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六张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门内是一处大空间,上圆下方,至少几十米高,石顶上星光点点,正中间一颗珠子犹如红日当空,将下方照的恍若白昼,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
  进门是一个近百平的小院,院墙便是山体,像是在大山里硬扣出来的一样,正对面是一处正房,两侧各有一间厢房,房子都是石头的分不清是砌的还是雕出来的。说是砌的,却看不出石块的缝隙,说是雕的,又无法想象什么样的能工巧匠能做出这样的建筑,即便是混凝土浇筑的也没这么规整。
  两人敲了敲门,在门口喊了一声,没人答应后便直接走进院子。先进了右侧的厢房,里面有个坍塌的丹炉,还有石锅石灶,其它的别无他物,连个引火之物都没有,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有啥用。
  再进到左侧的厢房,这里分了里外两间,这里窗口偏小,光线没有那间厨房的足,外间靠墙的地面上有个半凸起的石坑,一半地上,一半地下,直径两米大小,一米来深,里面有个光滑的石台,坑底有坡度,最低处有个拳头大的石头堵着一个洞口,拔出石头,下方隐隐有水声,应该是条暗河,不知道流到哪儿,可惜洞口太小,而且离得远,根本钻不进去。
  墙面上有两条水槽,分别被两个石板挡着,挪开后分别有一冷一热两股水流了出来,水流不小,冷的冰手,热的烫人,不知道从哪引来的。石板角度可调,能调节水流控制水流比例,两股水沿水槽汇到一处,最终流到坑里。
  叶舒乐了,“靠,在这儿遇到同行了。”
  “怎么了?”谭笑不知道叶舒乐的什么,怎么又扯上同行了。
  “一会你可以在这泡个澡了。”叶舒乐的更夸张了,这玩意儿他太认识了,就是一个原石的浴缸。
  听叶舒一说,谭笑也发现那确实是个浴缸,估计是什么隐世高人在这里生活过,看样子很爱干净。地面上有道沟,通到了里面,再到里间看看,原来那是个厕所。
  二人出了厢房,移步进了正房,正房共三间,中间是个厅堂,有石桌石椅,跟正常人家类似。右边的屋子是间卧室,有一张石床、一副石桌石椅,桌旁还有一个石架,好像是个书架,只是上面空无一物。这个屋子窗子更小,照进来的光线有限,屋内有些昏暗。桌上有一比拳头略小的石球,下面还有一个花瓣状的底座,看着挺漂亮,叶舒好奇的摸了一下。随着叶舒一摸,石球上面的一半直接转了下去,石球变成了石碗,碗内盛着一颗乒乓球大小放着豪光的珠子,将这间屋子照的通亮。
  “我靠,这是夜明珠吗?”叶舒将珠子从碗里拿出来,放在手心仔细打量,这珠子亮归亮,但是不刺眼,而且入手冰凉,使人精神一振,拿着还挺舒服。
  谭笑打了叶舒一下,“快放下,这东西可能有放射性,对身体不好。”不待分说,就将珠子抢下来放回碗里,将石球合好。
  “没事儿,有事儿的话人家等拿这玩意儿当台灯?再说了,咱俩又出不去,辐射不辐射的,怕它干啥。”
  谭笑点点头,“也是。”又将珠子拿了起来,她自己好好欣赏上了。
  “喜欢就拿着呗。”叶舒直接将装珠子的石碗拿了起来,将住在放在碗里当做灯笼一样,好好的又看了看这个房间。可惜这屋子什么都没有,就这么一个珠子,也不知道为啥房主走的时候没有一起带走。
  两人又进了左边的房间,这个房间还不如刚才那间,里面是空的,什么家具都没有,叶舒托着“灯笼”在屋里照了照,在门口上方的墙壁上发现一个暗格,一扣一拉,从墙上伸出一个托手,正好能将“灯笼”放上,一下子,屋里明亮了起来。
  这间屋子应该是练功用的,地面上有不少脚印,有深有浅,但大小相同,应该都是一个人留下的,也不知道当初住这里的那人是什么人物,竟然能在这石头地面上留下这些。
  正当叶舒研究那些脚印的时候,谭笑在一旁喊道:“老公,你看,墙上有画。”
  “有画?”叶舒站起来,来到谭笑的身旁,墙上确实有画,是直接画在石墙上的,那画据地大约一米,有一人多高,画的是一个人,正在做一个动作。看到画上人物的动作,叶舒愣了,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
  “什么可能?你怎么了?”谭笑看了看叶舒,就见他两眼紧盯着那副画,满脸的不可思议,明明是简单的一幅画,不明白他为什么这幅表情。
  “不可能。”摇了摇头,将目光挪到一旁,结果再次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谭笑走到叶舒身后找他难道就给了一巴掌,发现他正在对着另一幅差不多的话发呆。
  叶舒没有搭理谭笑,又往旁边走了走,不过这面墙上没有别的画了,叶舒又走到另一面墙,那墙上同样是两幅画。
  看着叶舒神神叨叨的还要往下一面墙那看去,谭笑一包搂住了叶舒,伸手用力的摇晃叶舒的脑袋,“老公,你到底怎么了?不会是被那珠子晃傻了吧?快醒醒啊,你别这样。”
  叶舒攥住了谭笑的手,安慰道:“没事,傻妞儿,我没事,只是没想到我会在这看到这几幅画,这让我太惊讶了。”
  谭笑看了一圈墙上的话,一面墙上两幅画,一共六幅,“这些画怎么了?没什么区别啊,难道是什么武林绝学?”再一细看,她发现了不同,“咦,墙上怎么一道道的,跟个棋盘似的,这里还缺了几块。”
  叶舒刚才只顾着吃惊了,也没细看,现在谭笑一提醒,他才发现每幅画都有很多线条,就像是马赛克拼的图案一样。每幅画的中间,也就是画中人物的其气海穴位置有一个小圆洞,而每幅画的周边,都有几个小孔,只是每幅画的位置不同而已,就像第一幅图,左脚边从上到下就有四个孔。
  “嗯?”叶舒发现在墙角下有一排刻有文字的圆格贴在墙上,刚才一直以为这是这间屋子的“踢脚线”,现在才发现这是立着的一排圆格子,每个圆格上面都有一个字,从前往后一数,一共十六个字,再往别的画下面看,也是这样的情况。叶舒一扒拉,那些圆格就从墙上掉了下来,捡起来一看,发现每个圆格后面都有一个小纽,大小与墙上的孔类似。拿起来比了比,孔略小,按不进去。
  “是不是从这里按的?”谭笑拿起一个刻有“山”字的圆格放到画中人气海穴的圆洞处。
  字一碰到洞口,就听到“咔嚓”一声,圆格被卡住了。然后又是接连的“咣当”两声,门口两侧没有画的墙面上突然落下两块石板,屋里一下子尘土飞扬,更吓得谭笑直接蹿到了叶舒怀里。
  石板落下后紧紧靠墙,就像又砌了一层墙似的。屋内又重回安静,叶舒拍了拍谭笑,“没事儿。”然后走到右边的石板面前,这两块石板上都有字,他清楚,按照古人的习惯,字都是从右往左的。
  石板上刻有大字,每个都有人头大小,字是从上而下刻的,只有一句话,“机缘如此,如此机缘,字画相符,得我真传。”再往另一侧的石板上看,同样十六个大字,“福祸相依,得失在你,一字之差,魂不附体。”
  “啥意思?”
  叶舒朝着谭笑微微一笑,“没啥意思,就是现在必须将文字填对,答对了有奖,答错了就要死在这儿。”
  谭笑给了叶舒一拳,“你还笑得出来?怎么办呀?”从字面上看,谭笑知道自己一定是闯祸了,人家弄这么大工程,不可能只是吓吓人而已,说魂不附体,估计就有什么等着自己二人,但怎么个魂不附体,字上没说,估计就是一死,至于死法,应该不是挨饿一类简单的。
  叶舒攥住了谭笑的手,摇了摇,“没事儿,这不有我呢吗。”
  “你会呀?”
  叶舒嘿嘿一笑,“何止是会,你以为我刚才发呆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我太熟悉这个了。”
  “啥,你会?”谭笑不敢相信的看着叶舒,以为他又在哄自己。
  叶舒耐着性子和她解释,“这六幅画就是开山六式的六招,你看,这是第一式。”叶舒拉着谭笑走到她安圆格那幅图前,“这是锁山式,按照说法就是把名字填上就行,你看,这个山字应该放在这儿。”叶舒将圆格沿着线条歪七扭八的拉到了那四个圆孔的第二个上,而那个方格到了那以后又是“咔嚓”一声,彻底的不动了。其实叶舒也是刚发现那些线条里面有轨迹,正好能卡住圆格后面的小纽,所谓的机关就是把对的字挪到对的位置,而画中间那个孔就是起点,至于摆好了能发生什么情况,那就不是他知道的了。
  叶舒说的轻松,但是谭笑发现了不对,“你那‘锁山式’是三个字,这是四个孔啊,而且,你看,下面这些字,也没有‘式’字啊。”
  “那你就看着吧。”叶舒笑嘻嘻的从字堆里挑出一个“锁”字,从中间安到墙上,然后,将“锁”字拉到第一个小孔处,第三次,他又拿了一个“山”字,将它放到了第三个孔上,第四次,他选了一个“静”字,将它放在了第四个位置。
  “锁山山静?”谭笑又不明白了,问道:“什么意思?”
  “开山六式一共六式,每式归结为四个字,“锁山”式的结语就是‘锁山山静’。”
  谭笑“哦”了一声,像是听明白了一样,紧接着又想到了别的,说道:“不对呀,我记得当初你和‘不倒翁’交手的时候,你说的是‘脚下无根步履轻,巡山山静我独行’,怎么现在又是‘锁山山静’了?”
  “那是我随口一说,吓唬人的。”说了一句,叶舒不说话了,吃惊的看着谭笑,“你还记得那句?”
  谭笑白了叶舒一眼,得意的说道:“我记性好着呢,以后别总叫我傻妞傻妞的,你老婆傻,你脸上有光啊?”
  “那是爱称,嘿嘿……”叶舒没敢往下接话,快速来到其他画前将其它的画也都补上了文字。
  锁山山静,
  巡山生风,
  擎山不动,
  震山山惊,
  靠山山空,
  开山山崩。
  看着墙上的字,谭笑一脸懵,而叶舒则是若有所思,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
  突然,地面一阵晃动,三面墙上的画开始脱落,在二人的错愕中,墙上的画一块一块的都落了下来。接近着,地面又是一晃,直接塌了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