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强心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地面突然跌落,两个人猝不及防,都闪了一个趔趄,叶舒忙搂紧谭笑,摔下去至少能给她垫个脚,缓解一下冲击。结果,刚做好挨摔的准备,两人就落了地了,地面还是那个地面,也不晃了,只不过屋门比刚才下降了一米多,和堂屋差了一截。
  叶舒没敢撒手,怕还有第二波,抱着谭笑等了半天,地面稳稳当当,一点异响都没有,更别说晃动了。
  谭笑探头看了看周围情况,然后拍了拍叶舒,“放我下来吧,好像没事了。”
  “哦!”叶舒跺了跺脚,再三确认没有事后,才将谭笑放下来,长出了一口气,“没事儿就好。”
  “傻样儿。”谭笑在叶舒脸上轻啄一口,然后跑到一边去看屋内的情况。
  三面墙上的画都脱落下来,就像一层面砖没贴住一样,现在洒落了一地,但那几个圆形的格子并没有随着掉落,像是被吸住了一样,还挂在墙上。
  “这墙怎么变颜色了?”
  随着谭笑一声惊呼,原来墙面有画的地方竟然慢慢渗出颜色,一条条的,像是有一个隐形的人在墙上画的一样,不大会儿便勾勒出这个人形的线条图案,姿势与原来的一样,只是人体内多了几条红色的线,其中有四条最粗,都是从人形小腹连到那几个圆形格子的,就像沿着叶舒挪动格子的线路画的一样。
  看着墙上的图案,叶舒惊呆了,半天后才缓缓说道:“我说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呢,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几条线路是使出招式时发力的线路,而且还是要配合‘宽心咒’才行的。”
  以前他发现“宽心咒”里面调节气息的方法可以用到“开山六式”中,并且效果不是一般的好,以为是自己的意外发现,还一直沾沾自喜,现在看来,“宽心咒”就是配合“开山六式”的心法,至于那宽心解忧的效果,估计只是附带的作用。
  “你说那些线是出招发力的线路?”谭笑点了点头,“那就对了,门口那石板上写着呢,过关有奖励,能得到房主的传承,看来这里以前住的人是你的师祖,你不是说当初传授你功夫的人是从山里来的吗,估计就是从这出去的,你这是重回山门了。如果是别人,填对几个字,就能得到这套连招式又带功法的传承,倒也合适。”
  叶舒摇了摇头,“如果没人事先指点,别人很难过关,每图总结的四个字外人不知,怎么能填对,更别说推动那几个字时还要运气配合,就那最后一式,我知道路线还只是费劲送到位的,其他人,想也别想。说是对了有奖,错了有罚,传承是奖了,如果错了,估计就不是地面下沉了,可能咱们现在真的就已经魂不附体了。”
  谭笑点了点头,很赞同叶舒的话,“看来你这师祖还挺小气,根本没存心传给外人。”
  叶舒呵呵一笑,“法不轻传,在那广场上他就说了,要奇缘者,这也应了那句话了,什么叫奇缘,就是随便蒙都能蒙对。”
  谭笑撇了撇嘴,“在上面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说什么……现在看是你师门的人了,又替他说话了。”
  “呵呵……”叶舒没有否认,毕竟她说的是事实,人都有远近亲疏之分,叶舒也一样,说别人可以,说自己人,那可不行。不但不能说,有错也要帮着遮掩,最好还要美化一下。
  “嗯,顶上有字!”
  以前没注意,现在看那几幅画要仰视,所以每次抬头都能无意间扫到屋顶两眼,此时屋顶上出现了很多字,应该和墙上的一样,是突然出现的,不然不能半天一点没发现。
  “经多劫而不死,必奇缘者,毁树入门,有仁,断字入画,有慧,秉性俱佳,当获此机缘……”
  前面是一些夸奖的话,无非就是说能看到这些字的人都是有大智慧又宅心仁厚的人,这样的人是他要找的传人,只是说了半天废话也没说他自己是什么人,但却有令叶舒谭笑二人欣喜若狂的发现,字中明确指出,只要练成开山六式,可用六式对应招式一一击碎带画的六处墙壁,击碎后可以重返外界。再往墙上看去,六幅画下分别出现了一个印记,应该就是需要击打的地方。
  有能出去的方法,二人乐的快要疯了,本来进山是躲避仇敌追杀,因为身中剧毒打算求死的,现在毒解了,在这里只能等死,如果能出去当然再好不过。也不再看后面写的什么,叶舒直接走到“锁山式”那幅图的下面,那里有一个脚形印记,叶舒猜测是需要他施展招式用同样的姿势击破,这几招除了最后一招,其它的他都太熟了。
  叶舒运起“宽心咒”,在原地转起圈子并逐渐蓄力,然后猛地对着墙面的印记就是一脚,脚底正好与那脚印重合。
  墙面突然一震,只是叶舒预料的一击即破并没有出现,墙还是那面墙,图也还是那张图,连那四个像是贴上去的字都没动。叶舒傻眼了,“什么情况?”这一招自己已经练过多年了,熟悉的很,而且已经用尽全力了,怎么还没踢开。
  谭笑见叶舒有些沮丧,安慰道:“你别急,咱们先看完上面的字,可能哪里咱们还没理解,方式不对。”
  叶舒接着抬头继续看去,后面的文字不是唠家常了,两个“开山”大字独占一行,写的苍劲有力,霸气非凡。
  气壮满乾坤,
  山开两昆仑,
  天地无颜色,
  万物皆浮云。
  十六个字紧随其后,写的豪情万丈,好像“开山”真的能开山一样。
  再往后看,则是一套功法,讲解了呼吸、运气的法门。果然要要运用这套功法配合招式才能打破印记。看了两遍,记了个大概后,叶舒按照上面写的开始试验了一番。这套法门与“宽心咒”截然不同,“宽心咒”讲究平顺缓和,而这一部则是恰恰相反,按照这种方式练一会儿便心生豪情,再练两遍更是有种睥睨天下的想法,确实有了气满乾坤,万物皆浮云的意思。与“宽心咒”比起来,这种心法更适合“开山”的气势,也不知道这套功法叫什么,叶舒便叫它为“强心咒”,和那“宽心咒”一样,名字都俗的掉渣。
  将“强心咒”融入到招式中,将“锁山式”再次施展起来后与以前配合“宽心咒”的时候更是不同,以前是随意并且带有飘逸,现在招式使出来凌厉无比,带有一种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的意思。
  有以前的底子,叶舒练了几遍,便轻松的掌握了其中呼吸、发力的关键,再练几遍更能轻松在两种功法中随意切换。
  觉得掌握的差不多了,叶舒歇了一会儿,然后再次来到“锁山式”那幅图的下面,用着“强心咒”的方式再次全力照着那脚印踢出一脚。
  “咔嚓……”
  叶舒一脚踢进了墙里,墙上那写着“锁山山静”的四个圆形的格子“哗啦啦”掉在了地上,滚出去老远,接着屋内“轰隆隆”一阵响动。叶舒忙将脚抽了出来,他怕万一地面再下沉什么的,结果等了一会儿,除了刚才那一声后就没了动静,这时才放下心。
  往那踹出的洞里看了看,啥都没有,就是那个印记进去了将近五公分,说是击破还不如说是击入,也不知道是不是触发到什么机关了,才有了刚才的动静。虚惊一场后,叶舒心里也踏实了,有动静总比没动静好,至少更加相信把这六个印记都打破能逃出升天的可能,看来留字的人确实没骗人。
  成功一个,算是给叶舒打了一剂“强心针”,稍作庆祝后又开始练第二招。熟悉的招数,配上刚刚熟悉的功法,经过几次磨合,很快就练的差不多了。
  “巡山式”图下还是一个脚印,这一招还是脚上的功夫,叶舒施展开以后照着前面又是一脚。墙面微微一晃,略微踢进去一点,但是不深,只有浅浅的一层,墙上那写着“巡山生风”的四个圆形的格子,晃动了几下,只有那个带有“风”字的格子从掉了下来,剩下那三个,还顽强的贴在墙上。
  “是练的不够吗?”谭笑将叶舒拉到一旁,再次安慰道:“不要操之过急,这个不急于一时的,歇一会再练练试试。”
  若是说这六招中叶舒最熟悉最一招,那一定是“巡山式”,因为那是逃跑的招式,是用来保命的,他练的最多的就是这招,哪一步怎么落,怎么用力,没有“强心咒”配合他都能发挥出不错的效果。
  叶舒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是练的不熟悉,是力度不够。”
  “力度不够?什么情况?”
  叶舒呵呵一笑,“就是没劲了,有点饿了。”
  “饿了?”谭笑一愣,接着神情变得低落了,“饿”是他们不敢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叶舒练功消耗太大,所以他比自己先饿了,但这里什么都没有,“饿”的问题很难解决,好不容易有了出去的希望,现在希望破灭了。
  沉默了一会儿,谭笑拉了拉叶舒,“反正出不起的话,咱们两个都要死在这儿,要不你吃我吧,至少你能活……”
  “闭嘴!”叶舒直接喝止了谭笑的话,生气的看着她,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你是我老婆,活就一起活,死就一起死,本来就奔着死在一起的,以后不许说那话。”
  “可是……”谭笑眼含泪水的看着叶舒,“老公,你只要破开那六个地方就可以出去了,活一个总比……”
  “那样的人活着也算不得是人了。”
  “可是……”
  “没有可是。”叶舒一把将谭笑搂了过来,“你是我老婆,我们生死不分离。”
  “老公……”谭笑搂住叶舒的脑袋,深深的吻了过去。结果,刚一吻到就被叶舒躲开了。
  叶舒两眼放光,兴奋的叫道:“老婆,我们饿不死,我们有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