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偶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西屋比较乱,只是现在太晚了,也懒得收拾了,叶舒将谭笑抱到了东屋,重新铺好了被褥。二人的关系现在不同以前了,虽然刚才没有成功的合二为一,但也坦诚相见半天了,用不着铺两套被褥,一床被褥即可,更用不着中间隔座“山”,两人直接相拥而眠。当然,为了避免出现“情不自禁”的情况,谭笑穿了身睡衣,不像叶舒,非要体验“一级睡眠”。
  睡惯了硬邦邦的石床和扎人的草堆,再次进到被窝实在是太舒服了,两人搂在一起没说几句话便都睡着了。叶舒再睁开眼时已经天光大亮,至于是几点了,他也不知道,因为叶舒家的钟表早就成了摆设,而叶舒的手机早已经被他扔在大山里了,唯一一个手机就是谭笑忘在家里那个,结果早没电了。
  叶舒穿好衣服,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日头快到头顶了,根据日头的角度能猜测出至少十点,十一点了。叶舒回到炕边将被子一掀,双手伸进谭笑睡衣内上下其手,将谭笑搅和醒了。
  “你干嘛?”谭笑气呼呼的打了叶舒一下,这么久第一次睡的这么踏实,而且还美梦连连,结果都被叶舒被搅和了,看着他,没有梦中的半点可爱。
  叶舒嘿嘿一笑,揉了揉谭笑的脸,“起床了,老婆,快中午了,咱们去坟地看看,下午还要去领证呢,你不会是想做孙女吧。”
  “你才孙女呢。”谭笑气呼呼的在叶舒腰上拧了一下,推开了叶舒的手。
  叶舒偷亲了谭笑一口,挨了一巴掌后笑嘻嘻的跑了,舔了舔嘴唇,虽然他现在早就彻底知道老婆的吻是什么滋味了,但看看着谭笑的嘴唇他还是忍不住去亲。谭笑的嘴唇不像中毒后那么红的艳丽,红中带粉,配上她白嫩的脸蛋儿,更有一番魅力。
  应该是中了蛇毒又吃了那红果的缘故,不仅是谭笑,连叶舒的皮肤也都变得无比嫩滑,原来身上的伤在那次剥光“血茧”后都消失了,而且现在恢复还很快,练功弄伤的手脚在出来的这几天都痊愈了,伤疤很淡,不细看,很难看出有疤痕,因为这个昨晚丁峰还叫了他好几遍“越来越像小白脸”。
  叶舒将谭笑的手机充上了电,然后还要伺候着谭笑去洗漱。女人这种动物很奇怪,平时高傲的像个女王,高傲冷酷,一旦她动情了,为喜欢的人做什么都行,女王也能变女仆。但当关系确定了,男人为她做什么也都是理所应当了,完全又由女仆变成了公主。没有变成女王,因为此时的她们都是任性的,小鸟依人的。谭笑就是这样,经过一夜不太成功的“洗礼”,她还是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角色。嘟着嘴要叶舒抱着她去洗漱,不然就不洗了。
  叶舒就是贱皮子,没有丝毫迟疑,喜滋滋的抱着谭笑去了客厅后面为她洗漱。但看到后面的情景,两人都傻眼了,那里已经水漫金山了,这都是昨晚叶舒的杰作,用凉水“冷静”了谭笑,后来懒得收拾,最后竟然全忘了。只能说他家地面的防水做的不错,过了一晚上,地上还有厚厚的一层水。
  “我的天!”谭笑从叶舒的怀抱里跳了下来,光着脚就走进了水里,找来扫帚便开始往簸箕里扫水,见叶舒看着水咧嘴,她怒了,“发什么呆呀,找东西往外弄啊。”以前她是这家的客人,现在她是这家的主人,态度变化太大了,干的比叶舒都着急。
  “啊!”叶舒答应一声,找来家伙跟着一起收拾了起来,打开后面的窗户,水都倒了外面。
  两个人收拾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将水弄干净,这回两人也不用洗脸了,他俩需要洗澡了,刚才忙活的身上都脏了。
  洗完澡,换完衣服,将充了一会儿电的手机打开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
  “叮咚……”
  “叮咚……”
  “叮咚……”
  谭笑的手机开机后就响个不停,都是短信,这个铃声叶舒熟悉,本来就是他设定的,谭笑用了这个手机以后也没有调整。
  手机连续响了将近五分钟才停下来,叶舒禁不住的问:“都谁呀?这么多信息。”
  谭笑看了一会,然后把手机往炕上一扔,“还能有谁,我们队长,打我电话打不通,就来个信息轰炸,一天好几条,这都二十多天了。”
  “哦,那你给他回个电话吧。”叶舒捡起手机,发现信息已经都被谭笑删除了,估计她是烦了,后面的都没看就删了。
  谭笑将手机接过来关机了,哼了一声,说道:“估计又是催上班的事儿,回去以后再给她打电话,不然他墨迹起来没完。”
  叶舒刚想说她两句,结果谭笑又把他噎了回来,“都几点了,你不是说要去坟地看看,还要去县里登记么?再墨迹一会你还去吗?你想当孙子吗?”
  “你……”
  叶舒知道她是有点气不顺了,反正昨晚吃的多,现在还没饿,便锁好门带着谭笑进山了。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我没死,又回来了,还给你们带回来一个儿媳妇……”
  “爸,妈,我是你们的儿媳妇,我叫谭笑,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叶舒的,除了我,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
  两人跪在了叶舒父母的坟前一通诉说,算是见过了家长,然后叶舒又将这次的经历对着坟丘讲了一遍,告诉他们自己没事了,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同时也把张玉溪的死讯又和父母念叨了一遍。看着不远处的两个浅坑,那是她们曾经选好的“长眠”之地,两人相视一笑,那两个坑作废了,即使百年以后要来这里,也省去了一个坑,还要离叶舒父母更近一些,而且也不用他们自己动手了。姑奶奶不能进祖坟,但叶家的奶奶必须进祖坟。
  从坟地回来,两人收拾好东西便开车去了县里,他们逃亡的这几天,丁峰将谭笑的车保护的很好,擦得很亮。可能是睹物思人,这车被他开到了叶舒家的院里,他一直没有再开出去兜风,昨晚他就将车钥匙从叶舒家的屋里翻出来交给谭笑。
  两人到县里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也不知道什么流程,二人直接去了民政局,结果到那才知道,结婚登记有专门的婚姻登记处,虽然是民政局下属单位,但不在一起办公。好在县城不大,从这头走到那头也用不了一个小时,而且没有堵车的风险,开车几分钟就到了。到了婚姻登记处两人又蒙了,虽然现在快要农忙了,婚姻登记处很冷琴,但他俩就拿着身份证,户口本来的,连结婚照都没有。办理结婚照的大姐估计也没见过他们这样结婚这么不长心的,将他们二人训斥了一顿,告诉他们快去照相,晚点儿就下班了,明天中秋节,这里不办公,着急办结婚证也要三天以后了。
  两人被说的无语反驳,更不敢怠慢,掉头就跑,叶舒知道,小地方下班没个准点,万一人家一时高兴,提前下班了,那自己可就白跑一趟了,必须抓紧。
  到了街上一看,哪有什么照相馆啊,附近不是饭店就是KTV一类的,别说照相馆,连个复印社都没有。
  没有就找吧,不可能一个县城找不出一个照相馆,两个人也不开车了,直接步行,一边走一边踅摸着。拐了个弯,终于看到不是饭店的大门了,结果,又是各种商店和超市,还有一个大院,是公安局,不时有警车出入。
  两个人继续边走便找,突然,一辆警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两人面前,将二人吓了一跳,往路旁躲了躲。
  车窗摇了下来,一个女警探出头来,惊讶大喊道:“叶舒,真的是你。”
  “陈静?”叶舒也认出了车里的人,正是当初去“瓦房店”办案的那个女警,名字有些模糊,所以叫的有点不太确定。
  陈静推开车门下了车,开车的那人也下了车,正是她的队长,王栋,他们看到叶舒和谭笑都是十分惊喜。
  “你们没死啊?”
  听到陈静的问话,叶舒眉头一皱,哪有见面这么打招呼的,但看得出她见到自己好像还挺激动,并不是故意的,于是苦笑着点点头,答应道:“还好,没死。”
  陈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尴尬的掩口一笑,解释道:“我不是那意思,前段时间听说你们出事了,说有人报复你们,导致你们下落不明,还有一个警察因公殉职了。”
  “是啊,怎么回事?你们村里已经把你们按失踪人口报到派出所了。我们以为你们也出事了呢?”一旁的王栋也插话道。
  听到他们是因为这个,叶舒呵呵一笑,“哎,你们都知道了?”
  “能不知道么,不知道哪来的暴徒,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杀害警察,幸亏被其他民警当场击毙来了,不然真不知道出多大乱子。这事弄的太轰动,省里都知道了。对了,为什么那个暴徒没有跑你们那儿去了,知道为什么吗?”
  听王栋叽里呱啦一说,叶舒和谭笑对视一眼后乐了,“感情你们还不知道那个凶手因为啥啊?”
  王栋也不避讳这些,叹了口气,直接有什么说什么,“何止是不知道他的动机啊,最窝火的是我们连那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我们去查那人的资料,结果也不知道那人从哪蹦出来的,根本查不到,他来本地刚一天,车票也是拿假身份证买的,在犯罪记录库中也没找到他的信息,幸亏他死了,不然麻烦大了。对了,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叶舒嘿嘿一笑,说道:“知道啊。”
  王栋闻言大喜,拉住叶舒笑得合不拢嘴,“那你快告诉我,那人什么来路,有没有同伙儿?,这些天可给哥哥我坑苦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