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领导很痛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舒和谭笑在婚姻登记处全部工作人员“祝福”的注视下被陈静拉走了,如果她不动手,这沉浸在幸福中的二位不知道能拥抱到什么时候,婚姻登记处真的要被他们二人弄的“加班”了。
  回到了刑警队的办公楼,王栋已经等在那了,见叶舒和谭笑回来,他老远便露出笑脸,迎了过来。
  “恭喜,恭喜。”
  王栋要和叶舒握手,但手伸出来,他又缩回去了,现在手还隐隐作痛,他怕叶舒这个愣小子太过高兴给自己弄个痛上加通。改为拱手祝贺,“恭喜兄弟,恭喜弟妹,祝你们白头到老,百年好合。”
  叶舒见到王栋的动作,还有他那一双大小、颜色都有差距的手,他知道自己刚才一着急,手上没了分寸,活该,虽然你耽误我娶老婆呢,叶舒憋住了笑意,同样拱手还礼,“谢谢王哥的祝福,我们一定不负所望。”
  叶舒原打算去附近的超市买些糖果的,结果陈静没给他机会,所以现在人家祝福,他也只能口头答谢,连点喜糖都不能意思一下。
  王栋祝福过后又满脸歉意的和他们解释:“刚才哥哥我不知道你们着急去登记,差点误了你们的好事,罪过,罪过呀。”
  “没事,没事,我们也是着急,怕明天人家放假了……”叶舒也是同样的客套着,一语带过,反正就是自己是着急结婚,你们要理解,意思表达清楚了,你们认不认可也没关系。
  “明白,明白。”王栋哈哈一笑,然后转到了正题,“老弟,先不说这个了,郭局长听了你和说的案件的前因后果,还等着你和弟妹去详细说说呢,你看,咱们也别让领导等太久啊。你们说完,这个案子也就结了,哥哥我就没事了,晚上我好兑现我和你们的承诺呀。”
  “行,那辛苦王哥带我们去见见领导……”叶舒痛快的答应了,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能再说别的,现在再扭扭捏捏就是故意拿捏,不识抬举了。
  王栋将叶舒带到了主楼四楼的局长办公室,里面有人,敲门等了一会儿他们才进去。
  “你尽快去落实吧。”
  身着警服的郭局长将屋里的人指使了出去,看看叶舒和谭笑点了点头,然后一指会客区的沙发,“你们随便走,稍等一下。”说完,低下头又开始奋笔疾书,不知道是在签署什么文件。
  等了大概五分钟,郭局长放下了手里的笔,伸了个懒腰,摘下眼镜,拿着茶杯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郭局长。”王栋马上带着叶舒和谭笑站了起来,同时接过了他手里的茶杯。
  郭局长虚按了一下,有些疲惫的说道:“坐,坐,不用拘束。”然后对着王栋问:“这两位小同志就是你说的案件知情者?”
  “是的。”王栋身子坐的笔直,一指叶舒郑重的和领导介绍:“这位是叶舒,咱们县红树乡瓦房店村的,不简单,前几天‘瓦房店灭门案’的凶手就是叶舒发现的,震惊全国的‘葫芦河碎尸案’也是他帮忙破获的。”
  “哦!”郭局长眼睛一亮,精神也为之一振,仔细看了看叶舒,点了点头,赞扬道:“想不到咱们县还出了个‘柯南’,不错。”
  “过奖。”叶舒呵呵一笑,同时看了看王栋,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捧自己,结果王栋依然一脸严肃,根本没看他。
  王栋再一指叶舒身边的谭笑,接着介绍:“这位更了不起,她也是咱们系统内的同志,‘葫芦河碎尸案’由她破获……”
  没等王栋介绍几个字,谭笑“啪”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冲着郭局长敬了一个军礼,“燕京市公安局汤泉区刑侦支队二队副队长谭笑向您报告。”
  谭笑冷丁这一下吓了大家一跳,即便是郭局长也是一阵诧异,他站起来同样还了一个军礼,“同志你好。”然后再次一指沙发,客气的说道:“请坐。”
  郭局长起身亲自为叶舒和谭笑泡了茶,王栋没敢让领导伺候,自己帮着端茶递水。再坐下来时,郭局长再看叶舒和谭笑二人,已经没了刚开始时那样的懒散神态,很有风度,说话也很客气。
  “听王栋队长说,你们认识前些日子杀害红树乡派出所所长的凶手,对他的作案动机有所了解,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郭局长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问到。
  “当然。”回话的不是叶舒,而是谭笑,“那个凶手叫秦守正,与‘葫芦河碎尸案’的凶手陆守谦是同门师兄弟,秦守正是他师门称呼,他真名叫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他来本地就是要为陆守谦报仇的,因为我和叶舒破了‘葫芦河碎尸案’,而陆守谦就是被我和叶舒就地正法的。秦守正到了本地就四处打听叶舒和我的下落,正巧被叶舒的朋友看到,并通知了我们……张玉溪是秦守正在派出所遇到的,为了要我们,秦守正直接去了派出所。张玉溪被秦守正胁迫开车去了瓦房店村叶舒的家里,秦守正要将我和叶舒抓回去祭奠陆守谦,并要将我们在陆守谦坟前点天灯,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他行凶时张玉溪就在叶舒家门口……秦守正会功夫,而且还厉害,我们最后跳河逃跑,没想到他还紧追不舍,一直追我们到山里,最后我们为了不为恶人所辱,跳下山崖……”
  谭笑将秦守正为何要杀害她和叶舒,如何打听他们下落,又如何胁迫张玉溪追赶他们所有的经过和起因说的非常“详细”,尤其重点突出秦守正如何的凶残,难以对付,她和叶舒为了不伤及无辜,舍身跳河,还有那张玉溪如何为虎作伥,不但亲自将秦守正送到了叶舒家,还帮着秦守正开车追寻他们。
  谭笑将经过讲的跌宕起伏,听得叶舒都一阵汗颜,他都没想过自己能被说的如此伟大,而那助纣为虐的张玉溪更被谭笑说成了一个十足的小人,但谭笑脸不红心不慌,说的一本正经,如果不知道实情的还真挑不出毛病。
  郭局长没有怀疑谭笑的话,因为刚才他已经和下面的人核实过了,秦守正确实到了县里就直接奔向了红树乡,张玉溪的情况他也和代理所长了解了一下,已经有人证实秦守正是坐着张玉溪的车离开的派出所,并且一夜没有消息,现在听谭笑一讲,时间段都对上了,有些带有疑问的地方就说的通了。
  郭局长被气的不轻,脸色很不好看,气息变得凝重,身子颤抖,脸上的肉也跟着哆嗦,过了半天重重的砸了一下茶杯,咬牙切齿的说道:“秦守正这个恶人违天逆理,死有余辜,但是张玉溪这个为虎作伥的败类更是我们警界的耻辱。”
  郭局长起身坐到叶舒身边,拉住叶舒和谭笑的手,满是歉意的说道:“是我的错,是我用人不当,御下不严,让你们遭遇不幸,差点……是我的错,怪我。”说着,用力的拍打自己的大腿,很是自责。
  叶舒和谭笑见状忙拉住他,劝解道:“没事的,没事的,也不是您的错,谁也不知道他是那种人……”
  “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和他接触过几次,也不知道他是那样的人。”不但叶舒和谭笑劝解,王栋也过来安慰。
  “哎!”郭局长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见领导被属下伤透了心,王栋又转移了话题,“郭局,你不知道吧,叶舒和谭笑经此一劫,也是患难见真情,走到了一起,今天他们来县里就是来登记结婚的。”
  “是吗?”郭局长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二人,眼中满是惊喜。
  叶舒嘿嘿一笑,扭捏的掏出了自己的结婚证,“刚登记,结果被王队长看到给抓您这儿来了。”
  “什么?”郭局长看了看王栋,哼了一声,“你呀你,办事也不注意方式方法,一点儿也不知道变通。”
  王栋呵呵一笑,感激的看了眼叶舒,然后低头小声嘀咕道:“这不是着急么。再说了,我和叶舒他们也算老相识了,说了,等忙完这茬我请他们吃饭,一举两得,赔罪和祝福一起了。”
  “确实要祝福。”郭局长爽朗大笑道:“我也要祝福他们这对新人,现在没事了,你们年轻人该热闹就去热闹,我这老头子就不去凑热闹了,一会儿还要和上面汇报一下情况。”说着,回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谭笑,“不用说,女人是要站我财政大权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祝你们白头到老。”
  “郭局的祝福我们收到了,但这个……”谭笑摆了摆手,“这个就免了吧,我不能接。”
  刚说自己领证就能送出红包,再看郭局长时,谭笑已经心存戒备,回头看看叶舒,他也同样摇头。
  “哎!”郭局长故意板起脸,“这个要收着,你嫁到这,就是这里的媳妇儿,而且我们一个系统的,更是你的娘家人,不能见外。”
  “这个真不行……”
  郭局长费了不少口水,但谭笑态度很坚决,就是不收,最后,王栋帮着出了个折中的办法,“他们两口子也不算外人,马上要过节了,局里的福利给他们一份,新婚祝福了,中秋的祝福也到了。”
  中秋的福利谭笑也不想要,但叶舒却先应承了下来,直接谢过了郭局和王队,谭笑向他使眼色,他直接一眼瞪回去了,再不识抬举就得罪人了,他可不希望见到狐狸变饿狼,那就得不偿失了。

章节目录