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别有洞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石坛的侧壁上确实刻了一行字,字不大,不特意看很难发现,现在也就是光线好,还能看得见,要是刚来这里时的亮度,趴在跟前都不一定看得见。
  “赤果天成,千年得五枚,奇毒无比,非奇缘者食之必死,慎食!”
  一行字苍劲有力,透着一种古朴,字是繁体的,倒不难认出。
  谭笑看着石坛上的字乐了,
  “非奇缘者食之必死,我们是奇缘者?可惜这里与世隔绝,不毒死也早晚饿死,天成……”笑着笑着,她笑不出来了,奇缘者也要吃喝拉撒。
  叶舒哼了一声,“果然是毒果,只是提醒别人为什么不把字写在显眼的位置呢?人也够毒,估计写字的人不是想救人,只是图个自己心安。”
  “图个心安?”谭笑看着叶舒,没明白他的意思。
  叶舒嘿嘿一笑,“就是一个当了婊*z还想立牌坊的人。”
  “粗俗。”谭笑瞪了叶舒一眼,都说的这么浅显了,她哪能还不懂什么意思,如果是诚心警示别人,谁会写在那么不显眼的地方。
  两人又沿着石坛转了一圈,在对面的位置又有一行小字,“非童贞者勿食。”
  “什么意思?”谭笑扭头问叶舒。
  “就是说我们还是单纯小朋友,不然现在就已经死翘翘了。”叶舒又哼了一声,“脱裤子放屁,该死早死了。”
  谭笑瞪了叶舒一眼,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注意素质。”
  小字下面还有一行字,字迹不及上面字入石三分,写的也不如上面工整,但字迹与上面的相仿,像是拿什么东西划上去的,不迎着光仔细看很难发现,还以为那是石头的纹路变化。
  “以毒攻毒,变害为宝,余毒未消者,心生繁花,花现不可乱阴阳,花谢方可人事,违者必遭毒火焚身。”
  看完这行字,两人对视一眼,心里一片恍然,理解了什么叫“奇缘者”,就是中毒还没死的人,也知道了他们吃完毒果还没死的原因,就是以毒攻毒,两毒相克,至于变毒为宝,有什么好处,现在知道的就是解饿,吃完以后肚子不饿了,昏迷多久不知道,但现在还是一点不饿。也明白了谭笑胸口那红花的来历,原来是毒果解去了蛇毒,余毒没有散尽,汇集到了胸口膻中穴,形成了一朵红花。但同样是中毒,为什么叶舒现在没事,而谭笑中毒,他们俩想了半天,只能理解为叶舒除中了蛇毒外,还身受重伤,两者合一,正好与红果的果毒中和,而谭笑只重蛇毒,所以果毒没有用尽。
  至于那句话的后半句,两人没有说但也都心知肚明,都是成年人,哪还不知道那说的是什么意思。相视一笑,一切不言而喻。
  既然只说不乱阴阳就没事,那也就不必放在心上,何况在这里又出不去,早晚还要面对被饿死的局面,反正死过一次了,虽然未遂,但也跟能坦然面对生死了,那时不妨试着乱下阴阳,毒火焚身应该比Y火焚身好吧,还能体验一次完整的人生。
  在水面照了一会儿自己的脸,谭笑很是高兴,好像又漂亮了。虽然现实摆在面前,但胜在心态好,即便死也是个美丽的鬼,看着一直对树发呆的叶舒,这家伙现在很不要脸,都快衣不遮体了,也不用那两件外套遮一下,说他他还振振有词,谭笑凑了过去,“哎,刚才我醒来时,怎么好像听到什么人在哭啊,哭的那个惨啊,是不是你?”
  看着嬉皮笑脸的谭笑,叶舒哼了一声,“我以为你给我吃的果子不好呢,能不哭吗?”
  “嘿嘿……”谭笑没有再追问,这个答案她就知足了,挽着叶舒的胳膊傻笑着坐在他的身边,“这树有什么好看的,比我还好看?”
  叶舒摇了摇头,“它不好看,但是它够毒。不行,我不能让它继续害人,我要把它毁了。”叶舒说干就干,立马就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谭笑见叶舒站起来,她也站了起来,“即便你想砍了这树,你也要有工具啊,咱们连个家伙都没有,咱们砍到它呀。”
  “哼!”叶舒冷笑一声,“毁了它还用家伙,你往后点儿,今儿让你看看你爷们儿的厉害。”
  谭笑不知道叶舒要做什么,但是很听话的往后躲了躲,下了石坛,站到了溪流外面。
  叶舒晃晃胳膊甩甩手,在树下站稳,树不粗,只比他的胳膊粗点。叶舒暗运了一口气,突然大喝一声,“靠山!”便向树干撞去。
  叶舒在出狱前就能撞折碗口粗细的树,现在比当初使用的熟练,而且力气也增加不少,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丢人。只是撞出去后,叶舒傻眼了,想象中树干断裂的“咔嚓”声没有出现,而是那棵树被他一撞直接倒了,他收身不及,直接冲出去老远,趴到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叶舒一骨碌站起身子,只见树竟然被他撞的连根撞起,石坛上面的石板也变的支离破碎,中间的一块随着树根飞了出去,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空地。
  一旁的谭笑都看傻了,她只知道叶舒那一撞很厉害,陆守谦死在叶舒那招之下,秦守正也被他那招伤的不轻,但从没了解过那招具体有什么威力,没想到这么厉害,一棵树竟然被他撞的连根都撞起来,而且看架势叶舒还是用力过猛了,其实根本用不到这么大的力气就能做到。
  两人上了石坛,原来石坛分两层,树根只是长在那三十公分的石板里面,下面的石头才是真正的地面。现在树一挪开,头顶上的光线直接找到了地面上,大小正与碎开的尺寸相当。
  谭笑拉了拉叶舒,“老公,你看,这地面不对,好像有字。”她可不像叶舒那样,老公叫了就叫了,而且叫的还很顺嘴,当然,指使起来也更顺手了。
  叶舒跳进圈内,地面的圆中有条细缝将圆一分为二,每半中间都有一个凸起,上面确实有字迹,只是现在被破碎的石块遮住了。叶舒弯腰将院内的碎石杂物清理了一下,终于看清了地面上的字,字迹与石坛侧面刻的字应该出自一人之手,都是同样的苍劲有力。左半圆写的是“上天无路”,右半圆写的是“入地有门”。
  “什么意思?”谭笑又看向叶舒,现在叶舒更是她的主心骨,什么事都问叶舒,当然,如果家暴,那就另当别论了。
  “嗯……”叶舒沉吟了一会儿,蹲下身子敲了敲脚下的地面,左边声音清脆,没有问题,右边声音发空,有回响,下面竟然是空的。
  “这下面是空的。”有所发现后,叶舒欣喜若狂,让谭笑站到坛边高处,然后提了一口气,挥拳猛的向右侧地面砸去,“震山!”
  “咔嚓!”
  地面上被叶舒砸出一个窟窿,叶舒扒拉了一下窟窿周围,发现地面只是一个五公分厚的石板,铺在地面上,而石板上那凸起应该就是拉环,只是现在石板被他砸的支离破碎,稍微一按,都落到了下面,那拉环也就没了意义。
  石板掉落,下面闪出一个洞口,洞口处还有台阶。
  “这里还有暗道,整不好还有出口,咱们能出去了。”叶舒欣喜过往,就要下去看看。
  “等一下。”谭笑拉住了叶舒,“不管下面有没有危险,但长时间没有打开过,空气一定浑浊,我们也不急于一时,稍等一会儿。”
  叶舒点了点头,“是我着急了。”然后坐在了旁边的石台上。
  头上的光线没有刚才亮了,不知道射进来的是不是阳光,洞内的强度随着时间变化,现在要日薄西山了,所以才变暗。
  等到光线彻底暗了下来,叶舒站了起来,看了看谭笑,“我先下去,没事了我再叫你。”
  谭笑摇了摇头,否定了叶舒的建议,“我们一起下去,要死一起死。”
  叶舒嘿嘿一笑,“你就不能说点好话?是不是怕我找到出路先跑了,不要你了?”
  “你敢!”谭笑眼珠子一瞪,可能天色太暗,叶舒根本没看到。
  叶舒先下了台阶,洞里空气并不浑浊,和上面差不多,就是太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叶舒回手拉住谭笑,“小心点儿,跟紧我。”
  “你注意前面,不用拉着你,我抓着你腰带跟着你就行。”
  虽然叶舒的牛仔裤现在破的已经成了类似草裙的牛仔裙,但一条腰带还完好无损,这也正好有了用途。二人如同瞎子一般,叶舒伸手在前边探路,谭笑拉着他紧紧跟着后面。
  台阶有上有下,路也不是直的,走了半天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在又拐了一个弯后,叶舒惊呼一声,“靠,到头了?”
  身上往前一推,不知道不知道推到了那里,面前的石头往旁边一滚,“让”出一条路来。
  “咦!这里怎么有光了?”看着面前突然出来的路,叶舒很是惊讶。
  谭笑从叶舒的肩头往前往去,前面确实有了光,亮度不大,堪堪能照亮眼前的路,这时二人对面前了解个大概,面前是一条通道,不像是天然形成的,一米多宽,每隔十来步,墙面上就有一块泛着荧光的石头,断断续续,随着通道通向远方,像是一条半隐半显的长龙。
  通道不短,二人手拉手走了至少半个小时才走到通道的尽头。面前是一道石门,石门通体泛光,门环还在,只是大门紧闭,石门两米多高,一米多宽,比通道略窄,直接将通道挡住。
  叶舒推了推门,石门纹丝未动,敲了敲门,后面是空的,叶舒往后撤了两步,然后猛的向前一撞。
  “噗通!”石门晃了晃,依旧没开。叶舒拍拍胸口,刚才以为轻易就能撞开,现在看,不动真格的不行了,再次站稳脚步,运气就要施展“靠山式”。
  “等一下。”叶舒已经要出出手了,谭笑却阻止了他。
  “怎么了?”叶舒不解的问。
  “怎么了?”谭笑没好气的看了叶舒一眼,“就有一身蛮力,也不知道动动脑子。没看到墙上的缝隙吗?躲开。”
  谭笑推开叶舒,伸手拉住门环,往两侧一拉,石门“哗啦啦”开了。
  “还是个推拉门。”叶舒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里竟然安了个推拉门,在看看石门的厚度,叶舒差点吐血,石门足有三四十公分厚,他那一撞能撞开才怪呢,没把自己撞吐血就谢天谢地了。
  石门打开,里面光芒耀眼,等适应了一下看清里面,二人彻底的目瞪口呆了。面前的一切他们实在无法想象,门内竟然是一座院子,一座在地下建造的院子,一切都是石头做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