苦笑道:“我不是没来得及说嘛。”
  “那怎么办?”谭笑甩了甩手上的泥。
  叶舒指了指脚下的小水渠,“这不有水么,你洗洗就是了。”
  谭笑看了看,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那你不许偷看,不然你知道后果。”
  “这什么事啊?”叶舒嘟囔了一句,但很听话,“我不看,连它们都不看行了吧。”将石坛上的白蛇尸体拉出去老远,将那两个野兽的骨头也捡走了,将水边弄的干干净净,又将谭笑以前脱下来的那两件外套捡回来挂在了树枝上,将两边多少隔了起来。
  “姑奶奶,这样行吗?”现在心情好了,叶舒也不好意思总老婆老婆的喊了,毕竟现在的脸皮没有刚才厚了。
  谭笑满意的点了点头,“行,你退下吧。”
  谭笑去了树的另一边,那是排水的位置,不会弄脏了水渠,瞄了树那面两眼,叶舒果然没偷看,心里反而有些失望。殊不知,叶舒在另一边正在往下揭剩下的血痂,他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自己当初挠的。
  过了半天,谭笑又是一声尖叫。
  “怎么了?”叶舒在另一边急切的问到。
  “那红点……”
  听到谭笑说话带着哭声,叶舒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走了过来,“红点怎么了?”
  此时谭笑已经穿好了衣裤,身上的泥垢已经被她洗净,裸露在外的皮肤在水面的映射下显得更是白皙,尤其那张脸,白里透着红润,比以前还要美艳不少,只是现在却满脸的愁容。只是脸色
  “红点还在?”
  谭笑摇了摇头。
  “没了?”
  谭笑又是摇了摇头。
  “那到底怎么了?”叶舒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情急之下一把撩起了谭笑的衣服,接着便愣住了。不是因为看到羞人的东西,谭笑穿着内衣,他想看也看不到,令他吃惊的是谭笑的膻中穴位置有个东西,不是红点,而是那里有一朵红花,指甲大小,就像纹上去的似的,还很鲜艳。
  “这是什么情况?”叶舒傻傻的看着谭笑。
  谭笑同样傻傻的看着叶舒,忘了羞涩,也忘了愤怒,“我也不知道,刚才洗完发现红点没了,就变成了这个。”
  “难道你的毒没解掉?”叶舒念叨了一句,又摇了摇头,“不对呀,你说你感觉不到疼了,你再深呼吸几下,好好感受一下,看看还什么感觉?”
  谭笑呼吸了几次,没什么感觉,试了打了几拳,气力很足,比中毒之前还好,说是余毒,她一点都不相信。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纪念章?”叶舒一阵头大。
  身体没问题,谭笑心里踏实了一些,低头看看叶舒,她脸一下子就红了,对着还在看着红花的叶舒问道:“好看吗?”
  “好看。”叶舒随口答了一句,然后才意识到语气不对,温度好像降低了极度,抬头见谭笑正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知道大事不好,连忙放下她的衣服,摆手解释,“不是,你别误会,我说的是那朵花好看。”
  不解释还好,听完这个解释谭笑更是暴跳如雷,“你是说我别的地方不好看了?”一个暴栗砸在叶舒头上,然后将叶舒扑倒在地就是一通掐,“你还敢嫌弃我?”
  “我不是那意思啊……”叶舒这个冤啊,解释不清了,更不敢还手,自己现在就一条内裤还是完整的,倒是方便了谭笑下手。
  “嗯!”
  挣扎的功夫,叶舒发现石坛的侧面竟然有字,一把拉住了谭笑的手,“笑笑,你看,这里有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